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七夕(1/2)

加入书签

  不知怎的就想起梧桐的叶子来,想起她曾在某个秋季,拖着长长的扫帚,将某个院子里的落叶扫了一遍又一遍。

  秋高气爽,走在这样美妙的环境里,一不小心就忘了时间和空间。

  太阳渐渐地就偏西了,前方隐隐传来一阵喧嚣声,她被这喧嚣蓦地惊醒了,站在原地听了一会,原来已经走近蓉城最大的市集了。

  只是何以这么热闹呢?还听得有人放鞭炮……莫非是什么节日?

  正这样想着,身边忽然多了一个人。

  “今天是乞巧节。”那人说。

  是宋凯。

  他一路跟过来了。

  她点点头,心想自己这两年真是糊涂,连日子过到哪一天都不知道。

  其实节日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她每天想的只是如何让生意做得更好,如何让三部的名声在中原如雷贯耳,如何让这个家族好好地发展下去,如何为他的子孙后代留下更多的东西……只有做得很好很好,她心里的愧疚感才会稍稍少一点。

  节日对于她来说,仍然只是繁杂的工作,尽管爹娘和手下有时看不下去劝她休息,她也不过在庭院里走走,日子过到哪一天尚不清楚,是什么节日就更不知道了。

  七夕节是什么节呢?

  相传,每年的这个夜晚,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之时,如果坐在葡萄架下葡萄藤中静静地聆听,就可以听到仙乐奏鸣、牛郎和织女在深情地交谈。

  所以七夕是情人节,很多有情人都会相约出游,怪不得集市上这么热闹。

  怎的就来了兴致。两年来深居简出、几乎不见陌生人的她,忽然想去凑这个热闹。

  她转身对宋凯说,“我想自己走走,你不要跟着我。”

  宋凯没说话,退后半步。果然没了影。

  她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严厉地说道:“不许跟着我!”

  空荡的道路上传来一声叹息,那人的气息终于消失殆尽。

  她这才迈开步子,朝市集上走去。

  蓉城的人原本极会享受生活,这样的节日里更是如此。

  市集上一片歌舞升平的模样。男男女女在广场上欢快的歌舞。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街灯亮起来,两边的小店也点了灯,一切都在光与影中变得唯美无比。

  市集上的人却不降反增,多的是一对对小男女。或在广场上牵着手歌舞,或在市集两边围着小摊挑选定情信物,或在灯火阑珊处窃窃私语……像她这样一个人出来的,倒的确不多。

  她并不十分在意,沉默的走过载歌载舞的人群,走过街边一家家的小店,不疾不徐,心情静谧。

  只有淹没在这样热闹的人群里。才会忘记自己的孤独和寂寞,别人的幸福被你感同身受,于是暂时的忘却了自己的不幸。

  过往的人群里有好奇的。偷偷掉头打量她,她并不反感,嘴边挂了一抹静谧的笑容,在人群里穿梭。

  然后忽然撞到一个人,她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头。对方是一个很高的男子,似乎不小心撞到她。此时呆呆的看着她,反倒有些懵了。

  “对不起。”男子呐呐地说。

  寒玉笑笑。说了声“没事。”,想绕过去。

  没想到男子没反应过来让她,旁边都是人群,总不好挤开别人走过去,她进退不得,一时有些尴尬。

  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漂亮女孩靠过来,不满地推了推男孩,低声道:“你看什么看!”

  “额。”男子连忙让开,又接连说了几声对不起。

  她又笑了笑,侧身绕过他们走过去,走得一截,还听得那女孩愤愤的声音。

  “你看什么看,看到人家漂亮就发呆了,你不要我了是不是?”

  “没有……我,我……你别生气啊!”

  她莞尔,为这对幸福的小情侣。

  可嘴边的笑容扯到一半,眼泪忽然毫无预警的掉了下来。

  她想起某年的秋季,那人带她出去逛集市,旁边的人多看了她两眼,就被打得唉唉直叫。

  如今呢?

  就算她真的被别人看上,就算她真的爱上别的人,就算她和别的男子成亲,他也不会再干涉她了。

  当年觉得很气愤的事情,如今竟然如此怀念。

  怀念又如何?已经回不去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了那个,可以陪她来逛七夕的男子,所以她只好一个人逛了。

  那对小情侣多么的幸福,他们还年轻,可以肆无忌惮的拌嘴、吃醋。

  她却不可以了。

  好在此时天已经黑了,别人看不清她的脸上竟然满是泪水。

  再抬眼时,看到一个人很多的地方,仿佛是一个临湖的小楼,装饰得很漂亮,很多小情侣排着队的往里面挤。

  她略站了一站,垫着脚尖往里看看,看到门边一块高高的牌匾上写着“七夕葡萄架,卧看牛郎织女”。

  她抬头往二楼看去,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