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道歉?(1/2)

加入书签

  梦境里是大片大片漫天飞舞的雪花,静静悄悄地落在大地上,大地一片雪白,只有熟悉的花草弯腰忍受着雪的重量……全世界都静悄悄的,静悄悄地欣赏着这场盛大的雪的舞蹈,一切都是如此静谧而又安然,仿佛这世界就是如此的,如雪一般的纯洁,没有饥饿,灾难,压迫……我静静地欣赏着,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盘旋着,下落,下落,再下落……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我知道冬天就要来了,我知道春天不远了。

  有人把手往我额头上贴了贴,又轻轻叹了口气。

  醒来吧,我知道我已经睡了太久。

  睁开眼的时候竟是江阔在我床边,他甚至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我掠过他闪烁着似是而非的喜悦光彩的脸,后边端着草药毛巾的三个小丫鬟惊喜地又哭又笑闹成一团。

  “你终于醒了,夫人,你都睡了三天了!”

  “是啊,大夫们都说你很快就会醒了,可很快了三天你才醒过来,你快吓死奴婢了!”

  “夫人,你烧都退了,也没有什么不正常,怎么这么久才醒啊?”

  我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们笑。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如此悲伤,或者说如此喜悦,在我刚刚进府四五天的时候。

  恐怕,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吃穿住行,还有……这些丫鬟莫名的微笑或者眼泪……这些关心,都只不过因他的‘宠爱’而存在吧?我自嘲。

  这种要靠害自己的人生活的滋味,并不好受。它会一点点剥夺你做人的最后一点尊严。

  嘴唇是干裂的,不知道是因为烧或者缺水。不过脑子却是清明的,神清气爽,如果忽略心的话,应该算是状态不错。

  月儿他们七手八脚地把我撑起,喂我喝药,给我送点心。我并不反抗,她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听之任之。

  等到她们终于忙的差不多了,才现旁边的少爷静默着看着我,已经很久没有说话,气氛不免尴尬起来。

  “你们都下去吧,你们夫人刚醒,不可操劳太久,让她休息吧。”

  “是。”丫头们乖巧地退出去,还不忘把房门关上。

  ……

  “是因为觉得生活无望,才不想起来吗?”

  我不说话,笑。

  “别在我面前露出那种笑容,好像全世界所有的事都可以用笑来解决!”他忽然受不了地朝我低吼,“你到底有多少种微笑?!还有多少种是我没见过的?”

  他的语气让我一滞,以至于没有习惯性地露出笑容来。

  “你知不知道,你的微笑会给你带来灾难?如果你不要总是这么笑,或许……或许……”他忽然有些痛苦地重复,“或许你就不会有这样的命运。”

  我冷笑,“你如何知道?我的命运是由你掌控的么?”

  他一顿,低下头去,很久没有说话。我没有见过这样的江阔,他执拗地低着头,手似乎有些紧张的握拳,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

  “对不起。”他终于无比艰难地挤出三个字。

  我笑了,呵呵地笑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