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真相(1/2)

加入书签

  从这日起,她不再漫山遍野的乱晃,生活似乎找到了目标,她开始期待月儿每日一次的到来,从她手上接过资料或信件,一遍又一遍地看。

  其实她知道月儿一开始不甚将她的见解放在心上,但随着日子都的推移,月儿偶尔也会听从她的意见,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总是随时对她冷嘲热讽,恶语相向。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会在心里偷偷地说,“你看到了吗?我不是什么都不会干,我在做你喜欢的事,我会让三部一直一直好好的……”

  她在对谁说呢?

  不知道。

  她用被子捂住脸,拒绝思考这个问题。

  可那张俊逸非凡的脸和那袭招摇霸气的红衣仍然闯进脑海里,她闭上眼,抑制住心里的酸涩,对那个身影说,让我梦见你吧,让我梦见你,好么?

  不过梦见不如不梦见,因为每一次梦见,都是最后的那个场景,他浑身浴血,身上扎了两把剑,奄奄一息的滚落在山崖下。

  每一次她都想朝他奔去,可每一次都被脚下的东西跘倒,她怎么也过不去。

  于是醒来的时候总是泪流满面。

  可这样的日子终归是有些意思的,较之于之前浑浑噩噩的日子。

  她沉浸在这种日子里,几乎忘了她曾经答应过临渊的话,直到某一天,临渊站在她的禅房前。

  她抬起头,慢慢露出一个笑容,招呼道,“临渊。”

  他逆着光站在门口,她只能通过衣服和身材气度知道他是临渊。

  临渊从门口跺进来,步履沉重,她这才现他的脸上,神色不豫。

  她诧异,“临渊。你怎么了?”

  他没有看她,说道:“我刚从京城回来。”

  “恩。”她点点头,表示在听。

  他又接着说道:“跟我下山吧。”

  她放下手边的东西,说道:“我一点准备也没有。”

  “不需要什么准备。我已经在山下找好房子了。”

  她犹豫,“可是……”

  临渊没有说话,伸手从衣裳里拿出一样东西,不过是一张被叠得整齐的宣纸,却让屋子里的气氛骤降。

  那张纸……正是爹爹最爱用的那种。

  她惊诧地将目光从纸上移到他的脸上。

  他看着她,很认真的低声说道:“你会原谅我吗?”

  她大为惊恐,上前夺过来一看,上面苍穹有力的笔触,明明白白是爹爹的手笔。

  她几乎反应不过来,愣愣抬头看他。“这是哪来的?”

  他笑,笑得有些苍凉,“你已经猜到了,不是么?”

  她重重的退后一步,身子咯在尖锐的桌角。可她不觉得疼,更疼的是她的心。

  临渊朝她伸出手来,笑,“他们就在山脚,跟我下山吧。”

  脑子里所有的意识随着这句话变为乌有,大脑里一片空白。

  她不能说话,只是摇头。

  临渊再一次说道:“走吧。你不是很想念他们吗?你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毫无所依,你不必整日躲在这寺庙里。”

  她不说话,仍然摇头。

  她不明白自己每日都在梦寐以求的奢望到了眼前,她为何除了惶恐就是惶恐。

  她不明白。

  临渊没有理他,替她收拾了简单的行礼。带她往山下走。

  她木木的被他牵着走,好几次想掉头就跑。

  但她终究是赢不了的,正如他所说,他可以随时带走她。

  他替她点了穴,她便只能惊恐的被他搂着腰。飞快地掠过脚下的山川河流,飞快地朝着那个让她恐慌的地点走去。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院,布置尚可,坐落清净,气氛尚可。

  他带着她一路往里走。

  正屋里相对而坐的一双身影,远远的就让她又怕又喜。

  临渊将她放在屋门口,替她解了穴道,她两眼看着前方,差点栽倒在地上。

  四年不见,爹娘的头竟然已经花白,身上是绫罗绸缎,已经不是当初那般模样,可她还是能够一眼认出来。

  他的爹娘啊!

  两个老人转头看她,脸上露出惊喜激动之色,颤颤巍巍的从桌边站起来。

  “玉儿……”

  娘亲不敢相信的低唤了一声,声泪俱下,上前一把搂住她。

  “玉儿!你变瘦了!玉儿!娘的好孩子!”

  爹也走上前来,原本不善于表达感的爹爹,此时也激动得双手抖,手足无措。

  娘亲放开她,痴痴摩挲她的脸蛋,打量她,“娘的好孩子,长高了,怎么这么瘦,脸怎么这么白?这里是哪里,你怎么又会在这里?”

  她不能说话,喉头哽着什么东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爹爹见她傻愣着,唤娘亲道:“你别吓着孩子!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娘亲这才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