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金尾钩虬(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五章:金尾钩虬

  董永查探了几眼,便收拾起心,继续朝着乱礁湖的西头走去。这乱礁湖为何叫这个名字,只是因为它的湖中怪礁丛生,不少过往的行舟都不小心撞在怪礁之上,船沉湖底。所以,久而久之,此湖四周居民甚少,也便成了梅松四友的居所。传说中这乱礁湖中还又一条硕大的金尾钩虬,此虬长数丈,有尾钩,鱼岐,常常钩取畔上人马以啖之。

  董永不再此地久留,一是因为这几人已死数日,再在这边也巡查不到什么线索。二是梅松四友已死,他心系于婵叶的安危,才行色匆匆,不作停歇。

  凉风拂面,白云飞扬,四处群山尽染,乱礁湖上万里波光,碧水粼粼,翠鸟啼飞,又行了数十里,前头是几间竹编草屋,草屋卧在乱礁湖畔久无人住,显得有些荒芜人烟。

  这数间草屋看来是梅松四友的居住之地了,董永推开了其中一间竹屋,顿时尘埃四起,蛛网垂线,簌簌地扑面而来,看来已这竹屋已好久没有人住,荒弃了太久。董永心中越来越疑,如今梅松四友突然死了,而且死得莫名其妙,也不知这阿婵尚在何处,是否安好?

  就在这时忽听屋外一声狂啸怒吼,天地轰雷,令人振聋聩。

  董永的身形不由一震,连忙转一跃,出了竹屋。只见远处水幕连天,仿佛有着一只异兽在乱礁湖上横扫腾舞,四下水汽滢滢,晨雾逸散。隐约之中,那水影之下似乎还有一位紫衣女子在水面之上腾挪飘飞。那女子身形让董永觉得甚是熟悉,当下足下连点,朝着那水花飞溅之处御剑飞奔。

  “阿婵?”只见那紫衣女子紫绫飘飘,随浪扬舞,不是那于婵叶还能是谁?董永又惊又喜,惊得是她不是被人擒了么?怎么还好端端地在此地?喜得是此刻见她安然无恙,多日心中的担心骤然全消。

  紫衣女子咯咯一笑,眉宇之间向着董永秋波暗度,说不出得柔似水,随后紫绫一收,顺风飞舞,朝着董永而来。行近之时,“哎呦”一声,便玉臂一钩,软在了董永的怀里!只听她悠悠说道:“小鬼头,你可想死姐姐啦!”说着,竟是一直在眨着汪汪地妙眸。

  “那飞鸽传书?”董永怀中温软如玉,心中亦是喜不自胜,但饶是如此也不自禁地问了一句。哪知董永刚一问出,却见于婵叶笑靥连连,掩着樱桃小口,道:“真是姐姐又笨又傻的小鬼头!”董永也是聪明,稍稍一想便知那萤火飞鸽之事多半是她捣得鬼,不过此刻见她好端端的,心中的气恼也是转瞬即逝。

  于婵叶知他想法,只听她娇声道:“姐姐想死小鬼头啦,生怕你不来见我,才使出这一招儿!小鬼头,你可莫怪我呀!”

  董永哈哈一笑,正欲说话,却听于婵叶一声惊呼。只见那乱礁湖上一只长着金色钩尾的虬横空飞滚,汹汹欲来。日出东方,一道金黄色的光线透雾而来,照在这翻滚狂舞的金尾虬的身上,骤然间宛如一条莹莹光的镀金巨龙,穿梭于云雾之中。

  “这是什么?”董永心神一凛,双足生风,怀抱于婵叶朝着远处遁去。

  只听“吭”地一声,那虬的金尾打在了董永原先位子,四周水花狂溅,巨浪飞舞。顿时间,董永只觉地震山摇,似要崩塌。

  “金尾钩虬!”于婵叶咯咯一笑,粉唇附在董永的耳垂旁,轻声道出。董永听到这个名字,不由惊诧了一声,心中奇怪她怎么惹上了这样奇怪的异兽。

  于婵叶知他想法,小声地说道:“传说这钩虬的龙珠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贝,我一人斗他不过,又好想见你,才让你来乱礁湖见我!”她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