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点了点头,然后与程嫣同直接找了个偏僻的吧台坐了下来。

  他早就发现了程嫣的异样神色,只不过,杜承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程嫣在想什么,也知道程嫣在担心着什么,如果程嫣打算问的话,杜承知道自己也不会有着任何隐瞒的。

  或者说,杜承也想找个机会跟程嫣说清楚,至于程嫣如何选择,杜承都会尊重她的。

  杜承刚坐下来。远处早就发现杜承下来的张大贵,没有等杜承要酒,第时间给杜承送来了瓶价值绝对超过二万上的红酒,然后十分识趣的马上离开了,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

  杜承只是朝着他点了点头,这个张大贵的确是有些精明,也有些小心思,不过杜承对这种人并不反感,相反的,杜承还比较欣赏这个张大贵的,只不过,杜承现在却是没有那个心思。

  红酒在拿来之前已经开掉了,程嫣拿起了红酒之后,给杜承倒了杯,又给她自己倒了杯。

  倒完酒之后,程嫣直接拿起了自己身前的那杯红酒,朝着杜承微笑着说道:“杜承,这是我们的第七次见面吧,喝杯怎么样?”

  “没问题。”杜承微微笑,也是拿起了酒杯,并且与程嫣轻轻的碰了碰酒。然后口将大半杯酒直接喝了下去。

  程嫣也是如此,只不过,相对于杜承的豪迈而言,程嫣喝酒的姿态却是十分的优雅,明明在干杯,却是给人种轻饮的感觉。

  程嫣的酒量其实原本并不好,平时她去酒吧或者跟女伴出来玩的时候,都只是轻饮而已,而且,她没有告诉杜承的是,她的晚饭还没有吃,原本她是想回家后自己煮点东西吃的,只是没有想到会碰上杜承。

  空腹喝酒原本便十分的容易醉人,在酒量不好的情况之下,更是如此,所以,这么杯下肚之后,程嫣的俏脸之上很快的便浮起了层红云,淡淡的,但是却让程嫣看起来更加的迷人。

  不过,红酒刚下肚,程嫣就算酒量再浅也不会马上醉倒,所以,程嫣又为杜承倒上杯,然后朝着杜承有些期待的问道:“杜承,你这次能不能摇酒摇次给我看,就像上次那样子。”

  “好。”

  杜承微微笑,对于程嫣的要求,他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了。直接拿起了程嫣为他倒上的酒杯后,轻轻的摇动起来。

  这种手法杜承现在已经是十分的熟练了,根本就不需欣儿来帮他杜承动手了,而在杜承的摇动之下,杯中的红酒就像是了般

  看着杜承酒杯之中的神奇,程嫣看的很认真,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的甜蜜,等杜承摇完之后,她直接朝着杜承问道:“杜承,你能不能教我摇酒。”

  这摇酒的手法,普通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学的来的,不过,杜承并没有让程嫣失望的意思,而是指着身旁的沙发朝着程嫣微笑着说道:“好啊,你坐过来,我教你。”

  程嫣本来是坐在杜承对面的,听到杜承这么说,她原本有些微红的的俏脸顿时更多了几分红晕,不过,程嫣还是站了起来进向了杜承,并且在杜承的身旁坐了下来。

  “你拿住,我先教你怎么摇。”

  杜承手将手的酒杯递给了程嫣,边说。边轻轻的握住了程嫣托着酒杯的小手,整个人也朝着程嫣造的更近了些。

  杜承的亲昵举动,让程嫣的心跳忍不住开始加快,特别是杜承握着她的大手,更是充满了火热,只是,程嫣并没有移开,反而是轻轻的依在了杜承的身上。

  杜承倒也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摇酒这事情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难度可言,但是却分心不得。

  所以在握住了程嫣的小手之后,杜承边十分认真的解说着每步的动作。边握着程嫣的小手开始摇动起来,虽然有些不方便,便是杜承还是可以勉强摇出来的。

  看着手中酒红之中的红酒慢慢的雾化,然后如同游龙般飞舞于酒杯之内,程嫣的注意力也渐渐的被杯中的红酒所吸引住了,反而是忽略了杜承的解说,因为只是听着杜承解说的每步,再加上自己的亲身感受,程嫣知道,这种酒法并不是她可以摇的出来的了。

  等到杜承的动作结束,程嫣这才久久的回过了神来,然后脸不可置信的朝着杜承说道:“好神奇的摇酒手法,不过太难了,看来我这辈子都可能是学不会的了。”

