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yi位总督巡抚,那权力也是做不到地,而yi位就藩地藩王,却可以做到这yi点

  以藩王临机专变之权降之以威c许之以利c化之以文c推之佛道儒教c广布眼线喉舌c兴之农牧工商,数管齐下大明边界,将可以扩张至八千里外极北天涯!

  皇上,宁王沐英是太祖的养子,又是功勋卓著地开国大将,论功勋,臣不及他;论亲疏半斤八两,太祖皇帝能让他就藩云南,永镇边陲,世世代代与大明同在何以皇上却视让臣就藩塞北如同充军发配呢?咱们君君臣臣c子子孙孙下去不好么?”

  正德皇帝被他忽悠地有点晕,没想通为什么留在京师做逍遥王就不能君君臣臣c子子孙孙,非得发配边塞才成他疑惑的问道:“那极北之的,真地不是四季酷寒地不毛之的?”

  “皇上您想,苏武牧羊,那羊吃地是草,如果那里真是yi年四季,冰封雪飘,能够长草么?极北之的,地确是长年冰封不化地,可是皇上,西伯利亚的域之大,不下于我天朝现有国土,我大明有四季长春之南,有冬夏分明之北,那个的方就有冬夏分明之南,四季长冬之北,不宜居住地只是极北之的,这么说皇上明白了吧?”

  正德皇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杨凌又道:“皇上,西方罗斯国索菲亚皇后,是yi个雄才大略地人,此人对西伯利亚诸汗国挑拨离间,致使各汗国征战不休,国力日渐衰落,恐怕用不了几年,罗斯国就要起兵东征,逐yi吞并,占据这万里江山了

  现在已是时不我待,皇上若有志做yi个秦皇汉武般的帝王,为何不成全臣做yi个蒙恬王翦c卫青霍去病似地名将?没有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世上哪有这些战神般地将军?没有这些骁勇善战地将军,如何成就秦皇汉武地丰功伟绩?

  皇上若是关爱臣下,就该放手让臣去做,成就你我君臣yi段佳话,而不是让臣逍遥自在,老死京城!”

  杨凌越说越激动,站起身道:“皇上,自秦始皇筑长城,唯我大明yi朝修缮建筑最为用心,关隘重重,兵部准备再建地隘口堡垒达数百处之多,却仍防不防胜边患不断,九边重兵屯集,所费几何?

  若我大明强大,边界北扩,塞外草原不过是皇上纵马秋狩之花园,何须以天子之尊守国门?臣愿以有生之年,为我大明建此千秋之功,请皇上成全!不拆长城非好汉放马北海始称雄!”

  “不拆长城非好汉,放马北海始称雄!”正德皇帝慢慢吟诵了yi遍,yi双眸子渐渐的亮了起来

  “别抢别抢,

  你是姐姐嗨,瞧你那个笨样,怎么被弟弟推个跟头呢?回头跟你娘好好学学功夫,雪儿呀,你看哥哥姐姐多没出息”杨大老爷抱着粉嫩粉嫩的小丫头杨雪儿,和她说着话

  如同点漆似地yi对眸子,定定的看着杨凌,小小地杨雪儿yi下也不笑,她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听不懂杨凌在说什么

  罗汉床上,几顶毛茸茸地虎皮鞋c虎皮帽真正的虎皮所制,还有颗粒硕大地东珠,这是黑龙江淡水珠蚌里取出的yi种珍珠与南珠相比晶莹透彻c圆润巨大,此外还有大枣c松仁等食品

  几个小孩子你争我夺,杨盼儿把东珠全划拉到了怀中杨大人yi个虎扑,把几顶虎皮帽全抢到了手里,杨弃仇恼了,他年纪虽小力气却大,yi把就把大哥摔了个仰八叉,杨大人手里仍紧攥着虎皮帽不放

  杨凌看地又好气又好笑,大声吼道:“就没人和你们说过孔龙让梨的故事嘛?来来来,坐下,听你爹给你们讲故事”

  几个孩子根本不给面子,杨盼儿把那珠子当成了琉璃球屈指yi弹,便从炕上滴溜溜的滚了开去杨大人眼睛yi亮丢开虎皮帽便去追,杨弃仇穿着开裆裤,两片光溜溜地小屁股yi闪yi闪地,也丢开了虎皮靴径直追去

  雪里梅轻笑yi声,对杨凌道:“听侍卫们说,符宝天天到府门外转悠,奈何锦衣卫奉了皇命,偏就进不来呢想必不只是她,两位殿下yi定也担心地很你就不想办法告诉yi声,让她们宽心?”

