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屈的大猫在看他yi样,该死的!那什么鬼的魔印他根本不在意,甚至有些庆幸夏修当时的举止。

  假使没有经历过这段,他也不会知道相爱的感觉是如此好,修行c计谋c策划等的事情是那么的无趣。

  虽然夏修的手法不对也没跟他说,他也担忧自己只是因为魔印的关系喜欢上夏修。

  不过经过了yi小段的时间他也已经想通,夏修说伴侣魔印必须要灵魂契合的人才有办法融入,经过了那么多的契机融入在自己的身体里面,想必尽管没有魔印给他yi点时间自己也能会喜欢上夏修的。

  环住看起来yi脸可怜模样的大猫,劭斐煜在对方嘴上重重点了yi下。

  「我真的没有生气,刚刚会走只是想要冷静思考yi下。现在回来自然是已经思考好了,不要担心没有事情的。」

  「我知道这样不好」被神王亲的夏修没有喜悦,他沉着脸,被人宽恕后反而愧疚更深。

  劭斐煜想要yi头撞死自己了!

  为什么?为什么好好yi个魔尊难过起来会充满萌点?对方虽说是个美人,却也不女气,怎么那浅灰色的眸子闪得他想要扑上去?

  可恶!要是真的扑上去他堂堂神王的威严何在?他的形象即时早已全数尽毁,但主动压倒对方顺毛?

  压倒魔尊的想法yi过,劭斐煜所有的烦恼全冒泡消失了。

  对啊!他怎么会忘记这点?他好歹也是yi届神王,在每人露出如此的眼神无动于衷还想等对方主动来摸摸自己成何体统?当然得趁现在夏修难过的时候展现气势才是!

  满意的为自己的想法按yi个赞,劭斐煜动作俐落的把夏修反压在床。跨上大猫身上,劭斐煜低下头来笑了笑,「是很不好没错,我承认我气过,但却气不久。被白齐那样yi闹说开也好,而且魔印能够让我融入也代表我们十分契合不是?」

  躺在床上的夏修眨了眨眼,微微点了yi下头。

  劭斐煜瞧魔尊楞楞眨眼的模样,那yi颗心立即痒了起来。俯下身子与夏修的上半身整个贴伏在yi起,劭斐煜又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好担心好愧疚?还是你希望当初没有对我使用魔印,然后我们依旧是yi般师徒的关系而已?」

  夏修摇头摇得更厉害,愧疚归愧疚,但yi想到面前的小孩吃不到嘴里,关系又如同先前的样子他就难受。要是神王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肯定又会光着膀子在自己面前晃啊晃,那能看不能吃的隐忍他死都不要尝试。

  劭斐煜挑眉,忍着心跳洋装镇定道:「如果不希望你还楞着干嘛?没看到我都躺在你身上,你好歹也做个回应吧?」

  夏修yi听才恍然大悟,小孩竟然已经贴在自己身上,姿势暧昧。

  41结果你们知道的

  老是害羞又别扭的小孩居然主动躺在自己身上

  夏修眨眨眼,总觉得神王特有夹带的灵气香味环绕在自己周旁,可口得让他想yi口吞掉。

  夏修心态yi改变,脸上顿时出现变化。魔的眼神最初产生变化,无辜卖萌的感觉完全消失,转换成的是yi种野兽准备狩猎般的气质。

  察觉到的劭斐煜警铃大响,貌似情况有些不对。

  本来他“攻”的气场怎么瞬间“受”了?该死的!难得出现大好的反攻机会,怎么夏修yi认真自己马上弱了下来?

  「等等!」感受危险的神王想要起身脱逃。

  「不许!」

  魔尊速度更快,yi把抓住想要站起的劭斐煜,他yi个使力两人的立场瞬间调换,眨眼yi瞬神王已经改躺在夏修身下,翻不了身。

  劭斐煜楞楞地望着上方的魔尊,被反压的他忍不住失望叹息,但却后还是露出笑容。伸手摸上夏修的侧颊,劭斐煜轻道:「好了起来了,既然已经恢复正常就好。」

  「」

  夏修不肯起身,凑上前亲吻神王的唇瓣,让两人体温互相的传流。不想放劭斐煜起身,即使知道对方没有离开的念头——他也不想放!

  经历险些失去珍宝的夏修,此刻他最需要的是黏腻的亲密,肌与肤融合在yi个火炉的热情。

  把神王压倒在床,夏修很乖的按照劭斐煜刚刚说的“做个回应”,顺利的再度把神王给吃乾抹净yi点渣渣都不剩。

  伴侣魔印的事情解决后,解开隔阂的劭斐煜与夏修相处又与往常yi般,甚至说比先前更加的亲密。

  劭斐煜得知自己会克制不住情绪的原因也比较释然,总之在别人面前只要离那魔远点,他的颜面便可以保全。

  夏修也yi样,没有了隐瞒的事情后,相处起来也更加自然,甚至被兄长遗传的恶质的本领都使了出来,有空没空便把嘴巴说不要心里喊要的神王带去房间吃掉。

  而白齐自从那次出现接下来貌似人间蒸发yi样,也没有在出面过,甚至宅子里也不见踪影,问刘婶,刘婶则满脸茫然好似从来不认识白齐这人yi样。

  虽然是不喜欢白齐后来的举止,但劭斐煜仔细想想之前的相处,也觉得对方其实不坏。

  可惜时间点不对,要不然他们应该可以成为好友吧?

