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承问道,别的不要紧,这个才是他最想要知道的。

  杜承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做个样子吧,你先了解下小提琴的基本原理吧,至于别的,到时候我自有办法。”

  “不用练就好”

  叶虎松了口气,让他拉小提琴,恐怕比让他拿着把枪去面对个危险组织还要更加的难受。

  只是,见着叶虎如此,杜承的脸上却是浮起了几分古怪的笑意,并且说道:“练是不用练,不过,拉小提琴的基本姿势,你至少应该要会吧?”

  “这个”

  叶虎顿时傻住了。

  杜承也没有为难叶虎什么,十分轻松的说道:“放心吧,这个很简单的,你只需要能够做好拉小提琴的基本姿势就可以了,至于别的,我可以教你。”

  “除了拉琴之外。还要学什么?”叶虎有些不解的问道。

  杜承早有准备,十分轻松的应道:“比如说创作,你可以不拉琴,但是,如果你可以拿出首原创的小提琴曲谱的话,我想这个比起拉小提琴来,应该会更具震撼力些。”

  “创作,这个”叶虎先是喜,随后脸苦笑着说道:“杜承,你是在取笑我吧,你看我这样子,像是个会创作琴曲的料吗?”

  “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杜承神秘笑,然后说道:“这琴曲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吧,放心,是绝对原创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用最短的时间学会小提琴的基本姿势以及小提琴的基础知识。”

  时间已经不多了,叶虎可不想浪费任何点儿的时间,而且最近军方的事情比较多,他在时间方面根本就不宽裕,所以他就直接朝着杜承说道:“那好吧,你先教我小提琴的基本姿势,那基础知识我等会回房间再学。”

  说着,叶虎打开了那皮箱,将里面的小提琴给拿了起来。

  这绝对是无比戏剧性的幕,那小巧的小提琴在叶虎的手中。就像是个小孩子拿着个小玩具般,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的和谐比例可言,更不要说半点儿的美感了。

  如此情况之下,再让叶虎学琴,那的确是难为叶虎了。

  只不过为了钟月怡,就算不是学拉小提琴的料,叶虎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好了,我先教你拉小提琴的基本姿势吧,你先坐好,然后把小提琴放在这里。”

  杜承边说,边直接指引着叶虎的动作。

  叶虎虽然没有半点儿的意乐细胞,但是他的身体控制能力却是十分强悍的,杜承只是说了遍,他已是可以摆出最为基本的拉小提琴的姿势了。

  杜承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说道:“嗯,很标准了,你自己练几次吧,只要不显的生涩就可以了。”

  “这就可以了?”

  叶虎倒是没有想到这基本姿势竟然如此的简单,下意识的问了句。

  杜承有些无语,应道:“这个只是入门的姿势,自然简单了。如果你想要再深入些,那就有些困难了。”

  “嘿嘿,那我练几遍试试。”

  在知道很简单的情况之下,叶虎自然是得意了,应了声后,便开始练起了拉小提琴的基本姿势。

  见着叶虎练的起劲,有时竟然还拉了几下,杜承也懒的去理会他了,因为叶虎应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但是他杜承所需要做的事情却还有很多。

  只不过,就在杜承打算开始着手进行安排的时候,别墅之外则是响起了轻微的跑车动力声。

  听着那动力声,叶虎整个人顿时跳了起来。

  那动力声叶虎自然是十分熟悉的了,第时间,他已是将手中的小提琴放至皮箱之内,然后直接朝着杜承说道:“姐回来了,这个我已经会了,明天再练吧,杜承,我先回去百万\小!说了。”

  “去吧。”

  杜承自然清楚叶虎怕什么,也没有管他,任由他飞也似的离开了,当然,在离开之前叶虎还拿走了几本小提琴的书,自然是打算晚上加班练习了。

  而只是片刻之后,叶媚与程嫣便拎着大堆的东西上来了,两人先是将东西拿回了房间,然后又起来到了杜承的房间。

  即然来了京城,程嫣自然是打算好好的采购番了。有着叶媚相陪,两人也是逛的十分的尽兴。

  “咦,杜承,这些是什么东西?”

  看着地上的东西,叶媚有些不解的朝着杜承问道:“杜承,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难道你打算练习拉小提琴吗?”

