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愿意吗?(1/2)

加入书签

  他紧紧攥住她的手,眼睛严厉地瞪过来。

  她只得老老实实地任他将她剥得精光。

  他没有做什么,将她整个抱进怀里,然后小心的放在水里,用手轻轻地为她清洗。

  他竟然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她听得他的呼吸渐渐凝重起来,她以为昨晚的一幕会重演。

  但是没有。

  他狠狠的忍耐着自己,一点一点将她洗干净,然后抱起来放在床上。

  她看到他额头上青筋暴起,有汗水从太阳穴的地方滴落下来。

  她对他的影响力很大。

  她在心里小心的笑了一下。

  他还是不看她的眼睛,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打开瓶盖。

  寒玉紧张地看着那个瓶子。

  他似乎感觉到了,顿了一下,还是将那东西抹在手上,向她的淤青处抹去。

  她躲了一下。

  他伸手追过去,低低说了一句话。

  “不是桂花香味的。”

  寒玉呆在原地,木然地看着他的动作,任由那膏药凉凉的擦在她的身上。

  许久,泪水如潮水般涌出来。

  不是桂花香味的……

  他竟然还记得……

  她一句耍性子的戏,她自己都忘记了,而他竟然记了四年。

  为何,总在我以为自己可以绝到底的时候,给我致命的温柔?

  为何,总在我最想放弃你的时候,给我放不开你的理由?

  “不是桂花香味的……”

  为何?

  为何?

  她在泪眼里看他好看的眉眼,嘴里那些准备好的话终于再也说不出来。

  再等等吧,再等等。

  或许还不是时候。

  她拼命安慰自己,或许还不能够,或许这温柔还不足够他将东西交给她。

  再等等吧,等到他陷得再深一点的时候,等到有万无一失的把握的时候。

  可那时候会不会更残忍?

  她没有想到、或者说故意忽略了这一点。

  他沉默着一点点给她抹上膏药。不看她,也不说话。

  脸上有凝重和执着。

  或许他并不是原谅了她,只是对她负责而已?

  或许他也曾这么小心翼翼地对待他说的“第一次爱”?

  原本安静的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喧嚣。

  有小丫鬟瑟瑟缩缩的声音传来:“夫人。少爷正在里面……”

  那声音一点点近了。

  他依然很认真的擦着膏药,像是什么也没听到,脸上的固执依旧。

  她看着他,想要开口提醒。

  而卧室的门已经被打开。

  她看到沈念念一脸受伤的表,呆在门口,看着他们。

  看着她的夫君给浑身吻痕的女人,温柔的涂抹药膏。

  他替她盖上被子。

  然后站起来。

  屋子里瞬间寂静了。

  没有人说话。

  许久。

  念念笑了,眼泪源源不断的落下来。

  她的嘴唇在颤抖:“你说让我们不必准备婚礼了,就是这个意思吗?”

  江阔没有说话,沉默着。

  又是许久。

  他平静的说。“你先搬到江蒲轩去吧。”

  江蒲居就在江岩轩的旁边,原本是大夫人居住的地方。

  “为什么?”念念被这句话刺激到了,她红着眼睛质问他,“我为什么要搬到江蒲轩去?这是我的地方,我为什要搬走?”

  江阔没有说话。

  念念等了许久。没有等来什么答案。

  她点点头,凄苦的笑了一下,“好啊,江岩轩,江蒲轩,真是好名字。君当做磐石,妾当做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苇一时纫,便作旦夕间。”

  她念着念着就止不住的哽咽起来,“你是要让我在江蒲轩等你吗?兰芝最后等来了仲卿的回眸。却已经阴阳相隔,那么我呢?”

  “夫君,你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先’,什么叫‘先搬到江蒲轩’?”

  这哀怨中带着控诉的话语,字字句句都是泪。让听者无不动容。

  这一刻寒玉竟然站了起来。

  她已经穿好了衣服,冲二人行了一个礼,“少爷,夫人,奴婢先回去了。”

  奴婢先回去了……

  这句话轻而易举的否认了一切。

  念念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无法语。

  她说完从床上下来,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那模样竟是毫无留恋!

  江阔愣愣地看了一会,忽然两步追上去,恶狠狠地一把拽住她。

  他两眼红的盯住她的眼睛,眼里满是愤怒,痛苦和质问。

  像一个小孩子被大人无端夺去心爱的玩具。

  只这样的眼神,念念便知道自己输了。

  她从未见过他这样自心灵的眼神。

  他们对视的模样,那么亲密无间,容不得任何人的介入。

  她忽然懂了,明白了这么久以来,自己为什么摸不到他的灵魂。

  她忽然懂了,为什么那天看到他在院子里火时,她心里为何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