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念念的试探(1/2)

加入书签

  又想起某天他对她说:“你滚,不要让我看见你!”

  于是又接着说道:“我一定好好做自己的事,一定不会让少爷看到我,惹少爷生气……”

  说到这里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可某人的眉头却越听越皱起来,她不敢再自作聪明胡诌什么了,于是很快的说了一句结束语。

  “总之,我会遵守下人的本分,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江阔听着她“重复”他一句也没说过的话,想来她根本没在听他说话!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都让他气愤不已,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站在原地无可奈何地对她怒目而视了许久,终于调整过来自己的绪,实在不想把自己骂人的话再好好重复一遍了。

  他简短地说,“好,那你记住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现在告诉你,从明天起,不,从现在起!只要我在书房,不,不管我在不在书房!这院子里的任何东西不可以出一丁点儿声音!尤其是嘻嘻哈哈的嘻笑声和叽叽喳喳地说话声!一点都不许有!你听到了吗?”

  且说念念从灵隐寺上香回来时,碰巧自家哥哥急匆匆跑出来,一看到她,二话不说拉起她就走。

  “怎么了哥哥?”

  “你快走,你那好夫君在干什么,快走!”

  念念被他唬得一头雾水,只得跟着他小跑着往前院赶,还隔着一截就听到江阔怒不可遏的吼声。

  “你没听到我说话吗?!!”

  念念从没听过他这么对谁说话,此刻被吓得一哆嗦。

  接着沈瑞就冲她道:“你看看,你看看!他是怎么对他未来嫂子的?你知道吗?你走快点!”

  等到二人进了门,看到的就是这幕,江阔正语无伦次地对着郑先生泄着怒火,那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疯狂。

  沈念念站在原地,一步也动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样的江阔才是真实的,这样有话就说,有气就的江阔才是鲜活的。

  她在他面前总是太……太理智了,理智得从不会失控。好像从来没有绪。

  可为什么他会在一个陌生人的面前失控,却不愿她看到他的真实面目呢?

  莫非这真的是江家人口中所谓的爱吗?如果是,为何她总感觉自己触摸不到他的内心和灵魂?

  沈瑞听得他对寒玉这么说话,怒火又一下下的往上窜,他正想卷起袖子上前袭击他个措手不及,以雪前耻,念念却扯住他的袖子,他回头一看,念念定定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人,眼睛里竟然有一种叫作悲伤的绪。

  他一下子愣住了。

  远处的两个人似乎吵得很投入。丝毫没有现他们。

  只见寒玉静静地听完他说的话,最后点了点头,“好,我不会再出声音来吵少爷了。”

  江阔似乎仍然有气不得,他恨恨地一甩袖子。“你最好好好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话一说完,怒气冲冲地往书房走去,沈瑞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恨恨地说道:“什么人啊,这么霸道,一点也不讲理!”

  江阔左脚已经迈进门槛,一听到他的声音。忽的回过头来,一双眼睛鹰一样犀利地扫过来。

  这一扫,就看见念念站在一旁看着他,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悲戚。

  他心里一软,虽然仍然生气,却不好再作。只好哼了一声,进门了。

  沈瑞忙不迭地跑过去嘘寒问暖,“郑姑娘,你怎么样?他没欺负你吧?他没打你吧?他没……”

  不论他怎么问,郑姑娘却始终不出声。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他疑惑不已,忽然想起刚刚江阔说的话来,不许出声音?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能整天不出声音?

  太气人了!

  尤其看着寒玉一句话不说的隐忍模样,显然是受了欺负又忍着不说,他心下心疼,就越恨起江阔来。

  念念一直在几步开外站着不动,呆了许久,直到自己哥哥又气得团团转,她才走上来。

  “夫人好。”寒玉轻声说道。

  念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

  她想看看这位郑先生有什么不同之处,竟然会让自己夫君三番五次,一反常态的刁难她。

  而她,原本觉得同,现在……却觉得羡慕……甚至嫉妒。

  她不明白。

  这个郑姑娘,穿得简单,吃得简单,打扮得简单,做人也很简单,从不会说半句惹人恼的话,怎么就惹得夫君一直记恨?

  难道就因为那支舞?

  那明明是一支会让所有人动心的舞……为什么会这样?

  她感觉到隐隐的不安。

  一种必须小心翼翼的不安。

  “念念,你怎么了?”沈瑞抱怨道:“没听到郑姑娘在跟你问好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