  程嫣也是差不多,她与叶媚互视了眼,明显的有着几分不可置信。

  杜承的眼神之中闪过了几分的狡猾,不过表面上却是十分得意的说道:“不行吗,我拉小提琴可是很厉害的。”

  “你还会拉小提琴,不可能。”叶媚知道杜承的钢琴很好,只是,钢琴很好的话,并不代表着小提琴也会拉的好,所以,她明显的脸不信。

  程嫣也是差不多,十分肯定的应道:“我也不相信。”

  杜承假装有些不服气,说道:“即然这样,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好,打什么赌。”叶媚想都没想,十分肯定的便应承了下来。

  只不过顿了顿后,叶媚却是接着说道:“如果只是普通的水平那可不行。至少要达让我跟程嫣认可才行。”

  听着叶媚所说,杜承假装有些心虚:“那要什么样的水平才行?”

  叶媚十分得意的笑道:“我听说过几天乌拉乌季就会来我们京城开音乐会了,那就简单点吧,只要你可以达到乌托乌季的水平就可以了。”

  杜承心中暗笑,表面上却是有些生气的说道:“好啊,叶媚你玩我是吧,那个乌托乌季可是世界闻名的小提琴大师,什么就他那个水平就可以了?”

  “你不赌也行,反正我们又没有什么损失。”叶媚笑的十分的得意,自然是认定了杜承不可能会拥有着乌托乌季的水准了。

  毕竟那个乌托乌季可是闻名世界的小提琴大师,而她却是根本就没有听杜承说过会拉小提琴。

  程嫣也是充满了信心。细心的她已是看见了旁边那大堆的小提琴基础短识,如果杜承的水准真的很高的话,这些书还拿来干什么。

  杜承假装犹豫了片刻,然后这才说道:“好吧,赌就赌,如果我输了的话,我就答应你们件事情,如果你们输了,你们也答应我件事情,怎么样?”

  程嫣与叶媚互视了眼,听着杜承这么说,两人也是有了些犹豫。

  因为她们都是知道,杜承并不是那种会做没有办把的事情的人,如果真的没有把握的话,怎么会敢跟她们赌。

  不过,她们却更相信她们的判断,两人的眼神交流了片刻之后,最后由程嫣说道:“好,赌就赌,如果输了的话,我们就当听次乌托乌季大师的小提琴演奏好了。”

  得到了程嫣与叶媚的答案,杜承脸上那强忍的笑意顿时完全暴露了出来。

  看着杜承那仿佛计得逞般的笑容,叶媚与程嫣忽然都有了种不妙的感觉。

  不过,杜承并没有给她们反悔的机会,直接从箱子里面拿出了小提琴出来,然后十分干脆的将身体交给了欣儿进行控制。

  在这种情况这下,结果是显而易见的了。

  伴随着杜承的动作,仿若股电流融入琴弦般,随着高度和谐的韵律颤动,杜承轻松自如地的拉出了极富表现力琴声,充分的展示了名可以比任何小提琴大师的诗人气质和高雅情趣。

  为了给程嫣与叶媚带去更强的震撼力,杜承让欣儿拉的并非什么国外名曲,也不是未来的小提琴名曲,而是首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听过的曲子——梁祝。

  那首梁祝在欣儿那妙至巅峰的手法之下,将那缠绵动人悲酸忧郁的曲风展现的淋漓尽致,并且将叶媚与程嫣很快的便吸引进入了那动人的爱情故事之中。

  她们是女人,而这种梁祝的曲风与曲调。更是可以说的上是任何女人的杀手。

  果然,等着杜承首梁祝弹完之后,叶媚与程嫣更是沉迷于音乐之中,时间有些无法回过神来。

  只是看着叶媚与程嫣那样子,杜承脸上的笑意便更浓了些。

  许久之后,叶媚与程嫣这才反应了过来,两人看着杜承的眼神,已然是充满了不可置信,而程嫣,更是直接朝着杜承问道:“杜承,这个真的是你拉的?”

