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发现了(2/2)

加入书签

  卓少淳嘴角泛着不为人察觉的冷冽,他打开车,整个人靠在车口处:“不听他的鬼话,从来只会相信自己。命运在自己手中,傻瓜。”

  蔚靑看着卓少淳有些发怒的样子,“但我们曾经有过那么的过去,所以,的确不能太大意……”

  卓少淳盯着蔚靑的脸很久很久,那种眼神让蔚靑看了有些头皮发麻,他的眼神仿佛洞悉点什么,但蔚靑宁愿自己是错觉,只不过为什么,她总有种越看越怪异的感觉。

  “蔚靑,我一直都相信你,为什么不相信你自己?”

  卓少淳说这句话时,蔚靑心灵上面的确有震撼,她低头上车,静静靠着窗边,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招家。

  喷水泉边停了很多辆名贵房车,

  今天的招家异常热闹,因为有友人来访,所以办了个小小的酒会。

  年少时的几个朋友都过来了,都是一些招家的熟人,众人济济地聚在一堂,大家多年没见的一场宴会,何妙然聊了很久才看见一直站在边上手里拿着酒杯的连城玉,她站在花园的边上,似乎在寻找着谁。

  “阿玉,你来了?”

  连城玉雍容的装束,让她今天显得像个优雅的贵妇,而不是平时的犀利女强人,听见何妙然在叫自己,她收回了四处寻找的视线,看着老朋友走来。╔?╗

  张开双手,两名老朋友互相拥抱了一下,脸上的沧桑染出笑,何妙然率先打破这种局面:“小辛还没回家,就我们几个老友聚个旧。”

  连城玉随即挂起笑:“没事,我只是看看而已。不是来找小辛的。”

  何妙然看见她不肯承认,也无谓揭穿,的确小辛和连城玉一旦聊起来,比她这个亲妈还要投契,不得不说心里还是有些吃醋的。

  这个小型宴会一直到日落西山,大家准备纷纷离去之际,招雪辛终于回家了。

  连城玉虽说和大家一起聊着,但是一旦看见招雪辛不由得双眼发着亮光。好像透过招雪辛看到了她小腹里的娃,安然无恙般。

  别怪连城玉,她实在念着招雪辛肚子里的小家伙,那可是她一未成型的小孙子。实在念得要紧,还是忍不住过来瞄了一眼。

  招雪辛拿着手袋,看上去样子很累很累,何妙然看见女儿回来了,拢紧身上的披肩对她点头:“小辛,快过来见过阿姨们。”

  几个阔太都纷纷对招雪辛的相貌赞不绝口,招雪辛掠过众人的脸色,突然停留在连城玉身上,顿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

  “连阿姨……”

  连城玉怕自己太过渴望的目光吓到了她,忙收回自己的眸光,像普通长辈一般向着招雪辛颔首:“小辛,终于忙完了?”

  “是的。”招雪辛没料到连城玉会来招家探望自己,虽是聚会,实际就是观察自己怀孩子,到底稳不稳。

  临走时,何妙然带着招雪辛送客,大家走到喷水池旁边,连城玉趁着何妙然在招待其他女人,她走到了招雪辛面前:“小辛。”

  “连阿姨。”招雪辛面无表情,她不知道连城玉今天来凑什么热闹:“其实你不用担心我,我会对它很好,一直都很好。

  连城玉听到她的保证,直放下心来,犀利的神情不再:”小辛,在这件事上难为你了。我也知道的。“

  ”放心,“招雪辛小手按在自己还算平坦的腹部上:”为淳生下一个孩子,我

  是心甘情愿的。

  “喤碰——”

  后面响起了跌东西落地的声音,招雪辛和连城玉不约而同地往后面看去,只看见何妙然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

  招雪辛没想到母亲会站在后面,她也顿时慌了起来:“妈?”

  “怪不得,怪不得我一直觉得最近你奇奇怪怪的,原来你——”何妙然这次再也拢不紧肩上的披肩,任由其滑落,跌在鹅卵石上——

  招雪辛左右看了一眼,她快步上前,双手扯住母亲的手臂:“妈,求求你,这件事是小辛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不关其他人的事。”

  何妙然实在气得不行,但是向来温文的她实在无法推开可怜兮兮的女儿,只有闷闷生着气,转身走回别墅里。

  招雪辛看见母亲神色奇异,心慌之下紧紧跟随。

  回到房间,“碰——”一下关上门,招雪辛对着母亲直直地跪了下去。

  “妈。”

  何妙然脸色一黑:“别叫我妈,你这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你明明知道——”

  招雪辛双手抓着何妙然的手臂,轻轻摇着:“妈,原谅小辛这一次的自私,我真的很想很想拥有一件属于他的东西。还有,这件事不能够公开。我不想影响到淳的一切。”

  何妙然看见女儿如此痴迷,她的表情从愤怒渐渐变为哀伤,继而捶首跺足起来:“小辛,我的好女儿,以前到现在,那个男人根本不爱你,为什么你还在那么执意地等待着他?苦苦为他守着那么一个秘密?”

  何妙然从来没有试过如此悲伤,她有种怒其不争的怨气。

  “要知道,那个男人早已经把以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你自己一直守着,

  傻女儿,为什么你那么傻,为什么你会做出这种傻事!我这个是前世亏欠了谁的债啊?女儿像被鬼附身一般——”何妙然一边说着,她的情绪慢慢高涨起来。

  然而,这一番话同样让招雪辛不好受。

  沉默良久,再抬起头来,招雪辛的冷艳的脸蛋上,早已经布满了泪痕。

  她跪在那儿,不愿意起来,死死拽着何妙然的手臂:“妈,你不要管小辛,我知道,他的那段遗失的记忆里,早就没有了我的存在……”

  何妙然看见女儿一直跪着,不愿意起来,她也老泪众横,按着招雪辛的手:“女儿,你这么是何苦?明明知道那男人心中没有你——”

  “不是的,妈。”招雪辛扬起脸,泪花滴滴落在地面上,“其实我的印象一直存在他的记忆中……你看见蔚靑的样子了吗?”

  ------题外话------

  题外一句。一对男女,男俊女美,身体健康无比。但孩子染色体出错,出生后心脏出现了三个孔,手术n次。这是浅浅身边发生的一真实案例,不是编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