  不过也不可能,依照自己的个性想要与魔结交,除了有阴谋的接近夏修的兄长认识,因缘际会与认夏修为师,其他的想要再有肯定不容易。

  yi般的魔知道自己是神王必然是已经逃之夭夭,剩下的则是想要吸取自己的修为,剩下来带着好意的也少。

  望着穿外的风景忍不住失笑,劭斐煜觉得自己犯傻了,他干嘛去想那些?才yi个转世自己非但不杀魔还反而想要结交?真是好笑。

  罢了!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把注意力全放在窗外树旁正在休憩状态的夏修,劭斐煜觉得这只魔真的长得很好看。

  尤其是从强魔脱颖成魔尊后,整个气质搭配上面容,简直让人别不开眼来。

  真是好看的家伙

  「少爷,你在看什么瞧得那么入神?」

  「额没什么,看外面的风景而已。」尴尬地回身瞧后方的刘婶,劭斐煜懊恼地拍头,该死的!自己居然入迷到连人走到自己后面都没有发觉。

  「少爷是在期待到外面的城市吗?别急你很快就要成年了,到时候外面的世界你想要怎么去玩就去玩。」

  「也还好,倒是刘婶等我成年后你还会照顾我吗?」劭斐煜搔搔头,在现世熟人的面前,尽管已经恢复记忆他还是会做出王孟非的举止出来。而且yi想到自己很快要与刘婶分别,真有点舍不得。

  「如果少爷希望我会yi直陪你的。」

  刘婶笑咪咪,内心也很感慨,自己照顾好多年的孩子终于可以获得自由,长年居住在岛上,她几乎已经把少爷当成自己的孩子。

  劭斐煜瞧刘婶温和的笑容,他跟着yi起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他有无尽的岁月可以四处行走,可是与刘婶相处的日子却是少的可怜。

  从来没有急着离开这颗凡星的念头,原因,他找到了。

  接下来他要继续待在凡星里面,与夏修yi起,然后照顾刘婶。

  既然能够认识,即是缘份。

  有些东西不去珍惜,等到想到时才回头都已经太晚了。尤其是人类,看似很长的光阴其实短暂的如同砂粒

  42神王又别扭了

  吃着凡人的食物,玩着凡人所用的电脑。萤幕里认识的人,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短短的时间内劭斐煜体悟了很多,都是以往没有的。

  也因为思维的提升,劭斐煜刻意压抑的修为不断提高起来,短短yi会他已经察觉自己不到yi时辰便会到达元婴。yi旦到了元婴,也会让接受初次改造。知道这部份知识的劭斐煜停下手上的事情,运起修为转身去山面找夏修。

  来到岛上后方,劭斐煜yi见夏修,马上上前,「喂!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夏修没有回应,只是回头过来,用眼神传达出疑惑。

  「就是那个我要到元婴期了,总之你懂我的意思吧!」劭斐煜撇头。

  夏修皱眉,上前摸摸神王的头,「元婴期怎了,为什么要因为这件事情别扭?」

  「我才没有别扭!你才别扭你全家都别扭!」忍不住的把经典的网路用语再次搬到嘴里吼,劭斐煜yi吼当然是立即后悔。

  该死的!不过才在凡间待了十六年多,怎么这么容易被那时的个性及记忆影响!

  还有面前的魔未免也太不开窍了,居然不知道自己在说啥?还说他闹别扭?他才没有!不过是

  可恶!总不会要他主动朝夏修说:“我到了元婴期可以改面样貌,你想要我现在这张脸还是神王那张脸?”说出这话来情何以堪?很丢脸的!

  痛苦地抓抓头,劭斐煜缓下怒气再yi次开口,「夏修!再过不到yi个时辰我的修为马上要突破到元婴,你有没有什么话要说或者是要做的事情?」

  「帮你加油?」夏修眉毛整个拎起来,实在想不到小孩在傲娇什么的他只好猜测。话yi开口,瞧面前的人依旧气鼓鼓的样子他马上知道自己猜错,实在想不出该回答什么的夏修只好继续猜,「护法?抚毛?独处?回房间?还是你想」

  「你给我闭嘴!不跟你说话了——」劭斐煜气炸了!毛yi根yi根的翘了起来——简称炸毛。

  夏修叹了口气,虽然看小孩闹别扭是yi种趣味,不过瞧对方那么生气自己也不好意思享受神王气冲冲的模样。更何况他是真的不懂面前的人到底要说什么。别扭可爱归可爱,难缠的地方还是需要细心的yiyi解开。

  把炸毛的劭斐煜给拉到树荫下,夏修静静地帮对方抚毛,他淡问:「对不起,是我理解不过来,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我我才知道该怎么做,不然我这样空想恐怕需要好久好久才能想出来。」

  「」

  劭斐煜当然不可能因为三言两语而气消,但理智却也yiyi回笼。回归正常智商的神王马上yirz无语,他堂堂yi届神王怎么会这么幼稚?跟人闹脾气?好吧!物件是夏修可以容忍。

  唯yi能够让他完全没有隐藏的人也只有他了,如果连自己最亲密的人都需要挂上面具也太累了。

  在外人面前自己将会是温和彷佛知道yi切的上位者,可在夏修面前,他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