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去(1/2)

加入书签

  “帮我捉下来。”她理所当然的对他说。

  江阔一笑,施展轻功飞上房梁,在那鸽子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抓住了它。

  “真是能干。”寒玉从他手上接过来,还不忘夸奖几句。

  江阔凑上来,将鸽粮递过去,“不奖赏一下吗?”

  寒玉接过来,喂了它两颗,“对,它这么乖,要奖赏一下。”

  他像个孩子一样笑起来,“那我也这么乖,不奖赏一下吗?”

  “喏,”她大方地将手里剩下的小米递给他,“吃吧。”

  他嘟起嘴,“我不是鸽子。”

  她收回手,“那你要什么奖赏?”

  他嘟着嘴巴凑过去,眼睛微微眯起来,像在等待母鹰哺食的小鹰,表幸福又天真。

  忽的感觉嘴上热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就滑溜溜的溜走了。

  他煞的睁开眼睛,捕捉到空气里漂浮过一丝羽毛的味道,某人正抱着鸽子在一边窃笑得好不得意。

  他佯怒的瞪圆眼睛,瞪着她,“岂有此理,竟然让我跟鸽子接吻!你都不嫉妒她吗?”

  寒玉仍然呵呵乐个不停。

  他作势上前去抢她的鸽子,“来,我看看,是母的还是公的,要是是母的,那我可得对她负责。”

  她愣了一下,把鸽子护在怀里,说道,“它是公的。”

  “她是母的。”江阔说。

  “公的。”

  “母的。”

  “公的。”

  “要不要赌赌看?”他问。

  “赌就赌。”她不甘示弱。

  他呵呵的笑起来,“要赌什么呢?”

  “随便你赌什么。”

  反正赌什么都是你的,她在心里说道。

  他的脸上浮起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这可是你说的额。”

  “是我说的。”

  “不许反悔额。”

  “我才不反悔呢。”

  “好,那这样,要是是个母的的话,你就亲我,亲到我满意为止;要是是个公的,那就我亲你。亲到我满意为止。”

  她一愣,整个脸颊都红起来。

  “好了,把鸽子交出来吧,我们看看是谁赢了。”他假装没看到她的反应。

  “流氓……”

  他呵呵的笑起来。“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哦,自己说的话反悔才是耍流氓,快把鸽子交出来。”

  她只好将鸽子交出来。

  可惜鸽子的生殖器官特征并不如其他动物那么明显,二人看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江阔先下手为强,“是公的,你看它长得这么强壮。”

  她被他这句话和这个形容词说得愣了一下,随即反驳道:“谁说的,谁说母的不可以长强壮一点?”

  他笑,“你看看,你有我强壮吗?”

  她一瘪嘴。“你又不是鸽子。”

  两人在桌子上辨了许久,谁也说不清楚那只鸽子是母的还是公的,于是赌注在他的强迫下变成了互吻……

  窗外,宋凯默默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直到那对话戛然而止。变成你来我往的缠绵,他才默默地走开。

  真是没想到,两个看起来骄傲而冷淡的人,竟然也有这样热而和谐的一面。

  这天两人算是扛上了,认完了鸽子就开始比谁的字好看,比完了这样又比那样,一直就没个停。他一点也没风度,就是不肯让她,在语上打压她,故意惹恼她,看她嘟嘴皱眉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就偷偷地笑。好像这是人世间最大的快乐。

  她终于将笔扔在桌子上,累极了,“我不要再比了。”

  “怎么,比不赢了?”他笑着问。

  “你无赖。”她瞪他。

  “我哪里无赖?我讲理得很,是你自己输了的啊。不然就这样。为了安慰你一下,我就牺牲一下,亲亲你好了,好不好?”

  又来这个!

  她瞪着他,连眼神都开始幽怨起来,他这才赶紧收敛了,乖乖的将她抱起来,哄道,“好嘛好嘛,雨儿的字写得最漂亮,雨儿的画画得最好看,雨儿的诗作得也好……总之,雨儿是世界上最最棒的小朋友,好不好?”

  她被他说得笑起来,“你才是小朋友!”

  “好好好,我是小朋友,你也是小朋友,我们都是小朋友,好不好?”

  她嘟着嘴靠进他怀里,任由他抱着她,过了许久才说道:“阔,我们都等了三天了,是不是?”

  “嗯。”他答。

  “蒙古离这里很远吗?”

  他听到这里也顿了一下,将她放回床上,说道:“你等着我,我去问问怎么回事,好不好?”

  她点点头,大眼睛里满是信赖和温柔,他一笑,在她额上一吻,这才推门而去。

  她从床上爬起来,拿开纸,很快的写了些东西,绑在那只鸽子的腿上。

  “扑——”

  鸽子忽的飞起来,方向笃定,双翅有力,霎那之间就能飞得很高很远,绝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弱不禁风。

  她微微的笑了。

  第二日一早,张管家送来一封信,说是江老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