第 7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就是说,任何yi名圣殿武士都拥有魂王以上的实力。而圣皇武士和斗罗武士更达到了魂帝以上级别。

  这还只是三大武士团最基础的级别要求。

  像圣皇武士团和斗罗武士团的团长。都拥有着封号斗罗的实力。由此可见。武魂殿的实力有多么雄厚了。

  走进史莱克学院,萨拉斯的目光略微闪烁。周围的景物已经全部印入他脑海之中。

  以往,他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么yi所普通的高级魂师学院。但现在却不yi样,史莱克学院战队在这yi届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地表现实在惊人了些。虽然他还没太看在眼里。

  但至少可以证明这所学院足以培养出yi些精英人才。

  弗兰德yi直带着众人来到了位于教学楼的第yi会议室中。双方分宾主落座。弗兰德将上首位让给了萨拉斯和宁风致。自己和柳二龙c大师敬陪末座。

  “弗兰德院长,你应该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吧。”萨拉斯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yi口茶水。他的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这茶水虽然是刚端上来的,可茶叶之劣质却是他怎么也想象不到。

  作为武魂圣殿地殿主,萨拉斯yi向养尊处优,什么时候喝过满天星这种奇葩地茶叶呢?

  所谓的满天星,就是茶叶末,先倒好yi杯热水,然后撒yi把进去,那瞬间地感觉就像是满天星yi样。

  只有最贫苦的平民才会喝的yi种茶叶。而弗兰德准备的这种满天星,却又是满天星中的满天星

  宁风致看到萨拉斯的表情,端起茶碗做了做样子,弗兰德可没有区别对待,他那碗里的茶水也是yi样的。

  强忍着笑意,宁风致咳嗽了yi声,道:“弗兰德院长,你这茶叶可不怎么样啊!”

  弗兰德要的就是这个借题发挥的机会,叹息yi声,道:“还要请两位原谅。我们史莱克学院实在太穷了。所有的经费都用在了培养学员上,辛辛苦苦才培养出几个算得上精英的孩子。平时我那有钱喝茶啊,这还是我接手学院前几年买的。”

  如果说萨拉斯之前的脸色难看,那么,现在他的脸色就已经完全变成了铁青。如果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份,他就已经要吐出来了。几年的陈茶,而且还是如此劣质。阵阵恶心的感觉令他不断反胃。可看着弗兰德那yi脸可怜委屈的样子,他又发作不出来。人家没钱,你总不能说什么吧?

  “弗兰德院长,不要顾左右而言他。我们来这里不是看你演戏的。”萨拉斯的声音已经很冷了,换了是谁,喝了yi口那种奇葩的满天星,心情也绝对不会好。

  弗兰德yi脸茫然的看着萨拉斯道:“我还没来得及问。白金主教大人您和宁宗主yi起光临敝学院,究竟是什么事?”

  就连宁风致都不禁暗暗赞叹,弗兰德这演戏的工夫实在太到位了。如果不是曾经和这位院长接触过,更隐约猜到是唐三给那些苍晖学院的学员们做了手脚,他都忍不住要相信弗兰德并不知道此事了。

  萨拉斯眉头微皱,“在之前的比赛中,你们学院的学员下狠手重创对方,致使苍晖学院参赛的全部七名队员变成了白痴。现在苍晖学院提出了严正抗议。因此,大赛组委会才组成了专案组进行调查。”

  “什么?苍晖学院的参赛队员都变成了白痴?”弗兰德yi脸震惊的看着萨拉斯。

  萨拉斯冷哼yi声,“你教出来的好学员。年纪轻轻,下手却如此狠辣。你应该知道大赛的规则。对于这种故意施展辣手的行为,大赛必不轻饶。”

  他说的话听上去很普通,但无不存在着误导,只要弗兰德说错yi句话,他就会立刻抓住机会。

  “冤枉啊,大人。”弗兰德猛的站了起来,因为委屈,他的面庞都有些变形了。

  双眼明显红了起来,“萨拉斯大人,我们冤枉啊!苍晖学院那些王八蛋居然还敢提出抗议?我们参赛的七名队员有六个都受了重伤,其中还有三个人生命垂危,现在正由我们学院的几位治疗系老师紧急抢救。他们还好意思抗议?我还准备向组委会提出抗议和调查申请呢。”

  萨拉斯冷哼yi声,“是不是冤枉你应该清楚。就算你不知道这件事,现在也将今天你们史莱克学院参赛的学员都叫出来,我们要进行调查。分别问询。”

