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天意(1/2)

加入书签

  他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念念扶住他,他的眼泪鼻子抹了她一身。

  她一点也不在意,轻轻地哄他,“不要哭,不要哭,乖,不要哭……”

  那声音那么温暖,那么沁人心脾。

  那么的……似曾相识。

  他忽然从椅子上滑落下去,嘴里喃喃自语:“我爱你,我爱你……”

  他像个孩子一样在她腿上磨蹭,低语,“抱抱我,抱着我,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女子小心翼翼地跟着跪在地上,轻轻的将他的头放进怀里。

  “我在这里,别哭,乖……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守着你。”

  他得偿所愿的笑了,原来所有女人都有一种安慰人的母性,原来所有女人的怀抱都是那么温暖。

  并不只是谁而已!

  他不用再难过了,他终于找到那个愿意和他共度一生的女子了。

  他歪着头靠在她的怀里,嘴里一遍遍喃喃自语,“真好,你不会离开我,真好……”

  只有那一行行落下的泪水,只有那一声声不由自主滑出声带,又生生吞下的“雨儿”……是无人知晓的。

  我这么开心,可是我又这么难过。

  江岩轩,醉酒的男子悠悠醒转。

  “少爷!”月儿在一边唤他。

  他抬头看看窗外,天已经快黑了。

  “四夫人呢?”

  月儿一顿,有些不知道他说的这个“四夫人”是谁。

  他当然说的是沈念念。

  他又明白重复了一遍,“念念呢?”

  月儿如实道,“夫人原本一直在这里守着少爷,后来见外面人太多,怕老爷夫人无暇顾及,于是带着绿衣去招呼宾客了。”

  这个养尊处优的知府小姐,恐怕在家里从未做过这样抛头露面的事吧?

  她是个好女人,好妻子。温柔漂亮,识大体,更重要的是对他一心一意。

  他应该好好爱她。

  只是……只是竟然想起另一张脸来。

  他有些犹豫地问,“她呢?”

  还会有哪个“她”?

  月儿在心里默默叹息一口。答道,“那桌散得早,已经回去了。”

  “她没跟你打招呼么?”

  跟月儿打招呼就是在跟他打招呼。

  月儿又是默叹一声,“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

  竟然是这样的。

  江阔自嘲的笑了笑。

  明知道不该,还是想起她那只瘦弱的手上凸出的骨骼来,还是想起她那副没吃过饭的样子来,还是想起她将茶水倒进饭里大口吞咽的场景来,还是想起她身上单薄的衣裳来。

  他闭上眼睛,默叹一声,吩咐道。“去,多给她送一些米,菜,还有肉,还有衣服。还有柴火,还有膏药……”

  这样一开口就现,好像有送不完的东西排着队的吐出来。

  他张着嘴巴停止了说话,最后咬牙道,“给她送一些米就行了。”

  月儿恭敬答道,“是。”

  她想说应该有人给她送米的。

  不过既然是他说的,她就不会反驳。

  她告退出来。向大厨房走去。

  一个身影挡住了她的路,竟是宋凯。

  ……

  夜幕降临。

  一身红衣的男子坐在软榻上,什么也不做,似是在等什么人。

  去了这么久,应该要回来了吧。

  果然。

  有人在外面敲了敲门,“少爷。”

  “进来。”

  月儿走进来。瞪着眼睛看他,他竟然觉得那眼睛里有些莫名的绪,似是同。

  同?这个词激怒了他。

  生什么事了需要她来同?!

  他语气不善的问,“你送到了?”

  月儿低下头,踟蹰了一会儿。“送到了。”

  她这幅模样让他莫名的急躁起来。

  “她说什么了?”

  “她说……”

  月儿犹豫了一下,宋凯说的那些话又涌上心头。

  ……活不过而立之年,为而死……

  她咬了咬唇,答道,“她说……让少爷再也不要去烦她!”

  烦她?

  原来他很烦!

  原来他的关怀很烦,原来他的爱很烦!

  呵呵,竟然是烦。

  他江阔从未如此对一个女子,自以为掏心掏肺,她却说烦?

  他呵呵的笑了两声。

  奇怪,我好像也没有想要再去烦她,我本来也没有想要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呢?

  她那副样子,怎么就吃定他对她念念不忘了?

  她还真以为自己不可替代了?

  他呵呵的又笑了两声,“我的确不会去烦她了。”

  这声音低不可闻,不知是在跟谁说。

  他很快抬起头来看她,“走吧,我酒醒了。带我去找念念。”

  月儿尚未反应过来,他已经撩了袍子大步朝门外走去。

  这样就……信了?

  以往她撒谎从来逃不过他的眼睛,她还在想如果现了怎么办,他竟然这么简单的就信了。

  他这么好骗……

  真是……前所未有!

  果然是个痴……

  她忽然开始后怕自己做的那些事……

  她明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