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他说的第一次爱(虐)(1/2)

加入书签

  寒玉跟着月儿一直走,绕过一桌桌摆好的酒席,最后停留在两张唯一空闲的桌子前来。

  寒玉看了看周围,大惊,这可是主桌!

  按照自己早上听到的一方话,今天江府不仅要吃年夜饭,更重要的是宣布沈念念怀孕的喜讯!

  念念怀孕,这样的事,娘家人肯定是要来的。

  这样的事,即便是少夫人,但凡识眼色些的,都是要避风头的,而她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坐在这里算怎么回事?

  江阔即使想羞辱她,让她看看自己的“劳动成果”,却也没必要得罪自己的新宠和亲家吧?

  而月儿已经兀自拉开一张椅子。

  “姑娘,你先坐一会儿。少爷和老爷夫人一会儿就到了。”

  寒玉正要说什么,那边人已经来了。

  只见一行十多个衣着光鲜的人喜气洋洋、热热闹闹的进来了。

  正是江老夫妇、两个新人,以及两个身材不高但不乏贵气的中年夫妇。

  那两人必是沈知府夫妇了。

  众人纷纷起身迎接恭祝。

  按照朝廷的礼数,这两人身份自然高些,江心居所有的人都要给他下跪行礼,喊一声知府老爷!

  但知府大人自然也是极为识时务的人,既然愿意把女儿嫁到嫁到江家做小妾,自然也不会固执地守着这些死礼。

  所以嘴里不停地笑着朝行李的宾客让礼,“不必客气不必客气!今日各位都是亲戚,哪还说那些官话!”

  这沈念念的后台倒是挺气派的。

  就这么一闪神,在反应过来的时候,脑子里闪过两个字,“不好!”

  不好!

  果然,江母看到了她,她乘着亲家接受众人须臾奉承的时候,脸色不善的朝她走过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

  寒玉笑了笑。觉得按理这时应该说一声,“老夫人好!”

  还没来得及说,江母便一把拉过她的衣衫,连拉带扯。小声道,“快出去。从后门出去!”

  而这时却来不及了,亲家母含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亲家母,这小姑娘是谁啊?”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

  大家都不说话了,看着这边,沈知府一众也走过来。

  江富一看到这个灾星就怒了。

  果然是颗灾星!在这种时候跑出来捣乱!

  他怒道,“谁让你来的?!”

  寒玉站在原地,没说话,她的余光瞟到那位叫她来的江大少爷。他正拉着沈念念的手,面无表,似乎事不关己。

  月儿只好答道,“回老爷的话,是我让她来的!”

  “闭嘴!”江老爷彻底怒了。防千防万,防漏了这个他们认为办事很妥的丫鬟!

  他说,“你一个丫鬟,有什么权利让外人进来?!你让她进来做什么?”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看着她们,都在嘲笑她吧。

  她想她彻底明白事的原委了。

  月儿自不会擅传或错传他的命令,必定是他。传了命令,又不认账,把什么都推在她身上,让大家都来嘲笑她的自不量力,嘲笑她这只破鞋大闹了婚礼,如今还为难一个丫头带她来闹这喜宴。

  呵呵。

  她也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

  然后她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卑微的说了一句话,结束了所有人的尴尬。

  她说,“回老爷的话,我们做下人的,平时粗茶淡饭。吃不到很多油水,月儿姐姐可怜我太瘦,于是想带我来吃点好吃的。”

  她说的那么轻快,那么理所当然,不带一点点为难的绪,就好像她说的那个卑微而贪吃的下人不是她,就好像说出这话来不过是轻而易举!

  然而了解她的人,必定明白她心里的那份苦楚。

  江富此时也在心里暗暗松一口气,看来她还有几分自知之明,给自己也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他呵斥道,“既然是来吃东西,就不要乱跑!下人的桌子在那边!”

  他看了一眼已经满员的桌子,道,“管家,给她加个椅子!”

  江管家应了,于是她乖巧的跟着走过去。

  身后又重新恢复了热闹,就像那天婚礼,她从来是一个影响力不够强大的人。

  她听见知府老爷说,“传闻江家乐善好施,大仁大义,倒是不假,下人也可以享用这样丰盛的年夜饭!”

  江富客气道,“亲家谬赞了,生活在杭州这块土地上,全是仰仗亲家的庇护!”

  这话才是真的客气了,但给大家都留足了面子。

  这个不合时宜的小插曲就此抹过。

  沈念念却也没想起这个人是谁来,那天在江岩轩的女人太脏太卑微,她不曾将她放在心上。

  而如今,她看着这个一脸温顺的女孩,忽然有些怪怪的感觉。

  她原本不是个八卦的人,此时却不由得问她的夫君,“阔,江府的丫头怎么这么漂亮?”

  江阔一笑,三分调笑三分宠溺的答道,“她漂亮么?那我该用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