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1/2)

加入书签

  “‘谍部’当初成立是为什么?你比我更清楚,不过是为了找他心心念念的女子。只要它在一天,江阔就一天忘不了过去。你不会希望它一直存在吧?我这是在帮你。”

  “……我明白了。我需要做些什么?”

  临渊的嘴角溢出一丝难以觉察的笑意,就像看到鱼儿上钩的渔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不需要做什么。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的手下,配合他们就行。这个以后会有人告诉你。日子还那么长,你不用急。”

  叶芙最后思索了一下,再一次确认:“你确定他能爱上我?”

  “你可以不相信我。”

  “……不,我相信你。”

  当然。

  江阔所说的部规处理就是不给她留活路:她当众忤逆他的意思,就是死罪。

  临渊将她救出,给她活下去的希望,除此之外,她还能有什么选择?

  “好,那你现在就离开吧。”

  临渊一拍手,有影卫一闪而出,单膝跪地,等待吩咐。

  “带她回京。”

  “是,主上。”

  “按照他说的做就好。”临渊转头对叶芙道,“上路吧。”

  “……我想再去看他一眼。”

  “好。”临渊面色平静,“既然你想死,我不会再派人去救你。”

  “……好吧。”叶芙眼里浮起泪光,“我这就走。”

  临渊一挥手。

  一黑一粉两个身影从暗门消失。

  烛光闪烁。

  临渊看着窗外微叹一声,走至里屋,将那个装着画轴的乌木匣子取出来,手搭在开启的机关上,闭上眼睛,又是一叹。

  良久,终于轻轻一扳,盒子打开。

  临渊伸出手去,并未拿起画轴,而是从里面取出一个四五寸大小的红木漆锦盒。

  他轻轻摩挲了几下,放在桌面上,一扳,黄色的缎布底称,托着一块通体盈润剔透,洁白无暇的半圆形东西。

  凑近一看,却是一块晶莹剔透的上等美玉,仔细看来,上面还雕刻了层层叠叠的图案,雕功精致,图案精美,却是菊花的图案。

  只是这图案并不完整——从中间断开了,一块玉分成了两块,菊花的图案也从中断开来。

  多么高贵纯润不可多得的美玉,却从中间断开了,好不可惜,让人忍不住思索另外那一块去哪里了?

  他伸手从锦盒中取出美玉,握在手中,细细的摩挲断裂的口子——那么整齐,那么平滑,对半平分,

  对半平分,一点也不像无意间砸坏的,倒像人刻意而为之。

  这时外屋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临渊一愣,屏神听了一听,遂放松下来。

  果然,不多时就传来一个男子的低沉声音。

  “公子,义诊的车马已经等了四天了,您是今夜就走还是……”

  临渊紧握着残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香儿……对不起……”

  对不起,竟然因为这样或那样的事,耽搁了要为你做的事。

  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一

  江岩轩。

  内室。

  昏黄的灯光,大片鲜红的衣裳几乎覆盖半个密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