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一对不一般的母子(1/2)

加入书签

  看着夏伊朵跟夏宝贝的背影,娜娜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恨恨的回瞪了夏擎天一眼,口中还在埋怨,“臭男人!”这个臭男人说的到底是谁,恐怕也分不太清楚。

  而夏擎天见娜娜生气,只能万分无奈,“这——”这跟他也没多大关系啊,说到底,都是那个翎羽!

  于是,夫妻两头一次心有灵犀的默默的在心里暗暗诅咒了翎羽一遍。

  牵着夏宝贝的手,看着那扇尘封已久的房门,夏伊朵忽然有了一种近乡情却的错觉。

  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走上前去,当手掌贴在房门上,扭开门把手的时候,夏伊朵忽然很想哭。

  看着房间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所有的事物都保持着她离开时的模样,完全没有动过,但是却非常干净整洁,可见房间内经常有人收拾。

  松开牵着夏宝贝的手,夏伊朵走上前去,梳妆台上放着一把桃木梳,夏伊朵将它拿起,握着那把梳子,她忽然产生了几分恍惚的神色。

  梳子上并没有头发,光秃秃的放在那里,她有些感伤的摸着梳子好一会儿,这才将其放入了梳妆台里的柜子里去。

  那一刻,她的脑子里突然有丝恍然,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清楚后,夏伊朵就将这事儿丢到脑后去了。

  晚餐,照例是王嫂下厨,只不过娜娜想学厨艺,就跑去厨房跟王嫂讨教去了。

  很快就可以开饭,夏宝贝早已端端正正的坐在了餐桌上,胸前还系着餐巾,雪白的餐巾衬着手上拿着刀叉的夏宝贝更为可怖,应该说是古怪,不管如何,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拿着刀叉比划来比划去的模样,确实是有些古怪的。

  “叮——”又是一声刀叉相互交错后发出的清脆响声,夏伊朵看着拿着刀叉不断比划不已,好像对方是那刀下亡魂一样的夏宝贝,不由得头疼不已,下意识的就想夺去他手中的危险物品,“宝宝,快吃饭了,别再这样玩了,你这样很危险,你知道么?”对于这个儿子,夏伊朵可谓是操心又劳力。

  “不要——”夏宝贝快速的躲过夏伊朵伸过来的魔手,对于自家娘亲说的话则是一概不认同。

  夏伊朵还待再说,却只听夏宝贝幽幽的飘出一句,“娘亲,你不会抢小孩子的玩具的对不对!?”

  夏伊朵的手在半空中怔住,就连神情也有片刻的僵制。而夏擎天原本还安心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商业报纸,听见夏宝贝这句话,那戴着的金丝眼镜也有差一点掉下来的冲动。

  你能想象么,你能想象么!?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用十分鄙夷不屑的目光看向他的母亲,然后慢悠悠的说出这句好像是‘你拿我的东西,你就是抢劫犯!’一样的话语,夏伊朵几乎快重伤。

  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继续拿着刀叉比划的夏宝贝,夏伊朵将一口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那拳头紧了又紧,紧了又紧,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