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抉择(1/2)

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一章:抉择

  黑衣人,司徒雨月也很想知道黑衣人是谁,这些日子她的脑中也在推想,此刻又被提起,她不由说道:“我虽不知黑衣人是谁?但我却可以怎么引出黑衣人!”

  孙谦道:“愿闻其详!”

  司徒雨月指了指瘫在地上的葛雷,说道:“他那日身着黑衣偷袭于我,多半是受那幕后黑衣指使,你们若想知道黑衣人是谁,那就问他!”

  葛雷听到此话,面容之上顿时大骇起来,急声道:“别问我,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志语道:“今日无论你跟黑衣人有无关系,我都要杀了你!”只见他声色俱冷,朝着葛雷走去。志知大师见此,连忙伸手阻拦,叹道:“当年的恩恩怨怨,早已尘封已久。他虽把你推下了悬崖,但这祸福相依,对你来说何曾不是一次福祉呢?更何况,你斩了他一节手指,也算报了那推崖之仇!”

  葛雷萎萎懦懦,埋下了头。志语微微抬头,阳光之下他的面庞虽在岁月的冲击下显得苍老,但看得出依然有几分英俊与潇洒。只听他冷声说道:“不行,今日他必须死!”如果说人的仇恨可以被时间冲淡,但那种仇恨多年后一旦被人勾起,那么这个仇恨非但不会被冲淡,反而变得更加强烈,更加地刻骨铭心。

  志知大师一味摇头,没有再相劝,而他的胳臂依然挡在志语大师的面前,并未动过一分……

  就在这时,场中响起一阵脆弱之音,竟是从空一的怀中传来的。只见穆紫睛徐徐睁开双眸,脉脉凝望着志语,右手颤颤地朝着志语指去。她欣喜过度,也伤心过度。如今她见到了抛弃她们母子的男人,心中却是一点没有仇恨。刚才的话,她虽听得朦朦胧胧,但就算只片语对她而也就足够。自己误会了他大半辈子,还以为他死在了李见愁的剑下,没想到他不仅没死,而且还依然如此在乎着自己……

  她瑟瑟地站立了起来,悠悠问道:“……真的是你吗?”

  志语的身影顿时一颤,却是不敢转过头。他没有说话,若不是今日之事,他今生也不可能见到穆紫睛,更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徒弟竟然是自己的亲身骨肉。这就是命运的戏弄吗?

  穆紫睛已然泪流满面,双目凝凝。凝噎的她仿佛不再是武功盖世的紫睛老祖,而是一个喜极而泣的闺房怨妇。这一切对她来说,来得如此地突然,如此地虚幻。

  她忽然自嘲地笑了,淡淡地说道:“志语……吾……吾,吴……我怎么这么傻,在你刚才一直躲让我的时候,我应该就猜到你就是我的了!”她顿了一顿,双眼婆娑了,轻声道:“怪不得你身上的味道让我感觉好熟悉,好熟悉!我怎么这般地傻……”她自自语,像在自嘲,紫目之中却是充盈得满满的泪水。

  志语的身躯又是一颤,他的心在揪动着,穆紫睛的每一句话都说进了他的心里,说进了他点点滴滴的记忆里。他徐徐转过了头,朝着穆紫睛淡然一笑,这一笑仿佛夹杂着千万语,又似乎蕴含着无限的爱意。

  嵩山的山脚下,又起风了。夏日里的风本是燥人的,此刻却让志语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爽。他没有说话,只是在浅浅笑着,笑得像一个傻子,一只自娱自乐的蜉蝣……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连瘫在地上的葛雷都蹒蹒跚跚地被朱丹青扶了起来。

  志语身形忽闪,众人只是感觉到一阵飓风扑面而来,便见到志语的右手已经掐在了葛雷的脖颈之上。志语的面容很平静,平静像一泓亘古不变的古潭,谁不知道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只听他徐徐说道:“葛雷,孽由你而起,也该由你而终!我该送你上路了!”他的手指愈来愈紧,葛雷的面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