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易碎的地牢(1/2)

加入书签

  他生生的止住了脚,可是这让他更愤怒。

  明明知道那是假的,明明知道她说的话都是骗人的,可为何还是忘不了,为何还是那么在意?

  他站在原地,身体僵硬的停了几秒,想要压下心里那种欲破体而出的愤怒。

  第一百二十四章易碎的地牢

  地上的人等了一会儿,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可这没让他觉得庆幸,反而越紧张起来。

  这次失职,主上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惩罚他呢?三夫人叶芙是什么人?单单她是谍部的人,知道谍部许多秘密这一条,放走了她,就足以让谍部被江湖纷扰得不得安宁。

  江阔看着眼前这个全身肌肉紧张的属下,几不可闻的笑了一声,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很怕我?”

  “回主上的话,属下,属下……”他跪在地上支支吾吾不知怎么回答,生怕一下子得罪了主子。

  男子急得满头大汗,这么多年了,他已经习惯了主子的脾气,主子打人杀人从不多说一句话。他看惯了很多,几乎可以从容的面对生死,可偏偏这样的问题不知如何回答。

  “回答我的问题!”江阔冷喝道。

  “属下,属下……”男子一急,下意识地拿眼睛去瞟月儿,见月儿正向他轻微的摇头,他顿时明白了,连忙再拜下去,“属下不怕。”

  话音未落,一声怒吼忽然响起,“说实话!”

  “是。属下怕!”男子被吼得一下子说出了心中所想。

  “我就知道。”江阔冷下笑一下,顿了顿又问,“那你们会因为我的残忍离开我吗?”

  这是什么话?男子一下子清醒了,抬起头眼神坚定地看着他,“不会。主子做这一行难免遇到一些欺软怕硬的小人,主子虽然从未多说一个字,但属下们都知道,主子从不毫无理由的欺负一个人。主子对属下有有义,我和兄弟们都敬重像主子这样的好汉!我敢担保,不止我,就是部里其他的弟兄们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实话?”

  “是实话!”男子以叩地,“属下愿以性命担保!”

  江阔将头仰起,闭了闭眼,一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好。”

  你看,郑寒玉,谁会离开我,谁会因为我的残忍离开我?只有你啊。我的残忍从来都是对外人的,这样也不行吗?就连属下都能懂我,你却不愿去稍稍了解我?也罢,想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

  他已经彻底冷静下来,转身往太师椅上一坐,眼神犀利的看着跪在眼前的人,用一贯冷静而严厉的声音问道,“部内犯规的人不得与府里受惩罚的吓人一起关押,你们是这么做的吗?”

  “是的,那天从夕阳湖回来之后我们就将她关在了地下牢房里,按照部规忤逆主上是死罪,可是月儿姑娘说让我们等等再执行。后来一直没收到指示,所以就拖到现在。”

  江阔眯了眯眼,这么些天,很多事都是月儿在帮着打理,自己浑浑噩噩倒不知道都做了些什么,竟然忘了问起这件事。

  他将目光投向月儿,“你怎么解释?”

  “少爷……”月儿低着头,稍稍犹豫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