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星星(1/2)

加入书签

  这一年的雨水很好,秋茶产量高、质量好,大量来自西南地区的茶叶经过简单的处理远销国外,其余的部分经过发酵制成红茶,文人雅士竞相尝试,再加上朝廷的支持,很快引领茶市的新潮流。

  三部在茶市上独占鳌头,声名远播,盐业的发展也受此影响被进一步推进,三部在茶盐二界的形式可谓如日中天。

  桌前的人看着桌子上被处理过的账单,已经很久不动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月儿站在桌边等了许久,忍不住偷偷看她的表情。

  没有什么表情。

  她忍不住咳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这个季度,各地的总销售额翻了两番……”

  一个季度翻了两番,这是一个从未有人创造过的奇迹,就算钱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作为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成就感总应该有一点吧?

  哪怕脾气坏如少爷,看到自己的努力有成果,也是会倍感自豪的,可眼前这人,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甚至……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接着就见那人在纸上写了几个数字递过来。

  月儿看了两眼,这次的数字有点大,所以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寒玉看她一眼,提笔将第一个数字圈起来,“这个,明白么?”

  这个数字是利润的一半,应该存在江氏的名头上,这是老规矩了。她点点头,反应过来了。

  纤细的毫笔又接着画了一下下面的数字,写下两个字:“朝廷。”

  月儿看了一下数字。眉头皱起来,这些年,三部的利润涨多少,朝廷的腰包也跟着涨多少,这个人真是不知柴米油盐贵,一点都不懂得藏私,每年都要把一大部分银子白白捐给朝廷。

  又画下一个圈。“赏银。”

  这就是给弟兄们发的赏银了,其中一部分是奖励两年前就在的弟兄们的。

  月儿忍不住提醒道:“其实弟兄们的月钱在行业已经算很高的了。”

  言下之意就是不必再涨了。

  她笑了笑,没说话。

  月儿干脆接着说道:“就因为三部的月钱很多。如今想进三部的人都挤得头破血流了,负责招募的人也很累。”

  这话多少带了点夸张的成分,桌前的人却没有做声,她皱着眉想了想:“那我说的私塾怎么样呢?”

  月儿一呆。答道:“已经按照你的说法。有许多人报名了。”

  她这才点了点头,“是按照我的说法筛选人的么?”

  “是的。”

  这个私塾专门为穷人家的孩子所设,招的都是一些十岁以下的小孩,包吃包住,每月还有零花钱,教习一些诗书礼仪,还有经商的手法,孩子长大以后会留在三部。这举措一来给了贫苦人家的孩子一条生路,二来为三部培养了知根知底的人才。是个一举两得的举措。

  她这么说,言下之意就是尽可能把机会留给穷苦的孩子们,月儿明白了。

  她点点头,又画下一个数字,“校舍。”

  校舍的条件已经很好了,至少比她自己在后山的那座小屋不知好多少倍,月儿在心里偷偷地说。

  纤细的毛笔在纸上画下最后一个圈,月儿伸长脖子去看她写的什么。

  执笔的手却停住了,她的视线落在窗外院落里的某个角落里不动了。

  月儿跟着看出去,什么都没有,她忽然转过头来看她,“听说最近有很多人进军茶业?”

  月儿愣了一下,答道:“是的,不过都是一些很小的作坊,看到茶业的暴利,想从中分一杯羹,你放心吧,发酵工艺不是所有人都会的,这些厂家并不能成大气候,必然造不成什么威胁。”

  寒玉点点头,没有说话,纤细的手腕轻轻转动,画下最后一个圈。“扶持。”

  月儿看着这两个漂亮的字,不明白了。

  她抬起头向她解释,“这些钱用于起步茶行的扶持。”

  月儿愣了两秒,反问,“为什么?”

  是商人都不想自己的竞争对手过于强大,恨不得将之毁灭于摇篮之中,可这个举动,为何反其道而行之?

  寒玉将毫笔放在笔架上,轻轻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月儿呆住,情不自禁的在口齿间咀嚼这几个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所以不想太招摇,有钱大家一起赚,有钱大家一起花,不想一家独大?

  她的经营理念跟她这个人一样,崇尚低调,相反设法掩盖自己的耀眼光泽。

  这是她和少爷最大的不同之处,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理念,三部这些年在商界路越走越宽,广交商友,从不树敌。

  月儿想了一会儿,点头答道:“知道了。”

  桌前的人点点头,眼睛重新望回院子里的某一点。

  “今年最繁忙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是吧?”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