  弗兰德脸上的震惊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断然道:“不,这不行。孩子们的伤势太重了,如果不及时救治,别说是参加明天的比赛。恐怕整个魂师生涯都会受到影响。现在正是治疗的重要时间。他们怎么能回答你们的问题呢?”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yi百零四章 yi唱yi和中

  萨拉斯眼中寒光yi闪,“这么说,你是和组委会作对了?我可以讲你的行为理解为拒绝接受调查。大赛组委会将因此而有权决定将史莱克学院从本届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精英大赛中除名。”

  “等yi下。”宁风致之前yi直都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看着弗兰德和萨拉斯交谈。此时才悠然道:“萨拉斯阁下。正所谓法理不外人情。史莱克学院的参赛队员们受了重伤。在未经调查的情况下就贸然决断,这似乎不妥吧。”

  萨拉斯淡然道:“史莱克学院现在拒绝让参赛学员接受调查,这本身就存在这重大问题。宁宗主您认为应该怎样处理呢?连询问都无法做到,又怎么能证明他们的清白?”

  宁风致转向弗兰德,道:“弗兰德院长,贵院参赛的学员伤势都很重么?我记得,当时有yi名学员的情况还好。能否让他来接受我们的调查?这次的事关系到大赛的公正性。还请你配合。”

  弗兰德激动的双眼通红,看上去就像是要落泪yi般,“凭什么我们要接受调查?大赛既然公平公正,评委们就应该看清了当时的情况。苍晖学院的参赛队员施展七位yi体武魂融合技,难道会手下留情么?要是我们的学员没有挡住他们的攻击,恐怕现在没有yi个能活着回来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的学员只是被动抵抗,我们从没有做错什么。如果大赛组委会真的要决定将我们除名,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萨拉斯眼中精光yi闪道:“这个是你自己说地。”

  弗兰德怒视萨拉斯。“白金主教阁下,您如此针对我们史莱克学院是什么意思?好啊。我到要看看,你们如何将我们史莱克学院从本次大赛中除名。小刚,明天我们就前往圣地拜见教皇大人,请教皇大人给我们主持公道。”

  宁风致有些焦急的向弗兰德使了个眼色,他不知道为什么yi向精明地弗兰德会突然变得如此冲动。难道说。那些孩子们真的受到了重创,让弗兰德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么?

  弗兰德像是没有看到宁风致的眼色yi般,yi边向萨拉斯怒吼着。yi边不断的拍击着桌子。

  “大胆。”yi名圣殿骑士骤然踏前yi步,全部十名圣殿骑士身上魂力光芒同时燃烧起来。两名红衣主教也站起了身。只要萨拉斯yi声令下,他们立刻就要出手拿人。

  萨拉斯理也不理弗兰德,扭头看向身边地宁风致,道:“宁宗主,您也看到了。史莱克学院嚣张至此,拒不接受组委会调查。如果不对他们进行处理,让我们如何对其他参赛学院交代?”

  “这”宁风致虽然有心相帮。可现在却无力可使。

  萨拉斯这才转向弗兰德,冷笑yi声,“你们要去找教皇大人申诉是么?那你们立刻就可以启程了。我宣布,史莱克学院由于触犯大赛规则,”

  他刚说到这里,突然,yi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等yi下。”

  这yi次开口的是大师,他虽然没有像弗兰德那样激动。但也是yi脸地铁青之色,“萨拉斯,你在做出决定前要想清楚了。”

  “白金主教大人的名讳是你可以直呼的么?”yi名红衣主教立刻斥责道。

  正在萨拉斯准备继续说下去,做出将史莱克学院踢出本次大赛的时候,突然,大师手腕yi抖,yi物从他掌中飞出,直奔萨拉斯而去。

  不用萨拉斯出手。yi名圣殿骑士飞快的挡在萨拉斯面前。抬手yi掌就向那块东西劈去,魂力骤然爆发。同时。其他的圣殿骑士飞速反应过来,第yi时间将弗兰德c大师和柳二龙三人围在中央。

  “住手。”yi只手横插而入,挡在那名圣殿骑士手前,化为yi层无形屏障将其劈出那yi掌的全部魂力包裹在内。奇异的是,并没有任何能量碰撞出现,那名圣殿骑士输出地魂力竟然如同冰雪消融yi般静悄悄的消失了。

  出手的既不是宁风致,也不是史莱克学院的任何yi人,而是白金主教萨拉斯自己。

  看到萨拉斯出手,黄金铁三角不禁同时yi凛。圣殿骑士的实力和弗兰德c柳二龙相比虽然不是很强,但那圣殿骑士在出手的时候,身上五个魂环同时亮起,分明是yi位五十级以上的魂王。而萨拉斯比他后出手,却是后发先至,甚至没有用出武魂,就轻描淡写的化解了他劈出的yi掌。

  想要化解魂王地攻击,黄金铁三角自然也做得到,但要像萨拉斯那样不着痕迹,却根本不可能。弗兰德心中暗道,这厮就算没有封号斗罗的实力,应该也已经十分接近了。武魂殿果然是深不可测啊!

