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囚禁(1/2)

加入书签

  他在提醒她不许惹耳室的那个人。

  念念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难过。

  他自己变着法子折磨她,却不许别人惹她。

  江阔满意的转过身,手里依然摩挲着什么东西。

  寒玉一愣,再看了一下,没错,是那个扳指!

  他将它套在大拇指上。

  就是那个她要得到的白玉扳指!

  那白玉扳指是用来调动三部力量的,想必他为了将博文逐出杭州盐市,将那扳指交给黑子,让他去调兵遣将!

  她心里一阵激动,又一阵惋惜。

  如果早一点知道的话,让临渊派人从黑子手里抢到扳指,岂不是要简单一些?

  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她扼腕不已。

  这天早晨,江阔转身离去之后,有两个女人盯着他的背影呆。

  一个屋外,一个屋内。

  一个黯然神伤,一个别有用心。

  可惜江阔并没有看到这些,他一直是个自信到自负的男子,这么多年的顺风顺水让他自以为可以掌控一切。

  念念了一会呆,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回江蒲轩去。

  绿衣和紫衣走前还不忘往这边瞪了一眼。

  院子里转眼又空无一人,刚刚的热闹就像一个幻觉。

  竟然有些寂寞。

  其实不应该感到寂寞,她摸了摸小腹……现在已经是两个人了。

  她居然做了娘亲,娘亲,在她眼里温柔而坚定的所在。

  她下了床穿了衣服,觉得应该去弄点吃的。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做娘亲的不应该不按时吃饭,会饿到宝宝的。

  门一开,一个高大而冷淡的女子站在门口。

  “姑娘早!”

  那人很严肃地低下头对她说。

  寒玉愣了一下,这才看清她穿的是江府丫鬟的服饰,可这个人一脸冷淡。虽然低着头,却没有一般丫头的那种奴性。

  这丫鬟以前从未见过。

  她淡淡说道:“早。”

  那人于是又从身后端出水来,接着是漱口水、毛巾、脸盆。

  寒玉好不奇怪,想看看她身后怎么会有那么多东西。可这女子太高,竟然挡得什么都看不到。

  “姑娘请用!”

  女子低着头将这些东西一起递给她。

  她的动作很僵硬,根本不像是伺候人的,再说哪有人将这些东西一起给别人的?

  寒玉没有忙着接过东西,又歪着身子垫起脚往外面看了看。

  这一看可好,她看到外面多了一张白石桌子,桌子上一起放着水盆,水杯,浴盐,衣服。还有早餐等等东西,摆了满满一桌子。

  女子见她垫着脚尖往外看,忽然变得局促起来,她说,“姑娘……只有我一个人伺候你……我怕待会忙不过来……所以就……就将这些东西全部搬过来了。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请姑娘责罚我!”

  寒玉瞪大眼睛看着她的样子。竟然看到她太阳穴上有一滴汗滚了出来。

  紧张得汗都出来了?

  寒玉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后的东西,只觉得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丫鬟,干事的手法很奇葩,不过这个办事效率真是高啊!

  于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一笑,女子忽然“啪”的跪下去。

  “小的该死!请姑娘责罚!”

  寒玉捂住嘴,这回连笑都不敢笑了。

  想必她的主子笑起来的时候就没有好事。所以才把她弄成这幅草木皆兵的样子。

  寒玉没有多说话,将水和毛巾从她手里接过去,说道:“知道了,这些东西我会用的。你下去吧!”

  “是!”那女子答道,却没有走开。

  寒玉往屋子里走了两步,女子忽然又追上来。有些不习惯的问,“姑娘,我帮你擦脸!”

  让这个又高又大、一脸严肃的女子给她擦脸?

  寒玉摇了摇头,说:“不用,我自己来!”

  女子于是停住了脚步。一本正经的高声答道:“是!”

  那模样就像寒玉做了一个很重要的指示。

  寒玉不由得看了她一眼,说道:“不用这么严肃。”

  女子又高声答道:“是!”

  寒玉一阵头疼,问她:“你这么听话做什么?”

  女子又局促起来,好像不知道怎么回答。

  寒玉好生疑惑,问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女子更加局促。

  寒玉不由得来了兴趣,她假装严肃地说:“给我如实答,不然我就告诉少爷,说你对我不理不睬!”

  女子“啪”的跪下去,拱手道:“请姑娘饶命!”

  寒玉愣了一下,说道:“我又不要你的命,你回答我的问题不就得了?现在我问你,你就回答。我问你,你为什么这么紧张?”

  女子又答道:“是!少爷说了,如果没把姑娘伺候好,就要取脑袋!所以……才这么紧张!”

  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