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布局(1/2)

加入书签

  她倒吸一口气,脸一红,一面用袖子蒙住画,一面笑着道:“没有啊,你看错了,不是你。”

  她一面说着,一面用另一只手提笔蘸了墨,打算在迅雷不及掩耳之间,将那画涂得一片黑,先把证据销毁再说。

  眼看着笔尖就要触到那画了,一只大手忽然伸过来,将画纸生生从她手下夺了过去。

  江阔将那画几把捏成一团,又狠狠地捏了捏,眼睛却盯着她,警告道:“你再敢画这种画,我就杀了他!”

  说罢不再理她,转身朝正屋去了。

  这个“他”想必又是博文了。

  寒玉盯着他的背影暗自腹诽,画个画又怎么了,画个画又关博文什么事了?有病!

  反正他也看不见,他让她不画,她就不画了?

  哼,偏要画!

  她又拿了一张宣纸,接着画起来。

  今天还真是有灵感,她接着又画了一副。

  这回画上的主角变成了那个白衣女子,她一袭白衣,躺在落满黄色梧桐叶的院落里,白色的衣裳在一地枯黄落叶中开成了花,凄凉而又美艳。

  她欣赏着那幅画,微微笑着,有些嘲讽,又有些甜蜜。

  她接着又拿了一张宣纸,纤笔挥就之下,又是一幅画。

  仍旧是那两个人,仍旧是那个背景,画面上的红衣男子抱着双眸紧闭的女子,大步离去,落叶在他的身后飘飘洒洒。

  她拿着画又端详了一番,总觉得不知道该给男子怎样的表。

  于是在他身前加了几片薄薄的落叶,半透明的落叶后是他的脸,落叶遮住了看不清楚的表。

  等到画完这些,她心满意足地笑了,小心看了看院落,把画收在抽屉里。

  可不能让他看见了!

  此时已经黄昏了。

  女子送饭进来,寒玉在女子殷勤得近乎恐吓的目光下吃了一些。终于得到了解脱,无聊的趴在桌子上配色玩。

  思想和行为都在无尽的放空之中,仿佛这四年来从来没有如此清闲过。

  不过这放松应该也不会太久。

  不久,院落里传来一阵人声。念念回来了。

  轿子一直抬到院落的大门口。

  念念从轿子里下来,急急地往里走,脸上的喜色遮掩不住。

  江阔从正屋里出来。

  念念急急地走过去,满脸喜色,“夫君,爹爹已经想通了,盐税很快就会降下来,夫君可以高枕无忧了。”

  江阔笑笑,“我已经知道了,岳父大人的动作真是快。改日我一定登门去拜谢。”

  念念笑道:“不必夫君去登门拜访了。爹爹明日便要过来和夫君喝几杯,瑞瑞也来。之前都是瑞瑞不懂事,明天之后,夫君就不要怪他了,好不好?”

  江阔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却仍旧是笑着的。

  他避重就轻说道:“明天一定设宴好好招待他们。瑞瑞不是喜欢女人么?我也给他准备几个。戏呀,舞呀什么的,你们兄妹不是喜欢这个?念念,你最了解你哥哥的喜好,明天这晚宴就由你来筹办。这两日就辛苦你了!”

  念念满心欢喜:“怎么会,得了夫君这句话,念念怎么辛苦都值了!”

  江阔没再答话。而是坏笑着凑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念念满脸羞涩,嗔了句什么,随后踮起脚尖在江阔脸上亲了一下。

  寒玉原本只是趴在桌子上懒懒地看着,看到这一幕,忽然坐直了身子。

  这一幕多么熟悉。

  不就是她在画上画的一幕吗?

  只是女主角变了而已。

  江阔满脸享受的样子,又在念念羞答答的脸上亲了一下。

  “只有像夫人这么冰清玉洁的女子。才会露出如此可爱的表。”

  他说完这话,搂着念念进去了。

  楠木雕花的门在两人身后缓缓合上,寒玉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心里又气又恼又委屈。

  那时她不过在他脸颊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他便狠狠甩了她一个巴掌。让她一个人昏倒在冰凉的石板地上。

  如今别人亲他,他却露出这样的神。

  说什么冰清玉洁,他自己才最是肮脏。

  这显然不是重点。

  重点是明天晚上的事。

  她逼着自己压下那些怨愤,将心思移到“重点”上来。

  她把这事交给念念办,真是妙极了。

  想到明天晚上会生的事,她又紧张,又担忧,甚至还带了几分幸灾乐祸。

  如果此时成了,一切就结束了,如果此事不成,他会怎样对待念念呢?

  毕竟是她来办的宴会,来访的人也是她的家人。

  想到这里,又紧张起来。

  她会不会也像上次在水边一样,不顾众怒,保全她呢?

  不会的,她在心里跟自己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