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是片漆黑了,不过机场内外却是灯光通明。

  杜承的车就停在停车场内,不过在与杜恩明走出来的时候,他早已是通过欣儿控制着车开至了机场大厅的门口处。

  杜承在他的每台电脑里面前装上了独立的车载电脑系统,每辆车都可以直接受到欣儿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是驾驶私人飞机都轻松自如的欣儿,开起这车来当然是十分简单轻松了。

  杜承没有说什么,将杜恩明手中的皮箱放至了车的后备箱之后,便直接开着车与杜恩明同离开了。

  杜承所去的方向并不是怡宁居所在的方向,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他想要找个地方与杜恩明好好的谈谈。

  而在此之前杜承早已是打过电话回去了,他可不想让自己母亲太过担心。

  不过杜承也没有去太远的地方,而是直接开着车去了凤凰姐所开的那家餐馆,因为那里,杜承早已是安排好了说话的地方了。

  第三卷心中的帝国第1141章有种幸福叫团圆

  凤水凰阁最高规格的包厢里面,杜承与杜恩明面对面的坐着。

  凤凰姐的安排十分的精细,在杜承打电话过她的时候,她便让人开始准备菜式了,所以杜承与杜恩明这才坐下来,满桌的菜肴便已是端了上来。

  除此之外,还有着几瓶凤凰姐自己珍藏的红酒,也就只有杜承才能够让她拿出来而已。

  这路上杜承与杜恩明都没有说什么,等着红酒端上来之后,李辰便挥退了服务员,自己动手开启了酒塞,给他自己还有杜恩明都满了杯。

  “你以前真心爱过我妈妈吗?”

  这个时想,杜承方开口朝着杜恩明问了句。

  这是李辰真正最想知道的答案,在他的认知之中,杜恩明似乎都对自己母亲非常的冷淡。

  不过那是以前的想法,在长大之后杜承渐渐的也是明白了其中的真正原因,杜恩明并非是真的没有感情,而是他无法表现出来。

  如果他表现出来的话,以何耀英的强势,恐怕他杜承与刘淑云的日子就要更多不好过了。

  这也只是杜承的猜测而已,他更多的还是想要知道杜恩明的答案。

  只要杜恩明肯回答,他就知道杜恩明的答案是真是假了,有着欣儿在,杜恩明任何的谎言都不可能瞒的了杜承的。

  杜恩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举起了酒杯轻轻的喝了口。

  许久,他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却是没有去解释什么。

  或者在他认为,有些事情根本就不需要去解释什么的。

  杜承也不需要杜恩明真正的去回答什么,因为他已经从杜恩明的眼神之中得到了他所想要的答案了。

  那是种怀念而且深情的神色,在杜承念起自己母亲的时候,杜恩明那神色之间的微弱变化杜承几乎是捕捉的清二楚,而且杜承知道,这并不是杜恩明装出来的,以他杜承的眼力,杜恩明如果想要假装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瞒的了他的。

  而杜恩明的回答,无疑也证明了杜承的猜测。

  杜恩明并非是想要那么的绝情,而是必须那么的绝情,切,他也是身不由已。

  拿起了酒杯来,杜承没有再说什么。

  有些话他还是难已开口,就算知道杜恩明的苦衷又能如何呢,有些事情不是说原谅就可以原谅的,也不是说改变就可以改变的。

  同样的,有些话并不是想要开口就可以说出口的。

  杜承的沉默让场面也变的有些沉闷,虽然对着满桌的美味,但是无论是杜承还是杜恩明,都没有去筷子的意思,两人只是简单的喝着酒。

  “杜承,以前是我不对,希望你可以原谅我。给我次尽父亲责任的机会,好不好?”