  虽然看起来已经很难了,但是等杜承解说起来后,程嫣发现这手法更难,不过,程嫣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将那酒香已经纷散来来的红酒凑向了小嘴边,再次的饮而尽。

  而她的身子,还是轻轻的依着杜承,却是不再说话,因为等喝下了第二杯之后,程嫣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头脑有些发晕了,显然,酒性已经上来了,这让程嫣的双眸已是开始有些迷离,俏脸之上更是红起了两朵红云,红通通的,甚是迷人。

  杜承见着程嫣如此,便知道程嫣有些不盛酒力了,想了想后,杜承便轻声朝着程嫣说道:“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程嫣的确是有些醉了,原本酒量就不好的她,在空腹的情况之下连续两杯红酒入肚,那酒性发起来后虽然不会让她马上醉倒。但是意识却已是有些醉意朦胧。

  不过,听到杜承说要送她回家,程嫣却是有些摇晃的坐直了身子,伸手拿起了桌上的红酒后,便说道:“我不想回去,我还想再喝。”

  “不要再喝了,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见着程嫣明显有些醉意的样子,杜承自然不会让她再喝下去,边将手伸向了酒瓶,边朝着程嫣轻声问道。

  程嫣就像是没有听到杜承所说般,见着杜承伸手朝着她手中的酒瓶抓至,却是移开了手,不让杜承抢去酒瓶,然后直接将酒瓶口凑向了小嘴边,边喝边说道:“我不回去,我还想要再喝。”

  不过,程嫣明显是喝急了,连续灌了几口之后,竟然是呛着了,咳嗽不止。

  见着程嫣这样子,杜承直接把将酒瓶从对方的手中夺走,不知为何竟然是有些生气,直接轻声喝道:“不要再喝了,走,我送你回去。”

  被杜承这么轻声喝,程嫣就那么愣住了,紧接着,程嫣的双眼开始有些发红,然后,滴又滴晶莹剔透的眼泪就那么落了下来。

  看着程嫣这个样子,杜承的心中莫名的痛,伸手便朝着程嫣的睛角处拭去。

  只是,杜承不伸手还好,这么伸手,程嫣却是像受了很大的委屈般哭了起来,并且直接趴在了杜承胸口处痛哭。

  好在杜承选的地方比较偏僻,旁边几桌的人此刻都跑到舞台上去跳舞了,再加上音乐的喧闹声,倒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看着趴在自己胸口处痛哭的程嫣,以及自己胸口前已经湿漉漉的片,杜承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程嫣。

  还好,程嫣只是哭了片刻,便止了下来,然后轻轻的抬起了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杜承,神色有些痛苦的朝着杜承问道:“杜承,我们是不是不可能?。”

  第二卷绝代商骄第202章醉酒

  可能?

  不可能?

  杜承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或者说,这个决定其实并不在他杜承身上。

  因为杜承需要考虑到所有人的感受,考虑到顾思欣的感受,考虑到顾佳宜与叶媚的感受,虽然杜承有信心可以给自己的每个女人绝对的幸福,以他杜承的能力,这完全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甚至,杜承还可以给他的女人绝对的福,这点杜承更加不会怀疑,但是,杜承却是没有把握让每个女人都愿意分享自己的爱。

  这个才是最为关键的,至少杜承就不能确定,程嫣在知道自己有三个女人的情况之下,会不会选择继续跟他杜承在起,所以,这是个杜承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

  看着杜承沉默,程嫣的眼神渐渐的黯然,或许是因为有些醉意,再或许是因为有些不甘心,程嫣直接朝着杜承问道:“杜承。为什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杜承叹了口气,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杜承又能说什么,轻轻笑后,直接说道:“你可以想到的,其实,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听到杜承的回答,程嫣的眼神更为黯然了,其实这个答案她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愿意去面对就走了。

  而这个时候,酒性已经开始慢慢的发作了,程嫣发现自己眼前的杜承已是有了些模糊,不过,程嫣还是强行坚持着朝杜承问道:“你很爱她吗,杜承?”