  “你说呢”

  杜承动了动手中的小提琴,笑的更加灿烂了。

  “嗯,很好听。”

  程嫣轻轻的点了点头,她说的的确是心理话。

  只不过,就在杜承得意之时,她却是补了句:“不过,做为评委,我跟叶媚姐致认为,你弹的没有乌托乌季大师好”

  说完,程嫣与叶媚相似笑,然后飞也似的逃跑了,留下了脸无语的杜承。

  第三卷心中的帝国第706章威胁

  舒服,这几天在京城的日子。对于杜承来说绝对是最舒服的享受了。

  虽然叶媚与程嫣耍了赖皮,但是,她们这两个弱小的女子又怎么逃的过杜承那魔王的魔瓜呢。

  当天晚上,杜承再次摸入了叶媚的房间之内,尽情的享受了次齐人之福。

  而在经历了几次这种羞人的事情之后,叶媚与程嫣心中的抵抗力也是减弱了许多,离着杜承的野望也是接近了许多。

  而且程嫣过几天便要回去了,杜承自然是要大大的把握现在这种难得的机会了,因为下次的话,杜承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不过第二天早上早早的,杜承三人却是分开三处了。

  叶媚在放了天假之后,再次开始了她那忙碌的工作,杜承送着程嫣去了她外婆家之后,也去了科研基地。

  这次的话,杜承倒是在科研基地里面呆了近天的时间。

  因为美国方面对于太阳能武器开发的快速进展,杜承不得不加快些太阳能武器的开发进程。

  在确定了自己得到了欣儿之后,可以会引起了系列的蝴蝶效应之后,杜承不再单纯的去相信欣儿数剧库里面所记载的未来的切了,因为这切其实从欣儿到来的那刻开始,切都已经是发生了改变。

  所以,杜承自己直接加入了太阳能武器的研究计划其中。有了他的加入,整个计划的进程速度顿时提升了许多,而杜承直忙到了晚上六点左右的时候,这才开着车离开了科研基地。

  不过,杜承并没有回叶家别墅,而是直接开着车去了第中学。

  正确来说杜承是因为接到了叶虎的电话这才提前离开的,晚上叶媚会找程嫣去逛街,杜承原本是打算晚些离开的,不过叶虎的个电话,却是让杜承不得不提前离开。

  在第中学外面的街道旁,杜承看见了叶虎的那辆奥迪车,而此刻,叶虎正站在那辆奥迪车的旁边,目光望向了学校之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怎么说,这么急着找我,是不走出什么事情了?”杜承直接将车停在了奥迪车后面的停车位处,下了车之后,杜承便朝着叶虎走了过去。

  叶虎电话里头只是让杜承有空马上过来趟,并没有将事情说出来。

  不过,从叶虎的声音之中,杜承隐约可以猜的出来,钟月怡恐怕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那个张光明你应该知道吧,钟月怡那个班的班主任。”叶虎只是简单的说了声,不过从叶虎的语气之间可以听的出股冰冷的寒意。

  “嗯。”

  杜承轻轻的应了声,静待着叶虎接着说下去。

  叶虎冷冷笑,缓缓的说道:“晚上钟月怡会跟他起去吃饭”

  听着叶虎这么说。杜承倒是有了些意外,不过,看着叶虎的脸色,杜承知道事情恐怕并不止表面上那么简单。

  如果钟月怡真的被张光明约出去的话,以叶虎的性格,绝对不会因此而恨那个张光明的,最多有些不甘罢了,并不会有着此刻这种看起来仿佛要杀人般的脸色。

  “这个张光明很不错,他使了些手断,陷害钟月怡利用暑期班暗中收取学生家长的红包”

  叶虎顿了顿后,又接着说道:“你知道的,那个张关明跟第中学的校长有些关系,他直接利用这件事情来威胁钟月怡跟他起出支吃饭,如果钟月怡不肯的话,他就会将事情公布出去。”

  叶虎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杜承自然是明白叶虎的意思。

  钟月怡是个很有原则的女人,不要说叶虎,就连杜承都不相信她会暗中收取学生家长的红包,很明显的了,那个张光明在追了年多未果之后,恐怕是打算使暗招了。

  至于约出去的话。那个张光明恐怕也不会只是吃饭那么简单了。

  而且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张光明与钟月怡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是下药或者用强的,他恐怕都是不会怕的了。

  到时候有什么事情的话,张光明只要将那所谓的证剧拿出来,反而还可以反咬钟月怡口。

  只要张光明拥有着点势力关系的话,完全可以轻易的做到这点的。

  所以,无论如何,到最后受伤害的恐怕都是钟月怡了。

  想了想后,杜承直接朝着叶虎问道:“阿虎,他们出去了没有?”