  最终,还是杜恩明打破了这份沉寂。

  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杜承,他隐约可以猜出杜承来找他的目的,做为个父亲,个曾经伤了孩子心的父亲,他的确需要请求杜承的原谅。

  杜承只是静静的看了杜恩明眼,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手中酒杯里面的红酒饮而尽,然后这才说道:“这句话,你去跟我妈说吧,只要她肯原谅你就可以了。”

  听着杜承的回答,杜恩明的脸上明显的涌起了激动的神色,因为他知道,杜承已经是等于变相的原谅他了。

  “谢谢你,杜承。”

  杜恩明的声音之间都有了几分的激动,还有着种苍桑。

  在这么多年里,他可以说是经历过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当初年少轻狂,怀着野心与何耀英结成了夫妻,并且利用何耀英背后的权势让家族的产业迅速的壮大。

  而事实上他与何耀英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而何耀英在结婚之后,也像是变了个人般,十分的强势。

  杜恩明当时根本就没有丝豪的办法,甚至有了些灰心,何耀英的强势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何耀英身后的何家是他根本就惹不起的。

  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便渐渐不再去理会公司的事情了,也在那个时候,他与刘淑云发生了感情。

  那个时候的刘淑云正好离开了刘家没有多久,并且失去了记忆,在杜家当佣人。

  在那个时候,杜恩明也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可惜他与刘淑云之间的事情很快的就被何耀英给发现了,在何耀英的强势之下,杜恩明也试过反抗,但是最终他还是敌不过何耀英,在何耀英拿着何家以及三个孩子做为威胁的情况之下,杜恩明只能曲服。

  而且那个时候他并不知道刘淑云已是有了身孕,他被何耀英给限制住了行动自由,等着他知道的时候,切都已经晚了。

  切,对于杜恩明来说就如同云烟般。

  他选择守护的家庭却是最为无情的存在,而他无奈放弃的,却是反而成为了他的归宿,这或许也是上天对他杜恩明的种戏弄吧。

  杜恩明也恨自己,他曾经想过放弃切去守把刘淑云与杜承,可惜,在最终的选择面前,他却还是选择了后者,这切都只能怪他咎由自取。

  让杜恩明感到欣慰,又感到惭愧的是,杜承这个他放弃了的儿子,却是最有情有义的个,而他直守把的儿子,最终却是拿着他的性命来求条生路。

  这种反差,对于杜恩明来说,是种打击,同时也是种讽刺,对他选择错误的讽刺。

  他知道,如果不是他的话,恐怕当初在市的时候杜承就对何耀英还有杜云龙他们下死手了,而不会赶再赶,直赶到西藏来。

  就算走到了西藏,也是在杜云龙先出手的情况之下,这才盛怒反击的。

  杜承并不知道杜恩明此刻有些复杂的想法,他本身也是在沉思之间,许久之后,他这才说道:“我不需要你谢我什么,只要你以后对妈好点就可以了。”

  “只要李珍她愿意原谅我,我定会好好照顾好她这辈子的。”

  杜恩明给了他的保证,李珍是刘淑云以前的名字,对于杜恩明来说,他以前最爱的人就叫做李珍。

  “希望你可以说到做到。”

  杜承轻轻的点了点头,而接下来更多的,还是要看杜恩明与刘淑云之间的谈话结果了。

  简单的吃过了晚饭,杜承这才开着车与杜恩明起去了怡宁居。

  凤水凰阁离着怡宁居倒不是太远,不过,杜承的车却是开的挺慢的,足足二十多分钟之后,这才回到了怡宁居。

  杜承并没有将车停到车库里面,而是直接停在了主楼的大厅之前。

  “我妈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杜承没有下车,而是让杜恩明自己进去。

  而顾思欣她们的话,全部都去了水上阁楼那边了,大家都给杜恩明还有刘淑云创造出了个单独的空间,让他们将切的切都说的清清楚楚。

  杜恩明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开了门下了车。

  可以看的出来,他的动作有些紧张,甚至于手都有了些轻微的发抖。

  杜承只是默默的看了眼杜恩明的背影,然后便开着车离开了。

  他不想去凑合什么,也不想通过什么手段去知道杜恩明与母亲之间的谈话结果,只是安静的走向了水上阁楼。

  水上阁楼三楼那空旷的地板上,顾思欣与顾佳宜她们正围着了圈坐着,小维安则是在中间爬来爬去,小维书则是安静的躺着,双大眼睛却是不停的看着身边那么多的妈妈,仿佛在看清楚那个才是他真正的妈妈。

  在钟恋兰的解释之下,大家都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也知道杜承已经将杜恩明给带回来了。

  所以,见着杜承的脸色有些沉默,她们便朝着杜承招了招手,示意杜承在她们身边从了下来。

  叶媚与顾佳宜则是移开了些,给杜承让出了个位置来。

  杜承直接坐了下来,他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小维安与小维书处,看着两个孩子那稚嫩的小脸蛋,杜承的心这才是略松了些。