  “嗯。”

  杜承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杜承并不需要多说什么,简短的个回答,就已经足够了。

  只是,杜承刚应完,他便发现程嫣似乎有些不对劲,果然,程嫣摇晃了几下之事,竟然是直接朝着桌上斜斜的倒去,双眼紧紧的闭着,竟然是醉倒了。

  杜承心中惊。连忙伸手把将程嫣给拉了回来,只是,程嫣却是直接顺势软在了他的怀中,沉息有些沉重,竟然是沉沉的睡去了。

  杜承没有想到程嫣竟然是这么不胜酒力,无奈之下,只好将程嫣给直接抱了起来,然后朝着娱乐城的外头走去。

  抱着程嫣那柔软的娇躯,只是这个时候的杜承却是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了,打开了车门之后,杜承直接将程嫣放在了后座上面,让程嫣斜躺着,然后开着车直接离开了皇都夜总会。

  离开了夜总会之后,杜承直接开着车朝着西城区的方向开去。

  不过,杜承的目的地却不是他的那栋十五号别墅,而是程嫣所住的那栋别墅,因为除此之外,杜承不知道要带程嫣去什么地方。

  自己的十五号别墅那是不可能的了,如果让钟恋兰与夏海芳发现的话,杜承恐怕是怎么说也说不清了,而去酒店的话。那也不合适,如果程嫣有意识还,没有意识的话,杜承宁愿带她回自己家,也不愿去酒店的。

  所以,送程嫣回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好在此时并不晚,也就只有晚上十点左右,杜承心想送程嫣回到她住的那栋别墅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虽然奥迪8开起来很稳,但是杜承还是没有将车开的太快,杜承怕醉倒的程嫣经不起摇晃,所以杜承路都开的很慢。

  只是,就在杜承的车开到了西城区的那个红绿灯处的时候,原本躺着的程嫣竟然是摇摇晃晃的坐了起来,双眸可以说是醉眼朦胧,显然还没有完全醒来。

  程嫣先是看了眼四周的景色,然后又看了眼正从后视境处脸关心的看着她的杜承,轻声说道:“杜承,我不想这样子回去,你送我去酒店吧。”

  杜承见程嫣已经有些清醒,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将车调了个头,然后朝着会展大酒店的方向开去。

  而程嫣,她则是软软的靠在了座椅上面,不过却是强行坚持着不让自己的双眼闭起来,因为程嫣知道,自己只要再闭起来的话,就会彻底醉倒了。

  好在西城区离会展大酒店并不远,再加上晚上的时候车不是很多。杜承稍微加快了些,只是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已是来到了会展大酒店的停车场处,随便找了个位子将车停下来之后,杜承第时间打开了后门将程嫣扶了下来。

  程嫣没有说话,只是凭由着杜承扶着她朝着会展大酒店的大厅走去,不过,虽然她始终是睁着双眼,但是她的意识已经有些空白了,甚至连视线都变的有些模糊,如果不是杜承扶着她的话,恐怕已经是软倒在地了。

  由于高级套房都满了,所以杜承也没有说什么,直接给程嫣定了间总统套房,刷完卡之后,便扶着程嫣朝着电梯处走去。

  只是没有走几步,程嫣便感觉自己的视线越来越为模糊,走路都有些飘飘的,仿佛踩着云端在漫步般,无奈之下,程嫣只好朝着杜承说道:“杜承,我好像不行了,你能不能抱我上去?”

  杜承没有说什么,直接把将程嫣抱了起来。然后朝着旁专门提供给总统套房的客户直接上下的电梯处走去。

  虽然已经有些走不动了,但是程嫣还是不愿意闭上眼睛,被杜承抱在了怀中之后,便那么呆呆的看着杜承,仿佛要记清楚杜承长的什么样子般。

  杜承强忍着让自己不要去看程嫣,只是在这种情况之下,电梯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却让杜承有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好不容易到了十六层,杜承第时间走出了电梯,然后朝着统套房的大门处走去。

  开了门后,杜承便直接抱着程嫣大步朝着卧室走去。然后轻轻的将程嫣放在了那巨大的圆形软床上面。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给我吧,号码我放在电话旁边。”

  杜承边给程嫣轻轻的盖上了被子,边轻声说道。

  程嫣只是静静的看着杜承,只是眼神却是有些飘浮。

  杜承极力克制着自己,让自己不去看程嫣眼,然后从怀中取出了张自己的私人名片出来,放在了旁的电话旁边。

  “杜承,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

  而就在杜承打算离开房间的时候,程嫣却是摇晃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声音很轻,却是有些颤抖,显然是做了什么决定。

