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第一百章 伤心和隐忍(1/2)

加入书签

  我帮着他小心的把画收起来放回去,然后跟他道别。

  我才走了两步,他忽然上前来抓住了我的手,他的神色有些惶然,我不禁奇怪。

  第一百章伤心和隐忍

  “我看看你身体怎么样。”他已经搭着我的手诊起脉来。

  他若有若无地吸了一口气,我忙问怎样,然后去看他的表,他却已经闭上眼睛。

  良久,他才睁开眼说,“那些药,有些效果,可是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

  我已经笑起来,“没关系,我一直都是这样子的。”

  他是一早就知道我身体不好的啊,哎,今天的临渊有些奇怪。

  等到了落雨阁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屋里的光线更是昏暗,外面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她们肯定以为我睡了。

  我就着屋里的水擦了一把脸才打开门走出去。

  一出去就看到江阔负手站在堂屋门口,一众小丫头规矩的候在一边。

  黄昏并不很强的光线里,他着一身宽大血红的新装,身材修长而挺拔,负手站在门口,几乎挡去了大部分的光线。

  这个男人,真是个好命的男人,那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可偏偏他爱的那个,却再也回不来,于是他可怜到要找个替身来的地步。

  可是我却不可怜他,心底有的是莫名的委屈,酸楚和怨恨。

  我不会去问他。有很多事是不能问出口的,即使彼此心知肚明。

  难道我问他,“江阔,你爱我吗?”

  他或许会说爱,或许不会,可是意义不大,因为我知道那都只是欺骗。

  或者我问他,“江阔,我只是一个替身吗,冷香公主的替身?”

  他会怎么回答我?他大概会恼羞成怒,迁怒于我。

  不过是给彼此徒增难堪而已。

  爹爹从小就教导我,君子不强人之所难。所以我不会问让别人难以作答的问题。

  我们不熟,不熟以直不讳。是的,此时的他是陌生的。

  陌生到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为了不太过失态,我只能把心里那些东西藏起来,譬如眼前这个说爱你的男人一直在骗你,譬如眼前这个男人只是把你当替身,譬如这个人为了找一个替身,谋划了良久,最后拆散了你和博文……

  有太多太多一看到他就会涌出的想法我只能拼命的压制,假装视而不见,不然我肯定会忍不住,忍不住在他面前大哭大闹起来仪态全失,或者上去不自量力的打他一个耳光,结果把自己害得更惨。

  他不爱你,你什么也不是。

  他不在乎,你再怎么闹也没有用。

  他不爱你,你要爱自己。

  我觉得自己要哭了——不,我已经哭了,我的心在哭泣,可是我的笑容很灿烂。

  “夫人——”旁边有丫头看到我出来,唤了一声。

  他闻声转过身来,脸上都是笑意,却似乎又有一丝紧张。

  他说,“你起来了,睡得好吗?”

  眼睛一阵酸胀……他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温柔,这么好,好到让我以为我是真正被捧在心间的那个人。好到让我不自禁忘记自己是个替身。

  偶尔也提醒一下我,让我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不然我哪一天了,忘了自己的身份,自以为是,那可怎么是好?

  他已经朝我走来,眼里染上了不解,“睡得不好吗?”

  我抿了抿唇,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却是满嘴的苦涩,“好。”

  他走过来捧着我的脸看了看,眉头又皱起来,“眼睛怎么这么肿,你哭过?”

  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