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患得患失(1/2)

加入书签

  他总是很敏锐,她的心事逃不过他的眼睛。

  她必须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只好笑笑,说道:“我想起第一次给你擦脸的时候。”

  他愣了一会儿,别过脸去,脸色变得铁青。

  她抬着手里的毛巾,笑着问道:“怎么了?”

  许久,她以为他不会回答。

  然后她听到他说,“你都给谁擦过脸?”

  同样的问题,同样的语气,就像四年前一样。

  他总是这么敏感,只要稍稍一提起过去的事,他就会变脸。

  她原本想求他救过小夏的那些话,就生生地吞进了喉咙里。

  小夏是如今唯一一个见证过他们过去的人,她的存在时时提醒不堪的过去。

  他在意,那不堪的过去,他一直在意。

  她不能冒险,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想起来。

  这样的关系,太脆弱了。

  说错一句话,会错一个意,都会让这来之不易的关系破碎。

  她没说话,走上前去,踮起脚尖,当着众多下人的面,在他的鼻尖上轻轻一吻。

  她笑着说,“没有谁。除了重病的娘亲,就只给你擦过而已。”

  他愣了一下,别过脸去,唇角有一丝可疑的颤动,许久,终于露出一个笑容。

  “哇……”

  有个岁数较小的丫鬟惊讶的低声呼道。

  哇,居然看到少爷这样的笑,少爷竟然会这样笑!

  这惊呼还没结束,江阔一个眼刀瞪过去:“看什么看,全在这里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出去!饭菜呢,桌子呢,都收拾好了?一个二个在这里杵着做什么?”

  几个丫鬟小心的朝某个方向看过去。

  两人一起顺着那方向看过去,桌子不是摆好了么!饭菜也都上好了!怪只怪两人太过投入,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江阔稍微尴尬的咳了咳。抓起寒玉的手,两人一起向饭桌走去。

  这顿饭寒玉没有吃很多,只是虚举着筷子,陪他吃而已。

  午饭将近。江阔喝下最后一口汤,问道:“你想说什么?”

  寒玉惊讶于他的观察能力,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下午有事吗?”

  江阔没回答,反问她,“你有什么事?”

  寒玉思忖了一会,小心的答道:“我……昨晚梦见三生石了。”

  他果然全身一僵,“梦见三生石什么了?”

  她站起身,坐在他旁边的位子上,轻声说道:“我们该去还愿了。”

  江阔忽的转过眼,盯住她。

  她很认真的回视他。笑着点点头。

  他心不错地站起身,拍了拍手,一个侍卫走进来跪下。

  “把今天下午的事改到明天。另外,去准备一个马车。”

  “是。”

  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了,寒玉换了衣服出来。江阔已经等在门口。

  他向她伸出手来。

  这一瞬间,感觉心里很柔软很柔软。

  他向她伸出的厚实的大手,微微弯曲成一个床的姿势,仿佛被握在手心的那个人,可以得到永生永世的呵护。

  她羞涩的笑了一下,正想将手伸出去,这时忽然凭空插进一个孩童的声音。

  “爹爹!先生!”

  涛涛一路奔过来。小手钻进自己爹爹伸出的手里,笑孜孜地说:“爹爹,先生,你们要去哪里?我和娘也要去!”

  一转身,沈念念果然正从一旁走来。

  她穿着裁剪合身的蓝白衣袍,身姿曼妙多彩。盛装打扮,在阳光下仪态万方地走过来。

  “是啊,夫君,我要带着涛涛出去玩,想来知会一声。怎么。夫君和妹妹也要出去吗?”

  寒玉屈膝叫了一声:“夫人。”

  “哎,怎么还夫人夫人的叫,该叫姐姐了。妹妹,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灵隐寺。”

  小家伙惊喜的说:“哇,先生,我们也要到灵隐寺!”

  念念接过话,“可不是么?真是太巧了,那就免得再准备马车了。”

  江阔的眉头几不可见的微微皱起来。

  江涛拉着他的手往外拖,“走啊,爹爹,你都好几天没有抱涛涛了。你抱抱涛涛好不好?”

  念念上前,小心的嘱咐道:“涛涛,小心点,小心点。”

  一家三口在前面围成一团,看起来好不和谐。

  江阔回过头来看寒玉,眼里有勉强而无奈的神色。

  真是好笑,他也会有这样的神色。

  可在众目睽睽之下,难道他还能把自己的原配和幼子往外推?

  她冲他笑笑,跟上去。

  于是这一家三口走在前面,她默默的跟在后面。

  终于上了马车,涛涛坐在江阔的右边,念念挨着涛涛坐,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两个人都不说话,只有涛涛天真而活泼的童没个停止。

  “哎呀,哎呀,你看这个树好高!”

  “哇,好漂亮的水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