  顾思欣她们也没有说话,大家都保持着沉默,静静的等候着杜恩明与刘淑英之间的结果。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主楼的大厅门口处,刘淑云从里面走了出来,而与她同出来的,还有杜恩明。

  随后,刘淑云与杜恩明同朝着水上阁楼走了过来。

  两人之间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到了他们这种年岁,更多的还是那种精神上面的扶持才是真正感情的表现,而不会像年轻人样,必须要做什么才表现的出来。

  刘淑云显然是哭过,她的双眼有些微红,不过此刻脸上更多的还是笑容

  那种笑容与平时有些不同,很幸福,是种真正幸福的笑容。

  而以前的笑容之间,或多或少还是有着些欠缺。

  杜恩明的神色之间则是充满了激动,他的脸上也是充满了喜悦的笑容,根本就无法掩饰的住。

  可以看的出来,两人之间的结果,是朝着最为理想的方向发展着的。

  看着这幕,杜承与顾思欣她们都站了起来。

  在这刻就连杜承的脸上,都隐隐的有了几分的激动。

  至于顾思欣她们,个个的激动之色早已是溢于言表之外了。

  怡宁居现在虽然十分的热闹,但是总欠缺了些什么,而杜承直以来都对母亲感到有些愧疚,当初杜恩明以回到母亲的身边为代价,让他放过杜家何耀英他们的时候,杜承也都拒绝了。

  特别是看着自己母亲此刻所露出的幸福微笑时,杜承心里面的那种愧疚就更浓了。

  他之所以可以做出这些决定,那是因为他不了解杜恩明与刘淑云之间的感情,而现在,杜承终于是知道了,而杜恩明的到来,无疑是弥补了这切。

  看着自己母亲那幸福的笑容,杜承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只是原谅杜恩明就可以换回这些,这似乎已经足够了。

  对于怡宁居来说,这无疑是个值的纪念的晚上。

  杜恩明融入这个家庭的速度很快很快,无论是顾思欣还是顾佳宜她们,都对杜恩明表示出了她们的欢迎。

  虽然大家都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那种家庭的份围与感觉却已经是十分的强烈了。

  杜恩明虽然知道杜承有着许多的老婆,而在真正见到了顾思欣她们之后,他还是忍不住十分的吃惊。

  而且在数量之上,似乎也是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多些。

  不过杜恩明更想要看见的,却是他的两个孙子,小维安与小维书。

  这个晚上,除了杜承略微有些沉默之外,整个怡宁居的气份几乎可以用齐乐融融来形容。

  直等着十点多之后,大家这才散开。

  刘淑云与杜恩明起回主楼去了,她给杜恩明安排好了房间,两人毕竟那么多年没有见面,还需要些时间去熟悉下对方。

  倒是钟恋兰,她的房间安排就有些奇妙了。

  她在主楼有她自己的房间,但是,这次回来她的身份就有些不同了,按照顾思欣的话来说,她现在应该是要住水上阁楼这边了。

  “恋兰,害羞什么,这么多房间你随便找间就可以了,大不了,晚上你找到最大的那间睡吧,放心,我们大家都不会笑你的。”

  顾思欣与钟恋兰的关系最好了,见着钟恋兰那娇羞的模样,她便忍不住小小的取笑了下。

  不过她之所以敢这么多,那是因为杜承已经去哄着小维书与小维安睡觉了,而此刻这三楼上面,也就只有她们几个女人而已。

  彭咏花也在,她与杜承的身份也算是真正的定下来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她在这边也会有她的单独房间。

  当然,房间只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身份的问题。

  “是啊,恋兰,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我们是应该要好好的奖赏奖赏你,这样吧,我们把杜承奖给你好了。”

  这次说话的则是顾佳宜,不过她倒是没有说假,如果没有钟恋兰的开导,杜承恐怕也不会去想这方面的事情的。

  所以这次的事情,钟恋兰倒是立了头功了。

  “佳宜姐,连你也取笑我”

  钟恋兰被顾佳宜说的俏脸羞红,那模样倒是十分的诱人。

  她可不想顾佳宜她们,与杜承都算是老夫老妻了,她现在可还是正正宗宗的黄花大闺女,在这方面就连顾思欣都可以把她羞到仙死。

  “恋兰,我们可没有开玩笑,晚上杜承就让给你好了,如果不是碰上了这件事情,你们现在应该还在外面双宿起飞吧”

