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么卑微2(虐)(1/2)

加入书签

  于是小孩们变本加厉,泥巴,树枝,石子……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一股脑的扔过来。

  那么耻辱,那么痛,可是她竟然恨不起来。

  他们都只是贪玩的孩子,不会懂得大人的心思,不会懂得什么叫做侮辱。

  因为不懂,所以才可以无所顾忌的伤害。

  他们的父母以为她是疯子,是傻瓜,不懂得什么叫做寡廉鲜耻,于是纵容孩子……故而也不可恨。

  他搂着他的新人面无表地走过,任由众人对她辱骂击打,头也不回,可恨么?

  也不可恨。

  谁让她不是那个,与他比肩而立的光鲜女人呢?

  不恨……只是悲伤。

  那天在大街上,那个试图靠近她的妇女是被怎样对待的?

  暗卫一脚踢飞了她!

  她虽然不赞同这样的做法,但终究明白他是在护她。

  而今……

  她转头去看那双红色的无动于衷的背影……

  明明那无动于衷这么刺眼,这么让人心疼……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还不够绝望,竟然还不想放弃……难道还不够疼痛?

  “等等……”她不知道疼似的爬行过去,以极卑微的姿势抓住了男子大红的喜袍。

  她的手很脏,在喜服上一抓一个印子。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被踢开——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寒玉也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男子竟然没有动,甚至站在原地,任她拉着。

  她拉着她的下摆。手里一点点攥紧,声音里竟然带了前所未有的茫然、无助、痛苦和绝望。

  “江阔,告诉我,我爱你吗?”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个疯子无疑:竟然会有人问这种问题。

  怎么听怎么有病。

  江阔却没有动,他灵敏的捕捉到了她话音里的颤抖和痛苦,这意味着什么?

  “江阔。告诉我,我是不是在爱你,我是不是爱着你……你感觉到了吗?”

  女子继续急切地问起来,她的语气越加痛苦了,眼泪一连串的掉下来,仿佛那是一个纠结得能要了她命的重要问题。

  我从未感觉到,他忍不住在心里答道。

  她仰头看着他的背影,睁大了泫然欲泣的眼,一眨不眨。无比认真的看着他,等待着。

  没有转身。

  没有回答。

  她眼里的光亮一点点消失了,渐渐放开了他的衣服,伏在地上低低的哭泣起来。

  那嘤嘤的的哭声不大,却偏偏令闻者无不动容。

  那样的哭声,自心底。来自灵魂。

  这一次,是真的伤心了。

  没有人再笑,场面很安静。大家都以悲哀的眼神注视着,有些心软的妇人甚至转回身去莫名的抹眼泪。

  良久,她终于抬起头看他的背影,不哭,笑了。

  她说,“我知道了。谢谢你,江阔。谢谢你告诉我答案。”

  她知道什么了?他什么都没说,她知道什么了?

  她却不再纠结这问题,仰头看着他,笑得很真诚又脆弱。她说,“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男子还是没动。

  女子倔强的仰着素白小脸,淡笑着说出有生以来唯一一句超越底线的话来。

  “江阔。如果我跪下来求你。你会原谅我吗?”

  江阔的背影重重一僵。

  他应该知道骄傲的她。说出这句话,花费了多少勇气。

  可是他还是没说话。

  就在大家以为又要漫长的地等下去的时候,女子却没再让人等很长时间。

  她不敢再等,她终于还是不足够勇敢到,等着他亲口践踏自己的尊严。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如果这时候她再等一瞬,只是一瞬……一切就会与众不同。

  可当她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她终究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不知道是因为体力不支还是摔疼了脚,身体摇摇晃晃。

  可她终于站稳了,站得很直,很直。

  即使一身泥土,满脸泪痕,却再不带一丝落魄,与刚刚苦苦哀求的女子判若两人。

  没有人会再觉得她是个疯子。

  她对着前面一双相携的背影,笑,语气淡然,一字一停,“我知道了,江阔,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知道,你不爱我,我不爱你,我用尽全力也得不到你的谅解……”

  ……你不爱我……我不爱你……我用尽全力也得不到你的谅解……

  明明应该微笑着说完这些话,可是笑的时候,眼泪还是止不住掉下来。

  是因为我笑的太用力了吗?

  幸亏,他自始至终背对着她,看不到这泪。

  她继续道,“江阔,你是第一个让我抛弃自尊的人,我不后悔,但也不会再做第二次。”

  “沈小姐,你很漂亮。惊扰到你很抱歉。”

  “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她说完冲二人微微行礼,旋即转身离去,不带一丝犹豫。

  好在身后的一切似乎并未因为她的出现有什么改变,她听得那人携了新夫人跨门槛,喜娘高声叫唱着,众人也渐渐说笑起来……刚刚那一幕,就像个梦。

  不,一切都像个梦。

  就像她竟然会有一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