  “你醉了,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陪你。”杜承没有选择留下来,应了声之后,便离开了房间,并且轻轻的带上了门。

  看着杜承关上门的背影,程嫣双眼之中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般落了下来。

  如果程嫣是清醒的时候说那句话的话,杜承知道自己肯定会留下来的,只是,程嫣是在醉意的左右之下说的这句话,杜承并不能确定程嫣的真正想法,所以,杜承这才选择关上门离开。

  不过,杜承虽然关了门留了电话,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因为杜承有些不放心程嫣,以他的耳力,怎么可能听不到房间内程嫣的哭声,而且,程嫣的皮箱还在杜承的车内,所以,杜承关上了门之后,便拿着房卡朝着门外走去。

  下了楼,杜承开着车跑了趟附近的医药超市。赶在医药超有关门之前,买了些醒酒的药,酒量不好的人在喝酒之后,第二天醒来肯定会很头痛的。

  买了药之后,杜承这才回到了会展大酒店,然后拎着程嫣的包坐着电梯上了十六楼。

  等杜承回到了总统套房时面的时候,程嫣的哭声已经停止了,杜承将皮箱放至旁后,便悄悄的朝着卧室处走去,因为杜承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杜承想要看看程嫣是否是真的睡着了。

  只是,杜承这才轻轻的打开了房门,股酒气已是迅速的杜承冲来,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杜承发现程嫣是睡着了,但是却将今晚喝的酒都吐了出来,不止吐了满床,更是酒吐了她自己身,整个房间完全被酒气所包围。

  看到这幕,杜承想都没想,直接将门给完全打开,然后朝着程嫣走了过去。

  程嫣已经是完全醉倒了,只是,她身上的衣服与裙子却是湿了大片,而且满身的酒味。

  在这种情况这下,杜承怎么还有不管的道理,想都没想,杜承直接将程嫣从床上给抱了起来,朝着隔边的另外间卧室走去。

  好在杜承订的是总统套房,卧室共有三间,如果只是订普通的套房的话,那就有的麻烦了。

  第二卷绝代商骄第203章体贴

  轻轻的将程嫣给放至软床上面。杜承并没有亲自动手给程嫣换衣服的意思,而是打了个电话给服务台。

  很快的,便有个女的服务生走了进来,杜承没有说什么,直接让对方扶着程嫣去浴室换衣服。

  那个女服务生有些意外的看着杜承,她们在酒店工作的人,见多了些有钱人带着喝醉酒的女人开房间,只是像杜承这样子的,似乎是个都没有。

  如此好的机会,那些开房间的富豪更有借口了,但是杜承却是没有,所以那个女服务生看着杜承的眼神也是多了几分的佩服,因为她发现,程嫣不止美,而且美到惊心动魄,在这种情况之下还可以做到这种地步,绝对不是任何男人都可以做的出来的。

  杜承并不知道那个女服务生的想法,虽然有些意动,但是他杜承并不是那种趁人之威的小人。

  在女服务生帮程嫣洗澡换衣服的时候,杜承直接拿出了之前买来的醒酒药,因为杜承知道程嫣洗个澡肯定会醒来的。到时候头脑迷迷糊糊的肯定会十分的难受。

  想了想后,杜承又打了个电话让餐厅部送来了顿丰盛的西餐,准备中餐需要太久的时间,因为从之前程嫣的反应来看,显然是空腹喝酒的了,否则的话也不会醉的那么的快,而且刚才程嫣吐的时候,除了酒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什么东西,自然更加的确定了杜承的想法。

  十几分钟之后,女服务生扶着程嫣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

  而程嫣的身上,衣服已经换下来了,并且换上了套房为客人准备好的睡袍,那睡袍并不算性感的类型,但是配上此刻程嫣那清水出芙蓉的神态,以及行走间那时隐时间的白晰小腿,却是显的无比的诱人。

  只是,程嫣明显还没有完全从醉酒之中醒来,眼神有些迷离,而且身子也是摇摇晃晃的。

  “先把这个喝了吧,醒酒的。”

  杜承示意女服务生将程嫣扶至沙发上,然后拿着冲好了醒酒药的杯子朝着程嫣递了过去。

  女服务员见没她的事情了,自然是第时间退了出去。

  听着杜承那温柔的语气,现加上杜承的体贴,两滴眼泪便从程嫣的眼角处流了下来,只是她试图去接过杜承手中的杯子,却是抓了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