  程嫣这个时候也是开口了,她们可是给了杜承好几天时间的,结果杜承只是去了天就把钟恋兰给带回来的。

  “你们都笑我,我跟你们拼了”

  钟恋兰大羞,美眸横,就伸手要去挠大家的痒痒。

  只是双手难敌四拳,钟恋兰在顾思欣她们的联手之下很快的便败下了阵来,最后答应下了种种不平等条约后,顾思欣她们这才得意的收起了手来。

  杜承哄小维书还有小维书去睡觉的技术无疑是流的,对于他这个准心理催眠大师来说,他只需要略微变下口音来唱首儿歌什么的,就可以直接把两个儿子都给哄睡着了。

  随后,杜承便将两个儿子交给了韩智琪与艾琪儿,而他自己的话,则是回到了水上阁楼最大的那间房间里面。

  他先跑去冲了个澡,这次倒是与平时的习惯无关了,而是因为他今天出过手,虽然没有杀人,但是怎么说也是染上了些血腥味,如果不冲个澡睡觉的话,他是肯定感觉会很不舒服的。

  而冲过了澡之后,杜承便十分舒服的躺在床上开始看起来了电视来。

  他的心里面,则是在想着等会推门进来的会是谁。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这个方面就变的没有人权了,顾思欣她们自行安排晚上‘侍寝’的事情,杜承根本就没有要求与选择的机会。

  不过这种事情杜承才不会去邀请还去选择什么,无论顾思欣她们谁晚上来陪他睡觉,他都是十分乐意的

  当然,如果可以多来几个的话,那就再好不过的了。

  只是这种机会却是少的可怜,除非他自己玩些小花样,否则是绝对不可能会成功的。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房间的门终于是缓缓的打开了。

  而当杜承看到钟恋兰羞红着脸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他都差点有些傻眼了。

  杜承有想过是顾思欣她们之中的任何个,但是却怎么都没有想过,晚上会是钟恋兰进来。

  不过很快的杜承便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他已经听到,在大门之外还有着许多呼吸声,还有碎语声,再加上钟恋兰那害羞的模样,杜承知道这切肯定是顾思欣她们在背后推动的了。

  第三卷心中的帝国第1142章该叫妈了

  钟恋兰的俏脸此刻真的是红的不能再红了,正确来说,她并不是走进来的,而是被推进来了。

  而她的身后,顾思欣她们个个正在偷笑不已,而且是把好了门关,自然是不打算让钟恋兰半途而逃了。

  不过真正让钟恋兰娇羞无比的,却是此刻只穿着件睡袍躺在床上的杜承,以及杜承看着她的目光。

  ——砰

  声细微的关门声响了起来,顾思欣她们根本就给钟恋兰退步,直接将给门给关了起来。

  杜承可以感觉到外面顾思欣她们的小动作,这让他的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淡淡的温馨的笑容。

  随即,杜承便下了床,边走向了旁边的室内酒柜处,边朝着钟恋兰说道:“恋兰,我们喝些酒吧?”

  而在说话之间,房间之内也随之响起了优扬唯美的音乐,中间的大灯在这个时候也是暗了下来,只是留下了两侧墙壁上的淡粉色壁灯。

  时间,整个房间之内的气份顿时变的暧昧了起来,淡淡的灯光再加上优雅的音乐,却也给人种怡心的感觉。

  “嗯。”

  钟恋兰则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不过她的小手却是抓的紧紧的,可以看的出来,她此刻的内心里面是何等的紧张。

  杜承十分熟练的从酒柜里面拿出了两瓶珍藏的红酒来,在这个时候喝些酒,无疑是可以让钟恋兰那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

  钟恋兰则是朝着旁边的沙发处走去,她的小手虽然还是抓的紧紧的,但是俏脸之上紧张的神色却还是开始放松了下来。

  她并不知道杜承的声音之中其实已经是暗藏了些心理催眠的变音,无形之中可以影响着她的精神,让她不再那么的紧张。

  杜承也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将手中的红酒与酒杯放下来之后,又打开了茶几上面放着的些精致小点心,正好可以用来配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