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惶恐(1/2)

加入书签

  从此以后便是咫尺天涯。你一定要安好。我会默默为你祈祷。而我……忽然想起柳永的那句千古名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渐渐弯成一个苦涩的弧度。

  就在这时,马车前的帘子打开了,一大片光照进来。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嘴角的笑意渐渐收起来,重新看回外面。

  马车此时正经过一座石桥,两边摆满了小商小贩们的各色饰物,年轻美丽的姑娘们正在一一挑选,一切都很美好,只可惜……

  来人站在门口没动,娘轻轻拽了拽我的衣袖,朝我使眼色。

  是啊,他不是救了我娘么,我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我的恩人?

  我自嘲地笑了笑,转过头来,扯开嘴角冲他笑:“江少爷,我有恙在身,不能见礼,还请见谅。”

  他略一思索,朝里走来,隔着一步远的距离站定,看不清脸上的表。

  我见他不说话,复又笑了笑道:“江少爷,谢谢你派人治好了娘的病。”

  我一直对着他笑,不知的人会以为我们关系多么和谐,所谓的笑晏晏,只是仔细观察就会现那笑意不达眼底,透着疏离和些许冷漠。

  以往博文最不喜我这么对他,因为他知道这时我并不是真的想笑。只是眼前这个男子却并不见得能看出来,毕竟我们没怎么接触过。

  娘当然是知道的,她也在一边笑着连连称谢打圆场,不过眼前的男子还是没说话。

  他逆着光,我看不清脸上的表,我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只得强撑着笑迷迷地看着他。

  良久,就在我就要保持着微笑的姿势再次昏昏睡去的时候,他忽然缓缓向前跨了一步,把我的瞌睡全吓跑了。

  他缓缓地俯下身,用食指轻轻地捻起我的下巴往上抬,“我怎么就听不出一丝感激之呢?”

  我一惊,勉强地保持着微笑,艰难地道:“江少爷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

  “无以为报?”他忽然放开我,嘴角扯出一个邪魅的弧度,眼睛里是明显的嘲弄,“你不是就要以身相许了吗?”

  我一怔,没来由的一阵惶恐,呆呆地看着他渐渐远去的俊脸,害怕得不知所措。

  他扫一眼我怀里的小箱,冷冷地笑了笑,不慌不忙地走下了马车。

  娘慌乱地把我搂进怀抱,“玉儿,别害怕,别害怕,他不过比你大了几岁了,慢慢地你就习惯了!”

  我以为我够早熟,够老炼,在博文面前,我总是可以藏起自己想藏起的那一面,让他为我的一句耍赖的话就忙东忙西,于是我以为我可以在任何人面前都隐藏心事,从容不迫。可是江阔的气势却屡屡让我方寸大失,尽管他每次都惜字如金。

  我忽然开始有点害怕这个猜不透的男子。

  过了不久,来了一个长着白胡须的老爷爷给我看脉,他把了一脉,捋了捋胡须道:“这个娃儿本就是阴寒体质,再加上一时悲气交加才会昏睡几日,要注意疏散心结,我再给你开个方子吃些调补气血的药也就无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