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雪崩(1/2)

加入书签

  马车到达来时岔路的地方,戈壁的十字路口被雪覆盖,连绵不断的山脉雪白一片,十分浩瀚,若是不出意外,两个时辰以后就到目的地了。

  马车左转,绕进一条小道,这小道颇为隐秘,进口的地方搁了几块黄石,在浩瀚的戈壁里显得毫不起眼,可渐渐往里走,就能现这是一个戈壁里难得险要的地方,左边是渊,右边是崖,崖上还有斧子挖凿的痕迹。

  这样与众不同的险要道路,倒像是人为开凿,以隐藏什么东西。

  这一切都让它通向的目的地显得神秘起来。

  马车外的宋凯和黑子却是不奇怪的,这条路他们走了上百遍,闭着眼睛走也不会磕着碰着。

  马车走着走着,只听得“吁——”一声停住了。

  江阔一皱眉,正要问,已经传来宋凯的声音。

  “少爷,前面雪崩了。”

  雪崩?

  黑子低咒了一句,说道:“少爷,马车走不了。”

  真是晦气,这么多年南来北往,从没遇到过这种事,竟然在就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遇到了。

  江阔将怀里的人移到床上用被子盖起来,打开窗户朝外看了看。

  正是地形最狭窄的地方,左边深渊,右边高崖,中间这条路恰恰只容得马车走过,此刻雪崩,整条路被积雪挡起来,人走过去尚可,马车却无论如何过不去。

  偏偏是这一段,马车甚至转不了身,真真是进退不得。

  几人都在观看着这样险恶的形势,黑子提议道:“主子,眼看马车是走不了了,只好下车走过去。”

  江阔抬头看了看高崖的地方,大块的积雪而成的冰块悬悬欲坠,如若掉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雪崩的范围小的话。尚可施展轻功很快走过,可如果这一带都雪崩了,从底下经过就是十分冒险的事。

  宋凯建议道:“少爷,不如属下先去探探路。看看前面怎样,再来禀告少爷。”

  江阔想了想,看了看马车里仍然安睡的人,说道:“去吧,小心点。”

  宋凯领命去了。

  不想这一去就是许久,几人在雪地里等了许久,没有等来宋凯的人影,倒是等来身后一声巨大的声响,回头一看,大大一片冰雪压下来。把后路也挡住了。

  黑子吃了一惊,说道:“主子,依我看,此地并不安全,要是再一次雪崩。难保……”

  话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主子,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也不知宋公子怎样,不如我?”

  江阔眉头皱得紧紧的,沉默了一会,说道。“快去快回。”

  黑子也去了。

  江阔回头看了看床上睡着的人,心里渐渐烦躁起来。

  天气这样恶劣,雪崩时有生,宋凯去这么久都不回来,雪崩范围肯定极大,宋凯也极可能遇到了不测。

  在不知道前路的形。退后该是最保险的出路,毕竟进谷的路远没有还需要走的路远,可如今来路也被塌下的雪挡住了,此地又是危险之地,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就罢了。如今还有她在身边,遭遇如此险境,让他如何不担忧?

  他站起身,在马车里踱了两个来回,时时关注着头顶上空的崖,就怕一步小心再来一次雪崩。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宋凯和黑子仍没有回来,眼看着前方的道路被飘洒的大雪堆得越来越高,几乎不能通行。

  他咬咬牙回到床边,找出厚厚的衣服,轻柔的套在她身上,自己也穿了宽大的裘衣,将她抱起里。

  没有人打伞,这么大的雪,不要淋到她才好,这样想着,他前前后后检查一番,尽可能地将她藏在自己宽大的雪裘里。

  怀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睁着一双迷蒙的眼睛看着她。

  他不自然地笑了笑,“马车里太闷了,我带你出去走走。”

  这谎真是拙劣,他害怕她问下去,但她没问,乖乖的搂紧他的脖子,眯眼笑了笑。

  这模样让他原本焦躁的心镇定下来,仿佛无形中得到了一种力量。

  她的微笑和温顺的动作,让他感觉到她全身心的依赖和信任,让他意识到他不再是一个人。

  他有她,这次她会陪着他一起闯过生死关,他们一起。

  他的唇角翘起来,目光里满是坚毅,“抱紧我,我们要出了。”

  她果然紧了紧小手,猫咪般乖乖的缩成一团靠进他怀里。

  他踏下马车,一蹬地,瞬间站在那块凸起的冰雪之上。

  怪不得宋凯和黑子一直不回来,这条路基本已经毁了,触目之处皆是被崩塌的冰雪掩盖的痕迹,多数地方难以找到能站立得稳的地方,恐怕脚下这一方还是况比较好的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