  萨拉斯yi只手挡住那名圣殿骑士的攻击,另yi只手已经将大师扔向他的东西接了下来。面陈似水的看着周围的圣殿骑士,“你们干什么,都给我滚出去。我让你们动手了么?”

  圣殿骑士们显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位白金主教突然发怒,谁也不敢反驳,全部十名圣殿骑士立刻灰溜溜的走出了房间。

  萨拉斯甚至没用眼睛去看,也知道落入手中的是件什么东西,yi股潮意从背后涌出,随着圣殿骑士们走出房间,他地额头上微微浮现出yi层薄汗。脸上地神色明显收敛了几分,躬身向大师行礼,“见过长老。”

  大师淡淡的扫了他yi眼,“都坐下说话吧。”

  弗兰德心中暗笑,而宁风致心中却也是异常吃惊,以他地目力,当然看清了那块牌子是什么,那正是武魂殿颁发给非武魂殿人员的最高令牌,能够拥有六个图案,这块牌子还有yi个别称,名曰:教皇令。任何持有此牌的人,都拥有着武魂殿长老的尊威,更如同教皇亲临。

  萨拉斯虽然隐约知道大师和教廷的yi些暧昧关系,但也没想到他手中竟然会有教皇令。要知道,武魂殿yi共才有三块教皇令在外,分别赠予七大宗门中上三门所有。

  就连身边的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也不会随便将这块象征着教皇权威的令牌戴在身上,可谁能想到,大师竟然会有这件东西呢?难道,这是第四块?

  记忆中的yi些片段浮现在脑海之中,萨拉斯的心顿时沉了下来,他知道,今天无论如何也无法在这里讨好了。

  此时身边还有yi个宁风致,要是自己稍有不敬,传了出去,那自己这白金主教也不用做了。

  看上去,白金主教在武魂殿的地位似乎是仅次于教皇。

  可实际上,他们掌握的权利虽大,却并没有真正的决定权。

  除了教皇以外,在武魂殿还有yi个隐藏的长老殿,那才是武魂殿真正的权力核心。yi些重大事项,都需要由长老殿来决定。在投票的时候,哪怕是教皇,也只不过拥有三票的资格而已。而长老殿的长老却多达七人。在必要的时候,只要七人全部通过决议,甚至能够废除教皇。

  而拥有教皇令的人,虽然地位不能和真正的长老相比,但也是相当于名誉长老的位置,有直接与长老殿沟通的资格。

  虽然七大宗门中的上三门与武魂殿之间始终有些隔膜,但他们的势力毕竟极为庞大,又是三位yi体,因此,武魂殿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

  大师不但出身于蓝电霸王龙宗,此时手中又有此物在,萨拉斯还哪敢放肆。

  双手捧起教皇令,恭敬的递到大师身边,“还请长老收回。”

  大师接过教皇令,也不收回,只是放在自己面前,淡淡的扫视了萨拉斯yi眼,“我请出教皇令,并没有干涉萨拉斯主教阁下的意思。只是希望我们史莱克学院能够得到公正二字。史莱克学院战队的每yi个成员,都是我们费尽心机培养出来的天才魂师,我不希望他们因为这询问而导致伤势加重,甚至影响终生。如果主教大人非要调查的话,也要等他们的伤势恢复了再说吧。有教皇令在此震慑,虽然萨拉斯心中不甘,但他还能说什么?除非是教皇或者长老殿成员在此,否则以武魂殿现在的人员,根本没有人有说什么的资格。

  “是我莽撞了。既然如此,这调查就免了吧。我们告辞了。”萨拉斯本也是借题发挥,苍晖学院的死活关他什么事。

  本来他还想假装没认出大师是谁,可现在人家连教皇令都拿出来了,他要再不知趣,大师真的到教皇殿去和教皇说上几句什么,自己以后就前途堪忧了。

  第四集 史莱克七怪 第yi百零四章 yi唱yi和下

  更别说进入长老殿。

  弗兰德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主教大人,您别着急走啊!刚才也是我们不好,太冲动了yi些。您看这样如何?我们的学员里,唐三没什么事。伤势不重。不如,您询问询问他?他毕竟是整个战队的灵魂,我想,他应该也知道的比较清楚。”

  萨拉斯瞥了弗兰德yi眼,心中暗恼,你要是早点说,我至于看到教皇令么?既然面子已经卖了,索性就卖到底吧。就算真的问出什么来,难道我还能真的取消你们的比赛资格么?

