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经书(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章:经书

  那日空一自青城山与小娥分别之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嵩山普济寺。

  他整整三十三日未见过嵩山之壮观,普济寺之庒肃,心中不禁又是惆怅又是感慨,甚至更多是惭愧。如今自己干了诸多的违反寺规戒律之事,荤戒、酒戒、杀戒、淫戒无一不犯,若向师父提及,恐怕不仅不能得到宽恕,被施上仗死之刑都有可能!

  山门路短,崎岖嶙峋,空一惴惴不安,轻车熟路地朝着志语大师的庙宇而去。

  志语大师见他回来,又惊又喜,过了好久却说道:“你是不是犯了什么错?”

  空一闻,又见师父的慈祥面容,不禁痛悔无比,俯伏在地,嚎啕大哭,说道:“师父,弟子该死!弟子该死!”

  空一向来安稳,清守戒律,志语大师脸色并未起什么波澜,问道:“你沾了荤腥?”

  “弟子罪该万死!求师父责罚!”空一一味地磕着响头。

  志语大师微微蹙眉,转瞬即逝,淡淡道:“沾了荤腥,也只是触了荤戒,杖刑五十大板。你如今能安全回来,为师也就放心了。”

  空一道:“弟子……我不仅沾了荤腥,还喝了酒……”

  志语大师脸色微变,问道:“你……当真喝了酒?”

  空一眼泪直流,哭道:“弟子不但喝了酒,还……还爱上了凡尘的女子,与她有了夫妻之实……”

  志语大师脸色骤变,刚想骂他。却不想动了嗔念。过了好一会,才长叹一口气道:“我看你天资聪慧,为人又十分淳朴老实,怎么一入红尘世界,竟……竟……咳、咳……”

  空一从未见过志语大师如此性变幻,心中更是惭愧了几分,刚想说一句安慰之。却听志语大师,稍稍止住了咳嗽,说道:“你犯戒太多,我也无法庇护于你。你……咳……你自己前去戒律院领罪吧!”

  空一心中哀伤,不想再让师父伤心,又磕了几个响头,便静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戒律院前,空无一人。门房紧关,空一心中奇怪,这戒律院常年都会敞门有人,今日怎么会关上了门?他犯戒太多,行事起来皆小心翼翼,当下也不敢贸然推门,便躬身禀道:“弟子空一,违犯诸多戒律,恭恳掌律长老赐罚。”

  他连连说了五遍,都五人作答,当他说第六遍的时候,戒律院外走进来一个中年僧人。

  “今日寺内生有大事,座和掌律师叔皆去了总殿,你倒是来得真巧!”那中年僧人一手拎着一个水桶,一手拿着一只葫芦瓢说道。

  “大事?”空一微微额,心中却是一叹,如今自己犯了这么多的戒律,早就不是一个和尚,寺内生了什么事,即使自己想管,也插不上手……

  那中年僧人问道:“你犯的什么戒?”问话之人叫作空平,与空一平辈,当年他下山之后,未忍住寂寞,进了青楼,犯了淫戒,被乏在此劳役一辈子。这日子分外无聊,所以空平三天两日地来戒律院瞧一瞧,问一问同门之人所犯之戒,顺便道一道话唠,排遣寂寞。

  空一回道:“禀师兄,小僧犯戒甚多,一难尽!”

  空平在此地已久,平日里最大的趣事就是窥探所到之人犯得什么戒,当下笑道:“你是犯得酒戒?晕戒?”

  “统统都犯过!”空一低着头道。

  空平心中一惊,道:“淫戒、嗔戒呢?”

  空一回道:“犯过!”

  空平倏地一惊,竟连手中的水桶与瓢都落在了地上,良久才道:“未曾想到你长得这般老实耿直,竟犯了这么多的戒律!该死!该死!”空平的心中虽是惊诧,但他的问话更多地带着玩味去的,转念又问:“你是不是还杀过人?”

  “杀过!”空一又想起那日在太上观内险些打死许礼的景,顿时心生惶恐。

  空平听到此处,却是不信了,笑道:“师弟,你倒是会撒谎!”

  空一回道:“小僧本是出家之人,从未打过诳语。”

  此话一出,空平登时换了一番脸色,“师弟啊,师弟!为兄当年稀里糊涂地犯了淫戒,就在此地挑了一辈子的粪,浇了一辈子的菜。你如今把戒律该犯的尽犯了,恐怕这死刑难免啊!”

  出家之人一般不施死刑,除非犯过滔天罪过,就连佛主都不能宽恕,才会试此死刑。

  忽听嵩山总殿之上,钟声铮铮大响,连绵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