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月儿离开(1/2)

加入书签

  江管家挥泪道:“少爷,我从小看着您长大,知道您走到这样不容易。小时候,老爷夫人将你远送京城,逼你学文不许学武,后来为了阻止你找自己喜欢的女孩而多年与你斗智斗勇……您想过没有,老爷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他为何如此对你?”

  江阔仰头笑了一下,“世上的父母多喜欢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孩子的身上,给他自己认为好的,让他信自己认为对的,娶他们认为好的女孩。我如今已经能够理解,因为我做了父亲,大抵也是如此。江叔又何须放在心上?”

  “不是,不是……”

  江管家泣不成声,“你很小的时候,曾有一个道士,预过你十二岁的时候会遇到你喜欢的女孩。并且会在而立之前死在这女孩的手上。老爷夫人因此才千方百计阻止你,这么多年,即使你怨你恨,他们毫无怨。”

  江阔乍一听,也唬了一跳,转过身来看着江叔,随后又笑道:“我爹娘素来信奉这个,并不奇怪,原来江叔也信。”

  江叔于是把那预的详细部分都讲了一遍。

  江阔愣了一会儿,嘲讽地道:“听你这么说,这预都实现了,就只差最后一条?”

  江叔顾不得他毫不在意的语气,哭着劝道:“如今少爷再将她放在身边,岂不是守着一颗灾星……”

  江阔眼睛刀一样扫过来,“你说什么?”

  “少爷,”江管家抹了一把泪,说道:“你就不用再隐瞒了,四年前,从中秋那晚过后,老爷夫人早已知晓了一切,她就是那个你找了许多年的女孩。你不必担心他们伤害她,老爷夫人根本不敢再做什么了。可是你自己,你自己要为自己的命运着想啊。”

  江阔靠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良久,他嘲讽的笑了一下。“没错,就是她。我为了找她,做了许多傻事,为了爱她,做了更多的傻事。那又怎么样,她最终还是不爱我。我最终还是要跟别人过一生。她的死活与我无干,我又怎么会怕你们害她?”

  江叔愣了一下,又问道:“少爷既然这样想,又为何要做这样的安排?让她和沈家公子好好展,几天之后进了沈家门。咱江府就再没有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既给少爷自己一个台阶下,又满足了亲家家的夙愿,岂不是两全其美?”

  江阔沉默着,并没有说话。

  江叔又语重心长地说道:“少爷。江叔从小看着你长大,知道你是个重重义、信守承诺的人。念念这么多年为你和这个家所做的种种,你并不是不知道……答应江叔,记住你当年在年夜饭上,当着族内外所有人许下的承诺。即使有什么动摇,也一定要提醒自己守住承诺。”

  江阔站在原地,什么也没说。但能够看出来他的背影很僵硬。

  江叔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孩子,勇敢一些,这些年没有她,你不是也过来了吗?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谁必须和谁在一起,你江叔我……曾经也经历过……如今我孤身一人……也过得很好。”

  江叔的声音里有隐藏不住的悲凉。江阔意外地转身看他,他却已经转身向门口走去。

  背影苍老而荒凉。

  “我不需要你的大宅院,我去北方看看。去北方看看能不能遇上你的爹娘……我有钱……我不需要你的钱……”

  老人念念叨叨地离去,剩下江阔和月儿意外的看着他。

  “少爷……”月儿过了很久才开口。

  “出去吧。”

  “少爷……”月儿执着的又唤了一声。

  “出去。”他的视线忽然向她射过来,“或许你想像江叔一样?”

  月儿被问得说不出话来。

  她低下头。像无数次一样,恭敬地答道:“是。属下告退。”

  “等等。”他忽然又喊住她。

  “还有什么吩咐吗,少爷?”

  “准备一下,你和宋凯的婚事,你们选个好日子,也该办办了。”

  月儿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绝的话来。

  即使她什么也不说,即使她什么也不做,他应该清楚的知道她对他的心意。

  即使他们之间绝无可能,即使她永远不会把这谊说出口,即使她喜欢少爷是自不量力,是罪大恶极……

  他作为被深爱的那个人,怎么可以,不询不问,就这样毫不留地以命令的口吻,将她推给别人?

  莫非就为了那个人,为了他的“灾星”,他就要对所有有可能存在的阻碍赶尽杀绝?

  “少爷……”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还有什么事吗?”

  她被他脸上的毫不在意深深震撼到,心疼到极致,终于再也说不出什么。

  她深深地弯下腰,掩盖自己终于掉下来的泪水。

  “没有什么。我下去了少爷。”

  就是这一个夜晚,月儿消失了。

  绿衣捧着月儿的留给少爷的时候,心底有隐隐的开心。

  这个月儿要是永远不回来就好了,她在少爷身边的时间太多,多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