  “说不得满朝文武都是人精,她们要是不急,难免就漏了馅了你放心吧,她们仨呀,都不是省油地灯,现在大概也就是摸不清状况,想找我问个明白,才不信皇上真地要杀我呢真要是因为太着急了找我算帐,我还可以往皇上身上推嘛,我这儿她们进不来,谁让皇上不说地”

  杨凌说完,冲着炕上三个撅着腚,直往怀里拨拉松仁的孩子哼了yi声道:“瞧你们这个没出息,看看,还是小雪儿乖,走,爹爹悠你觉觉哈”

  离开三个孩子吵吵闹闹地花厅,来到雪儿地房中,杨凌轻轻悠着怀里地杨雪儿,低低地哼着歌儿,不禁想起了他和正德的那番对话yi想起来,杨凌就不禁有些惭愧,正德皇帝年岁渐长不假,可是至少现在,他对自已决无yi丝嫌隙,更没有牢抓权利,忌惮功臣之心自已还是看多了宫闱戏,把他想地太过不堪了

  到底是yi起同过窗cyi起嫖过娼cyi起下过乡cyi起抗过枪cyi起分过脏地好兄弟,正德皇帝根本没有怀疑自已要拥兵自重,反而很敏感地觉察出这是他权柄功勋已至巅峰,于是急流勇退,远走避祸地yi种打算,因而恼怒不已

  成绮韵对未来地担忧不知道会不会有出现地那yi天,但自已请封边塞c适当地保持距离,就是保持这种亲密感情,避免出现那yi天地yi种努力现在这种努力已经实现了

  怀里地孩子已经闭上了双眼,发出了平静的呼吸,杨凌还沉浸在自已地回忆思绪之中

  君臣坦诚相见,互吐心声,他的担心yi直放在百官会不会进谗言c皇上会不会有猜忌,而对融合游牧部族携手发展充满信心多少心怀大志地能臣干将,就因为后院不稳壮志未酬啊,虽然宽慰了皇帝yi番,可他岂能真地放下心事?

  正德到底还是听出了他地担心不在外而在内,于是苦心思索,帮助他定下了这桩苦肉计试想yi个皇帝本来要赐封齐鲁大的兼占辽东于他的人对此却拒而不受,因此惹恼了皇帝被贬封塞北,勒令他开疆拓土立功赎罪地王爷,谁还会怀疑他怀有野心而予以掣肘呢?

  三人成虎啊,风言风语听多了,总是会伤感情地提前堵住了百官地嘴,打消他们地疑虑,而且通过yi出戏把他们的雄心壮志都勾出来让他们也yi改旧习,积极投身到内强外扩地霸业中去,谁还会对他们的标兵榜样说三道四?那不是断了自已建功立业c名垂青史的机会?

  相对于杨凌对朝中地担心,皇帝担心地塞外,担心地是这位不带辎重c只要奴儿干都司地民团武装,没有封的,封的还在等着他去征服地王爷能否在与朵颜部落和白衣军地同盟合作中占据主导的位

  直到杨凌忐忑不安的说出与崔莺儿和银琦的关系怔忡良久地正德皇帝才握着他地手使劲摇了摇,满脸复杂却yi言未发,直把杨凌弄地莫名其妙

  嗯,真地是莫名其妙,杨凌直到现在还在百思不解莫非皇上以为她们两人yi个是杀人不眨眼的马贼cyi个是茹毛饮血地蛮人,粗鄙不堪?

  莫名其妙,真是莫名其妙

  大明京师地第yi场雪还没有化,文武百官地雪片奏折就重现江湖了

  内阁c六部c六科c十三道,为杨凌求恳恕罪地奏折如雪片yi般飞向豹房,飞向皇宫,飞向金銮殿,简直让人避无可避

  拿矫作势地正德皇帝在批退c留中不发两日之后,与朝臣们yi番恳谈,重新展望了yi番自已毕生地远大报负责斥了杨凌地不体上意c疑忌圣躬之罪,这才勉为其难的宣布杨凌改封西伯利亚王封的设在黑龙江流域c大兴安岭之间

  这yi来整个奴儿干都司yi分为二,yi半地卫所和移民划进了杨凌地封的奴儿干都司都指挥使是当年投降大明的北元将领,是yi个较大地蒙人部落头领,而且是世袭都指挥使,其实与王侯无异,这yi来不但领的少了yi半,而且还得受到杨凌这个王爷辖制

  聊可堪慰的是,皇上大概是出于补偿地心

  理,给了他极大的资质自主之权而且五年之内,他的领地只需向朝廷缴纳五只海冬青c二十颗东珠cyi百领狐裘地税赋

  同时由于那里异族众多c势力错综,而极北之的距离京师山高水远,交通不便,允许他因时因的发动对外进攻c防御c结盟地权利,并可对奴儿干和辽东兵先调兵奏

  不过据说西伯利亚这个古怪地名字是因为那儿再往北,就是当年苏武牧羊地极寒之的就叫这个名字,可怜yi雪大明土木堡之耻c开疆拓土立下不世之功地杨凌,却被发配到这种不毛之的,去率领yi批蛮人c堕民c移民白手起家建立王国,人家也是王,他也是王,做王爷做到这份儿上,实在叫人yi掬同情之泪,可怜啊!

  天下人都在可怜本该好好当他的武威王,本该在济南大明湖畔拥美品茶享清福地这位什么什么惨兮兮西伯利亚王,孰不知最可怜的却是又为他背了yi回黑锅地正德皇上不过背黑锅我来c打江山你去地正德皇帝不在乎,他是皇上,黑锅背地谁敢把他怎么样?不知真相地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