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以身试病(1/2)

加入书签

  第二日,大棚里传来几个人的死讯,据说死状尤其恐怖,他心里有些动摇,却不曾改变主意。

  寒玉仍然未来,他没有改变心意,心中愧疚,忍着不去见她。

  谁知第三日就出事了。

  一个小兵急急地跑着进来冲他喊,“公子!公子!郑姑娘好像染病了!”

  “什么?!”

  晴天霹雳!

  他急匆匆往她房里赶,犹如遇到世界末日!

  怎么会感染上?!

  明明给她用最上等的药物,最好的防毒面罩!

  平日里从不让她接触病人,她用的东西都是命太守从城外带回全新的!

  她吃的东西在最干净的地方煮,就连一丝灰尘也没有机会沾染!

  她怎么会感染了?!

  她竟然感染了!她竟然感染了!

  我该怎么办?

  卧室,那人状似悠闲地斜靠在床头,见他来了,露出一个高兴的表来!

  他却高兴不起来!

  他赤着眼大步走到床边,将她从被子里扯出来。

  她护着脖子的位置道,“小心点,别碰到我!”

  他根本没听到她的话,只看着眼前那大片大片的溃烂,又心疼,又自责,又着急,心都在滴血!

  第一次,理智全无的哽咽起来。

  他试图将她搂在怀里,低语。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应该把你拖走!我应该带走你!”

  “我为什么要陪你留在这里?!留在这个肮脏的地方?!我活该!我活该!”

  他的话音里的哽咽让她倏然一惊。

  她眼里的临渊从来不会失态,更不要说哭泣。

  她一手护着伤口不碰到他,一手将他推开,不无责怪的道,“临渊,我可是病人!你想被传染么?”

  “我不怕!”他恨恨地道,“你都……”

  他想说的是你都这样了,我怎样又有何关系?

  他正是这样想的,他惊觉她的存在对于如今的他来说。是全部!

  可是话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她的语气?

  她说那话的语气?

  好像被感染是件很不错的,很庆幸的事!

  他僵硬的放开她,呆呆地看着她的脸。她果然笑得……很奇怪。

  他僵硬地再去看她脖子上的伤口……与病人不同,似乎有小片的肌肤是被刀片所伤!

  再去看脚,手……有一只有伤,有一只没伤,但是都感染了不同程度的溃烂!

  似有十分明显的……对照意义。

  一个疯狂的念头闪过。

  他忽的后退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是故意的?!”

  她躺在床上,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嘿嘿的笑起来,“怎么样?我说这病是从伤口感染的吧?”

  “从割烂的地方感染的比较快。没割烂的地方则慢些……”

  “你给我闭嘴!”临渊一把握住她的肩,眼睛死死地瞪着她,目眦欲裂,语无伦次,“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怎么可以用自己去做实验?!

  她怎么可以为了逼他做决定而不顾自己的死活?!

  她怎么可以用刀片生生割了自己的血肉。再抹上病人的血脓?!

  她不是很害怕吗?!

  她不是很恶心吗?!

  她怎么可以对自己那么残忍?!

  她怎么可以对他这么残忍?!

  这个疯子!

  这个疯子!!

  这一刻他是那么恨她!

  寒玉被他的神色吓得愣了一下,随即又咯咯的笑起来。

  “哇,那么温柔的临渊也会凶人。原来天下的男子都一样。”

  “闭嘴!”临渊看着她闲话家常的样子,更急更恨,一字一顿地质问,“郑寒玉!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不治之症?!”

  那“不治之症”四字从牙齿里低低挤出来,带着哽咽和颤抖。带着不忍的意味。

  似乎主人都不忍心说出这样的字样。

  寒玉像个小女孩般天真的笑了,“才不会呢。临渊最棒了,临渊会救我的!只要临渊将我身上的坏肉割掉,再长出新的来……”

  “你给我闭嘴!”临渊大吼一声,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

  “你这个疯子!你不就是想逼我么?我告诉你,你不会得逞的!我不会救你的!”

  “我绝对不救你!我要看着你长蛆!看着你长脓!看着你……”

  “呕……”她忽然伏在床边呕吐起来。

  你看看。明明自己那么笨,那么怕,却还做这种傻事!

  明明连听到那种东西都会反胃!可她偏偏要让那种东西长在身上!

  他心里又酸又疼,那些因为急怒涌到嘴边的字眼,一个也说不下去。

  他甩袖出门。嘴里恨恨念叨,“我绝不救你!”

  “我已经感染了两天多,”她在后面低低的笑,“或许明天就长虫虫了哦!”

  两天多?也就是说她在他拒绝替病人割肉治病之后的那夜,小兵看到她在大棚门口,原来不是去看病人!

  原来是去把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