  “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想明白了。那苍晖学院的参赛学员应该只是被魂技反噬所致。那种情况下,贵院的学员又怎么可能做出什么呢?告辞。”

  说完,萨拉斯不顾弗兰德的挽留,甚至忘记和宁风致打声招呼,带着两名红衣主教快步走了出去。

  宁风致深深的看了大师yi眼,这才和骨斗罗跟着走了出去。

  黄金铁三角三人yi直将他们送到学院门口。

  “三位不必再送了。今天打扰了。大师,教皇那里”

  大师看着萨拉斯闪烁的目光微微yi笑,道:“主教阁下放心,本届大赛还是十分公平的。”

  萨拉斯脸上流露出yi丝满意的光彩,这才点了点头,带着自己的人转身而去。

  宁风致没有着急离去,微笑的看着大师道:“真没想到,大师竟然还是武魂殿的名誉长老。以前风致真是失礼了。”

  大师眼神内敛,“只不过是吓吓yi些庸人而已。”

  宁风致似乎想问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止住了自己地话头,“孩子们的身体重要,明天地比赛,不行就放弃吧。也给大赛组委会yi个台阶下。”

  说完这句话,宁风致这才向三人告辞。和骨斗罗转身而去。

  目送着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弗兰德脸上虚假的笑意悄然消失,“这位宁宗主到不愧其名声。不过。小刚,你这次虽然唬住了武魂殿那些人,可以后恐怕也要引起他们更多的关注了。”

  大师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耳朵上yi疼,柳二龙有些森冷的声音响起,“玉小刚,你竟然和那个贱人还有联系。说,你是不是”

  弗兰德眼看柳二龙就要雌威大发,先是愣了yi下,然后赶忙道:“呃,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你们聊。”说完,很没义气地转身就跑。

  “疼,二龙,快放手。你误会了。”大师yi脸无奈的看着柳二龙。

  此时。柳二龙眼圈发红,泪珠在眼圈内打转,“误会?那个贱人连教皇令都给你了,还有什么可误会的?她对你私情如此,连脸都不要了。”

  大师僵硬地面庞yi板,“别胡说。快放手。这块教皇令不是她给我的。”

  柳二龙虽然实力比大师强的多,但大师真要发怒的时候,她却有些惧怕。这才放开揪住大师耳朵的手。“那你说,这块教皇令是谁给你的。要是没有yi个让我满意的解释。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大师无奈地道:“你啊你,都yi把年纪了还是这么冲动。”

  柳二龙柳眉倒竖,“你是说我老了?”

  “呃,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你还要不要听这教皇令的来历?”

  “你说吧。”柳二龙这才收敛了几分自己的情绪。

  大师轻叹yi声,道:“这是小三的父亲给我的。”

  柳二龙对于唐三的底细并不怎么了解,自从大师出现以后,她yi门心思都在大师yi个人身上。此时不禁惊讶的道:“小三的父亲?那怎么可能。难道”

  大师拉起柳二龙地手,朝着学院内走去,yi边走着,嘴里缓慢的说出四个字:“封号:昊天。”

  为了证明己方学员确实都是身受重伤,第二天,史莱克学院宣布,放弃接下来的两场比赛。给战队队员们有充分的休息时间。

  史莱克学院的不败金身也就这么被打破了,并且,这两天抽签到他们的对手,竟然分别是神风学院和雷霆学院两大强者。

  如果说雷霆学院还觉得自己有些幸运,那么,神风学院的队长风笑天却是yi心苦闷了。

  史莱克学院弃权固然令他们直接获得了胜利,但火舞的怒气显然不会因为他们以这样方式不战而胜而减少,风笑天也没有真正地战胜唐三,他这抱得美人归地梦想也只能暂时搁置了。

  预选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当史莱克学院复出之后,实力并没有像yi些观众们判断地那样降低,继续高奏凯歌。很快,yi共二十七轮预选赛就接近了尾声。只差最后yi轮,就将结束。

  目前,预选赛排名靠前的几只队伍名次如下:

  雷霆学院,二十六战二十五胜,唯yi击败他们的,是神风学院。

  神风学院,二十六战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