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力竭(1/2)

加入书签

  “我们计划了许久——本来想让你在上面走得舒坦点,不用面对这样的真相,可你执意要下来,辜负了我们的一片好意。也罢,如果不出意外,江少爷今日一去,轩辕寒玉就是我小王爷府的王妃。说句实话,潜数年来都清心寡欲,只有这一次,”他笑了笑,从轩辕无二手里接过兵器,“有些迫不及待了。”

  江阔手中的剑忽然颤抖起来,锋利的剑尖透过吊床插进岩石里,咔擦作响。

  “他说的是真的吗?”他说道。

  寒玉没说话。

  “我问你是真的吗?!”他又大吼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声音在山谷里声声回响,震得人耳朵麻,众人都退后一步。

  她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忽然呵呵笑起来,带着英雄末路的凄凉和苦痛,良久,才停下来。

  “没有想到,你我多年谊,竟然比不上你从未见过面的一个姐姐……或许,你从来都是恨我的吧?从我将你从苏州小巷带走开始,你就是在记恨我的吧?从那时开始,你就一直想着让我万劫不复吧?”

  “江阔,”不等寒玉说话,临渊忽然开口了,“或许对你这种人从来体会不到血浓于水的亲的重要性,是你自己无,怎能怪别人无意呢?不要再拖延时间了。”

  “好,”江阔动了动,拄着剑的身子晃了一下,却还是稳住了,抬起头盯住她,“你要我死,对吗?”

  她仍然没有说话,屡次浮起的眼泪被她生生逼下,倔强的回视他,答案不而喻。

  他笑,自嘲的笑,眼光跟着剑身向四周一扫。沉声道:“你们都要我死,对吗?”

  众人被那剑光逼得退了一步,等到站稳了,都三三两两的答道:“是。非死不可!”

  他哈哈大笑起来,带了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来啊,你们一起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忌惮。

  “孬种!”

  随着一声低嗤,一个深蓝色身影一跃而出,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站住,仔细一看却是个四五十岁的女人。

  女人将剑削一拔,冷冷道:“江阔,我与丈夫行侠仗义十余载。从未做过亏心事,不想丈夫惨遭毒手,只留我一人,我多年寻仇未果,近日得知罪魁祸竟是你的部下。我今日就要杀了你这个幕后黑手。让你血债血偿!”

  话音一落,女子忽的抢身上前,步伐奇快无比,瞬间逼近。

  人群里一时嘈杂无比,为这个武艺高强又忠贞硬气的女人叫好。

  江阔没有接招,忽的向后一飘,落在背后山崖的一块凸起之处。

  “好俊的轻功!”有人唏嘘不已。

  女人一恼。低喝一声,飞身追上,可等到她到了山崖,那红色的身影却已经回到原地。

  女人一顿足,又是一跃,怒骂道:“有本事就别躲!”

  这回江阔没再躲。手中的剑一转,不知怎么的就将她的剑死死格住。

  女人一惊,冲后面看得呆愣的众人骂道:“还等什么?!等他一个个杀了你们?!”

  “我没有杀过你的丈夫。”他忽然开口道。

  这个从不喜欢解释的男子,在这一刻,经历了自己失败的爱。忽然特别羡慕眼前这女人口中的男人,所以他没有接招,所以他解释了。

  这女人可以为了丈夫的冤死而追究多年,而他心爱的女人,竟然和别人合起来害他,一次一次的伤害他。

  女人当然不会听他的解释,也无暇听,因为身后上百人已经开始朝二人扑来,利剑铁锤频繁地砸过来,分开了两人。

  江阔不再说话,转身跟四周的人厮杀起来。

  江湖人最是硬气,报仇这种事,打起来似乎可以不要命,他双拳难敌四手,必定撑不过多久,他知道今天必定要命绝于此。

  他像一只嗜血的野兽般厮杀起来,不偏不倚,不让不躲,一刀刀一剑剑地刺,也被别人一脚脚的踢,一拳拳地打。

  鲜血溅在脸上的感觉变得很痛快,他杀红了眼,开始享受这场盛宴。

  只有别人的血和自己的伤,能够让他好过一点,只有身体无停歇的运动,可以让他的思想无暇去顾及别的事。

  就让他杀吧,以一个男人的样子,在她的面前,流尽最后一滴血而死。

  她会为他流一滴泪吗?

  不会吧,她的泪只为欺骗他而流。

  可是当他想到他们这些天来一起度过的每一个日子,在三生石前的许愿,在荷花池边吃花糕,在雨夜里听雨,甚至一起在床上甜蜜的缠绵,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疼痛起来。

  一切都是骗人的,他以为拥有过的那些甜蜜和温暖都是假的……

  他忽然狂啸起来,招式变得无比狠毒,招招毙命。

  周围的人都被这张狂的气势吓到了,渐渐地都退后了一步,将这只暴怒的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