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王府(1/2)

加入书签

  京城,车马喧嚣。

  一辆帘布雪白的马车停在王府的大门口。

  开阔宏伟的大门口守了好几个侍卫,周围的喧嚣被毫无疑问地拦在方圆十米之外。

  而这雪白的马车竟然不紧不慢地停在门口。

  周围的人都停下来看着。

  门口的侍卫面面相觑,看向他们中资历最老的一名。

  那侍卫呆呆看了两眼,忽然开口道,“少爷回来了!”

  随着这名侍卫的一声低呼,十米之外忽然沸腾起来。

  “啊,临渊公子!临渊公子!”

  “真的吗真的吗?在哪里?好久没见了!”

  “就是传说中医术可起死回生,容貌可媲美潘安的那个临渊公子吗?”

  “自然是了,这世间还有几个临渊公子?!”

  “我怎么看不见?!”

  “诺,马车不是在那吗?瞪大眼睛好好看!”

  临渊公子的名声和王爷府一样,在京城是一等一的好。

  众多民众围在十米开外,想要一睹临渊公子真颜,人围得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大,却都存了几分善意和尊重,谁也没有挤进王爷府的禁区来。

  传小王爷生性平和而安静,不喜欢拥挤和吵闹。

  大家都自觉地尊重着这位临渊公子的喜好,谁也不想冒犯他。

  马车外面看起来简陋,可料子却是极好的,置身于喧嚣中有隔音的功效。

  旅途遥远,临渊在里面睡着了,一觉醒来就见赶马车的小厮在门口静静地等着。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从身边拿起东西,起身掀开车帘。

  这一掀可好,一阵吵闹声忽的传来。

  从他的脚落地的那一秒开始,人群的喧嚣开始升级。

  四年不见,民众的淳朴和支持依旧。

  他并不意外。只稍微停顿一下,冲喧嚣的人群笑了笑,向着大门走去。

  王爷夫妇已经闻讯赶来。

  许久不见,原来在他眼中伟岸英姿的父亲已经渐见老态。母亲哭泣的脸庞已经黄。

  他站在原地喊一声“父王”,“母妃”,喉头哽,再说不出话来。

  王妃上前抱住他,又哭又笑,“瞧瞧我的孩子,已经这么大了,越好看了。孩子,你怎么这么狠心,四年不来看看你的娘亲!你再不回来。我的头就白了,眼睛也花了!你怎么这么狠心!”

  王妃说着说着大哭起来,完全失却了身为王妃的矜贵。

  他站在原地,被母亲紧紧抱住,一句话也说不出。心底有个声音在问他,我这么做,是否错了?

  王爷咳了一声,叱道,“好了好了,儿子回来是好事,在这里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快进去吧。”

  夜。

  临渊安顿好母亲,这才往书房走去。

  王爷正在等他。

  “父王。”

  “过来坐吧。你母亲睡了?”

  “是的。”

  王爷叹一口气,“这些年你母亲很想你,想你的时候就埋怨我,怪我不知道又把你弄到哪里去,还当不当你是我的亲儿子。”

  临渊鼻头酸。说道,“这都是孩儿的错。”

  王爷摇摇头,又道,“我与轩辕将军少年结义,最后关头他冲在最前面。把生的机会让给我,我又怎能放任他的骨肉死得不明不白?这件事,不仅我父子二人心意相通,就连皇上也是默许的。”

  “换个角度说,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为她做点事,践行自己的承诺,这是君子所为,我怎会责怪你?只是……到如今还是没有查到什么吗?”

  临渊答道,“没有。当年参加了治水的当地官兵也全部成了烈士,当地人在黄河边立了‘英雄冢’。父王,或许香儿的死,的确是天灾。”

  王爷不以为然道,“轩辕一家为国为民,从来都是行善积德,老天又如何会降灾于这样的人家?”

  临渊沉默不语。

  然而这样的理由始终是站不住脚的,王爷终究长叹一声,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临渊不忍自己日渐苍老的父亲悲伤自责,换个话题道,“请父亲看个东西。”

  他将自己带进来的东西一层层打开,原来是个画轴。

  他看了看父亲,缓缓将画轴展开。

  正是那副让沈瑞求而不得的美人图像。

  沉稳如王爷,也不由得惊喜地“呀”了一声。

  待反应过来之后,这短暂的“惊喜”便成了惊讶和疑惑。

  “潜儿,这画上的姑娘是谁?”

  临渊一笑,“很像香儿对吗?”

  王爷拿起画又看了看,说道,“像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