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两难(1/2)

加入书签

  “刀子……剪子……”临渊有条不紊地将东西从女孩手中接过,放到火上烘烤。

  另一个女孩将烘烤好的器械、纱布放到床边易取的位置来。

  寒玉自是从没见过这架势,想到这些东西待会都要被用在自己的身上,渐渐地有些害怕起来。

  会流血么?会流很多血吧?会很疼吧?

  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尽力使自己的语气淡然些,“那个……临渊啊……你是要给我割肉对吗?”

  这完全是句废话。

  这不就是她想要的么?

  临渊头也没抬。

  恩……她也知道是句废话。

  她又犹犹豫豫地问,“临渊啊,那个,你听说过麻沸散么?”

  临渊知道她在紧张,可是心里仍然恼恨得紧,不想理她。

  可她那副掩饰不住的异样表让他心疼不已。

  于是他不冷不热的讽刺道,“你跟华佗还挺熟嘛。”

  刮骨疗伤是华佗明的,麻沸散是华佗明的。

  没错,她现在还真想都用在自己身上。

  两个女孩呵呵的笑起来,被临渊瞪了一眼没声了。

  她怎么觉着这两个小丫头像是他自家的,而且还是贴身丫鬟那种?

  动作那么默契,麻利……恩,可是临渊家不是在京城么?

  她赶紧拉回自己的思绪,认真的想了想,有些失望的自己答道,“好像失传了。”

  临渊没理她,继续着准备工作。

  过了一会儿见她颇为惆怅的样子,不忍心,又道,“待会儿给你点穴,你不会感觉到疼的。”

  她转过头来傻傻的看他,“我会昏过去么?”

  他教了她一个月,她连这个都不知道么?!

  当然不是!

  这是太紧张。开始自我逃避了!

  自找的!

  临渊红了眼,背过身不理她。

  刚刚那小丫鬟答道,“是的,姑娘。你会昏过去……弄完了,你又会醒过来。”

  就怕醒不过来……临渊在心里说。

  “哦……”

  她应了一声,重新看着房顶,不知道在想什么。

  准备工作很快便做好了。

  临渊看着床那边的人,心一点点收紧。

  他知道她紧张,可他比她更紧张!

  如果不成功,便是他亲手将她杀死,到时候他该如何自处?

  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无论救不救都是!

  谁能想象,要亲手将自己所爱之人的肌肤。一点点的凌迟?

  这样避开众多血管的凌迟!必定每一瞬心都在颤抖!

  她随时有可能死在自己手上!

  可他偏偏不能不做,因为不做的就意味着让她长蛆!让她死于蛆咬!

  她那么干净的一个女孩,肠胃又不好,看到血都会晕,想到蛆会吐!

  让她被蛆拱死?

  他还能怎么选?!

  她在逼他!她处心积虑的逼他!

  她就是那么残忍!对他这么残忍!

  她一点也没考虑他的感受!

  不!不!不能想这些。

  你一定可以的!

  “公子?”

  “恩。”

  深呼吸一口。走近床,打算跟她说点什么。

  她已经收回视线,向他看过来,面上不再有紧张之色,嘴角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

  那眼眸里藏着的思绪,有一抹叫做信任。

  那信任让他心里一暖。

  她看着他,笑容渐渐荡漾开来。特别唯美。

  “临渊,你肯定可以的,我相信你。”

  她在笑,眼睛里却染上一抹泪光。

  她顿了顿,憋回哽咽的声音,然后语气里带了些小孩子的蛮不讲理。

  “你一定要救活我。不然我变厉鬼来害你。”

  她的死活,不只关乎她,更关乎到四千多患者的生命。

  所以哽咽。

  临渊艰难的一笑,眼睛也跟着湿润了。

  他紧紧握住她的手,看进她的眼睛里。一字一顿,掷地有声,“我一定救活你。你如果死了,我去阎王殿里抢你。”

  寒玉破涕为笑,缓缓的闭上眼。

  临渊在床边愣了一下,千般思绪心头走过。

  其实他们都清楚最可能的结局。

  如果不成功,这便是两人的最后一面……

  不,不,他不能这么想!

  他终于狠下心,抬手向她昏睡穴点去。

  手指到她身前一寸,她忽然又睁开眼睛,眼泪从美丽的眼角流出来。

  她说,“临渊,如果我死了,姐姐的……”

  “闭嘴!”他严厉的斥责,怕她放弃。

  “我不会替你做什么事!你必须自己做!”

  “我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救活你。”

  他不再犹豫,飞快地点了她的穴,她软软的靠在床上,终于不再说出让他恐惧的话。

  他在她耳边低低絮语,“一定要活着,我在等你。”

  干净整洁的内室里,毫无人声,只有碰撞的器械的声音,血肉被割裂的声音,和着小心翼翼的三人的呼息声。

  气氛显得紧张无比。

  已经如此五个多时辰了,可这偏偏是一件急不得的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