  “快了。”叶虎十分简单的应了声,可以想像,这个时候张光明如果出现在叶虎面前的话,恐怕叶虎都会有种将张光明直接枪弊的冲动。

  当然,也只是冲动而已,现在的叶虎已经不是以前的叶虎了,如果那样的话,他也没有资格去继承叶家未来的重担了,更没有资格将来接管军方的第二把座椅。

  与叶虎不同,杜承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丝淡淡的笑意,其实他今天已经是帮阿虎想到个接近钟月怡的机会了。

  钟月怡现在每周其实都会抽出点点的时间来去个小提琴俱乐部学习小提琴,杜承的安排十分的简单,那就是让叶虎进入那个俱乐部,至于用意,杜承自然会另有安排。

  只不过,现在看来他的想法似乎不需要了,因为眼前就有着个更佳的机会。

  不止如此,这个机会还可以与杜承的那个机会连在起。

  想及此处,杜承直接朝着叶虎笑道:“阿虎。看来,你可以感谢下这个张光明了。”

  “为什么?”

  叶虎先是有些不解,不过,等着他看见了杜承脸上的笑意的时候,他已然是反应了过来。

  叶虎并不是傻蛋,其实他是算的上很聪明的人了,只不过在对待钟月怡的事情上面有些转不过弯来就走了,毕竟这种事情往往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像那种陷入爱河的男女,往往智商都会直接从正数变成负数的,叶虎现在就是那种类型,单相思的他还要更严重些。

  想明白杜承所说的意思,叶虎的脸上也是多了几分的笑意,直接拳击在了杜承的肩膀上面后,有些兴奋与激动的说道:“杜承,真有你的。”

  这是个送上门来的机会,正如杜承所说的那般,如果他叶虎可以把握好点的话,完全可以取得钟月怡的信任。

  而有了这个突破口,切自然就会简单上许多了,他叶虎并不差,或者说,除了杜承这个怪物之外。叶虎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比谁差过,所以,叶虎对于自己还是有着很强的信心的。

  杜承见着叶虎自行想通,也不再提点上什么,而是指了指叶虎的车,然后说道:“好了,我们先上车吧,可不要让那个张光明发现了我们。”

  “嗯。”

  叶虎十分十脆的应了声,然后与杜承同上了车。

  至于杜承那辆车,就暂时扔在这边了,反正这里是正常的停车位。再加上那辆红旗车的军方车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去动的。

  张光明与钟月怡没有让杜承与叶虎等太多,只是六七分钟之后,辆十来万的别克新凯越从第中学内开了出来。

  开车的是张光明,而钟月怡则是坐在了后排。

  这张光明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结过婚的,没有几年就离婚了,到现在还是单身人。

  不过,他的身边却是并不缺女人,不错的职业再加上长的还算不错的外表,张光明骗起女人来,可以说是很有手。

  当然这只是对于那些容易受骗的女人而言,在外表温柔无比,但是内心之中却是很有原则的钟月怡身上,他张光明以往任何的花招都没有半点儿的用处。

  年多的时间之中,他甚至连吃饭都没有约成功过。

  张光明不是那种很有耐心的人,所以这次,他直接利用了个别人无法知道的小手段,成功的让钟月怡暂时的屈服。

  对于张光明来说,这已经足够了,只要可以将钟月怡约出去,对于经常出入于夜店等场所的他来说,他有着很多的手段可以让钟月怡没有回头的机会。

  想及此处,张光明脸上的笑容明显的多了几分的阴险。

  而坐在张光明后面的钟月怡,则是静静的看着张光明,有时候,这种冷静比起愤怒来要显的更加的可怕。

  有没有收红包,她钟月怡做为当事人比谁都清楚,虽然身边很多老师暗中都有收取红包什么,但是她却是做不到这步,只是,她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拿此事来陷害她。

  而现在想来,钟月怡却也是渐渐的想明白了些,她太清了,自然会受到排挤,在这种情况之下。被陷害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而且,钟月怡也想到了幕后的黑手有可能便是张光明,只是她没有证剧罢了。

  只不过,她钟月怡并不是那种为了工作会委曲求全的女人,只要张光明有不轨的意图,她就算是不要这份工作,也会报警或者走掉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