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挡刀(1/2)

加入书签

  念念拍拍手,一众美貌女子婷婷袅袅地出现在视线里。

  沈瑞被自家爹爹和江阔的一番说辞气得直瞪眼,想说话,却被沈知府瞪回去了,他只好坐在原地消极抵抗。

  台下的女子都穿着白色的纱裙,都留着长长的黑,舞动之间倒处一片纱裙纷纷,却是在模仿寒玉中秋时的舞蹈。

  道歉之意十足。

  可沈瑞却不爽了。

  他忽然“哗”的一声站起来,怒道:“停下来,停下来!”

  乐师们不得要领地停下来看着他,舞姬们慌慌忙忙地踩到裙袂,乱成一团。

  沈瑞大袖一挥,怒气冲冲地说道:“全给我停下来!全是些庸脂俗粉,还好意思模仿别人?!别人一个人表演的歌舞,你们几十人都演不出来!真是扫兴得很!玷污艺术!不许你们再跳这舞了!”

  江阔面无表地听着,手里捻起一杯茶,漫不经心的喝。

  沈大人在一旁听得恼恨不已,恨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坏了自己的大事。

  可也正是沈瑞如此的反应,才让江阔对沈家的妥协深信不疑,如果原本不拘小节又不懂事理的沈瑞忽然变得乖乖的,他才怀疑呢。

  他有求于沈知府,却不是沈瑞,让念念给沈瑞准备歌舞,也不过做做样子,是以他也并未放在心上。

  这时,念念嫣然一笑。

  “哥哥,你不要急嘛,我就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既然你不喜欢多人舞,接下来就有单人舞。这回妹妹给你请了杭州最神秘的舞姬,这就让她给你跳一支舞!”

  “听到没有?”沈知府顺势而下,低叱儿子,“你这个做哥哥的反倒一点做哥哥的样子也没有了,还不好好看舞?!”

  江阔听着这两父女唱和。心里又是一阵傲然之感,瞧瞧,谁敢真的跟他江阔较劲?不还得陪着脸哄着吗?

  端起眼前的茶水一饮而尽,再抬手时。美妙的音乐已经响起来,台下出现一名身穿淡粉色透明纱裙的绝色女子。

  那女子唇红齿白,长相妖媚无比,眼睛却清冷无匹。

  这女子让他隐隐觉得奇怪,却说不上哪里奇怪。

  骤起的音乐声一阵低迷,女子抬目向众人一顾之后,忽然渐渐矮下身子,然后她在低迷神秘的音乐声中,渐渐后仰,她的螓轻易触到了脚。像一尾无骨的灵蛇。

  众人还来不及惊讶,她又接着柔若无骨的抬起双手,缓缓的,将自己全身卷成一团!

  好软的身子!

  一片抽气声响起。

  江阔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回想起这应该是曾经听人说过的一种软腰舞。

  跳这舞的人全身软似无骨。气质妩媚无匹,想必正合适沈瑞这种人吧?

  他嘲讽的转过身朝沈瑞看去,这一看之下,气得脸色煞白。

  只见沈瑞并没有像他想的看呆了,反倒和寒玉两个人窃窃私语,对台下的表演如若不见。

  更气人的是,那女人竟然对着他笑。还给他倒酒!

  真是岂有此理!真把自己当陪酒的女人了?

  他狠狠地盯着她,真想用目光将她穿出个洞来!

  还好,这次寒玉没再那么迟钝,她似乎感应到他的视线,抬头朝他看过来。

  这一看,她的目光忽然透出惊讶和可怖来。

  他还来不及反应。就见寒玉忽然朝他扑过来,他心下一顿,忽听得侧面一阵利器穿风的声音!

  刹那之间已经明白了有人刺杀!

  是那个跳舞的女人!

  那女人手中持着利刃飞越而来,瞬间已逼至身前!

  同样逼至身前的竟然还有她!

  她竟然想替他挡刀!

  电光火石间,脑海里闪过莫可名状的恐惧。他一把搂过她的身子,不敢乱躲,反而一转身,把背生生迎向那利刃,将她整个儿护在怀里。

  “咔擦——”

  刀入肉的声音伴随着疼痛而至,他不觉得痛,反而笑起来。

  是真的开心!

  开心她竟然来为他挡刀!

  开心利刃最后插入的是他的身体!

  身后已经有闻讯赶来的侍卫与女子缠斗起来,有下人颤抖着声音请他去包扎。

  他傻乎乎的笑着抱着她站起来,怀里的人却忽然传来一声低呼。

  笑容一下子凝结在他的脸上,他缓缓侧头,看到那刀生生穿透他的手臂,然后深深扎进她的肩胛骨里!

  那刀将二人紧紧连在一起,两人的血涌出来,混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的。

  世界仿佛静止了!

  他看着那血,看着她身上流出来的血,浑身颤抖起来!

  片刻,他忽然狂啸起来!

  “华医师!华医师!”

  混乱中有人答道:“主上,华医师不在府上!”

  “大夫,快叫大夫!”

  他将她的脸从怀里轻轻抬起来,那上面是虚弱到极点的惨白,额头上是大颗大颗的虚汗!

  她何曾受到过这种伤害?!她怎能忍受这种疼痛?!

  “主上!府外现众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