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失常(1/2)

加入书签

  月儿反手打了她一个巴掌。

  她忽然清醒了,泪水奔腾出来。

  可是她拒绝清醒,她像一个孩子般不依不饶,哭泣,“你打我,你竟然打我,我要告诉他,我要让他帮我报仇,我让他不给你发月钱,我让他罚你蹲马步,你竟然打我……”

  她一边低语一边蹲下来,身子失控的一歪,匍匐在地上。

  地面的冰凉彻底唤醒了神智,她终于停止说话,低低的抽泣起来。

  月儿不说话,上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她执拗地往地上蹲,不肯站起来。

  “我输了,”她忽然喃喃自语,“我输了,我输了……”

  月儿一愣,装傻,“输什么了?”

  她抬起头,脸上又是泪又是泥,“你赢了,我后悔了,我后悔了……”

  月儿没有答话。

  其实她早就赢了。

  她抱住月儿的腿,孩子似的哭泣,“月儿,我很难过,我很难过,我很难过!我后悔了!你让我去找他,好不好?你就告诉我爹娘说我去南诏了,永远也不回来了,好不好?好不好?”

  她抬头看月儿,脏兮兮的脸上满是祈求的神色。

  这副模样跟六年前的那个雨夜重合起来,也是一张这样的脸,沐浴在雨里,心如死灰的求她帮她去找少爷。

  那是月儿第一次见她求人的样子。

  月儿心下一顿,一个念头从脑海里闪过:恐怕她爱少爷并不比少爷爱她少多少。

  不同的是:少爷爱她。可以勇往直前,毫不犹豫;而她,在中途遇到了阻碍爱情的另一件事。左右为难,进退不得。

  爱而不得和不得去爱,到底哪一个更可悲?

  其实她只是个可怜人而已。

  这一刻,月儿从心底原谅了她。

  但她没有说出口。

  她只是蹲下去,将她脸上的泪水擦掉,轻声答道,“好啊。”

  她停止了哭泣。有点傻傻的,像是被馅饼砸到头的样子,“我可以么?”

  “可以的。”月儿说。

  “可是我是他的灾星。我会再害了他吗?”

  “或许你也是他的救星也不一定。”

  “真的么?”她的眼睛忽的亮了起来。

  “真的。”她替她将乱发别在耳后。

  “他会原谅我么?”

  “不知道,”月儿说,“得看你怎么做。”

  她拼命的点头,又哭又笑。表情迫切。像个急于得到肯定的孩子,“我会给他做好吃的饭菜,给他跳舞,给他弹琴!”

  “那还不够。”月儿说。

  她忽然又紧张起来,“那要怎样?”

  “这次你要一直陪着他。”

  “我会的,我会的!”她急忙点头保证。

  “好吧,那你或许可以试试,”月儿从地上站起来。“我们回去吧。”

  “不,”她忽然又急切起来。“我要等他!你说过我可以去找他的!”

  她转身环视了一圈这个夜幕中的小院,表情温柔,语气也温柔,“你回去吧,我在这里等他,他就在这里,有人看到过他了!他肯定是舍不得我们的孩子,回来看它的!等到他再来了,我就求他,求他带走我!”

  她的表情渐渐迷茫起来,沉迷在自己描述的幸福中不可自拔,“我们约好了三生三世,我要和他在一起三生三世。”

  月儿没再逼她,任由她沉醉了一会,又道:“你觉得少爷去了天堂还是地狱?”

  “天堂。”她说,“他那么好,肯定在天堂。”

  月儿笑,“可惜他在地狱。”

  “地狱?”她愣了愣,“为什么在地狱?”

  “不知道。”

  “哦,”她说,“地狱肯定很可怕。”

  “那你还要跟他去么?”

  “去,”她说,“为什么不去?”

  “地狱不是很可怕么?”

  “可是那里有他,”她说,“只要有他,不管在哪里我都去……只要他愿意。”

  月儿又笑,“哪怕他变成了魔鬼?”

  “不管他变成了什么。”

  “好吧。”月儿走近她,说道“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

  她转过头看月儿,眼里有一丝疑惑。

  月儿没说话,扬手一劈,那双疑惑的眼睛终于无力地闭上,身子软软地倒了下来。

  涛涛茶馆。

  很晚了。

  两个人影才从外面匆匆回来。

  掌柜赶紧迎上来,待看到月儿背上背着的人,一惊,“啊,夫人这是……”

  月儿没答话,倒是护在后面的宋凯眼光忽的朝他一瞟,掌柜一哽,剩下的话立马吞了回去。

  两人都不说话,背着人就往二楼走。

  掌柜连忙跟上,再一次道:“宋公子,月儿姑娘,潜公子在小楼上等着呢。”

  宋凯闻言皱了皱眉,月儿感觉到他的迟疑,脚下不停,说道:“没事,正好他来了。”

  宋凯略一思索,点了点头,冲掌柜说道:“知道了,不用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