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暴风雨4(1/2)

加入书签

  月儿心里一阵烦躁,为何她似乎抓不住重点呢?可是又不确定她在想什么,只得答道,“少爷并未睡,我们自然不敢睡。”

  寒玉似乎没听懂月儿似有若无的抱怨,“冻晕的人都就医了吗?”

  “嗯,府上有专门的大夫。”

  “嗯,”寒玉点了点头,皱眉,随即不无责备地道:“月儿,你怎么不劝劝少爷?他这样很多人都跟着受罪。”

  第五十六章暴风雨4

  月儿一时无语,又憋屈,不知做何反应,审视了一下寒玉的神色竟是说真的。她忽然后悔当时太冲动告诉了她自己的事,现在竟然真的像少爷所说误会了。

  月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夫人,月儿求你忘了那天晚上所说的话,月儿不该心存妄想,请夫人快过去劝劝少爷,少爷从小娇生惯养,这样会吃不消的。”

  “心存妄想?”寒玉莫名地看着月儿,稍倾,叹了一口气,认真地道,“月儿,你和少爷两相悦,你不要妄自菲薄,不然是不会幸福的。”说着眼里浮起一丝悲伤。

  月儿呆了一下,想起她给自己讲过的故事,随即明白过来,原来她又陷入了回忆,并且以为自己也和她一样。

  月儿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可惜自己没有她的福气。

  这两个人还真是像,连倔强的脾气都是这么相似,可是这么固执倔强的两个人,要怎么办?而且眼前这个人还有一个深埋于心底的人。

  眼前又浮现出少爷寂寞而隐忍的模样,心里一片疼痛,再顾不得他交待过的话,她要说出来,虽然明说暗说表述了很多遍。

  她拂开寒玉伸过来扶她的手,很认真的道,“雨儿,少爷喜欢你,他的古琴就是要送给你的,我不知道你们昨天到底生了什么,可是能让少爷如此失态的人,除了你不会有第二人,月儿没有他求,只求你去劝劝他吧,让他好歹吃点东西。”

  寒玉认真地听完月儿的话,心里有一丝小小的烦躁。喜欢?类似的词他听过这几个小丫头说了好几遍,可是那些都是一面之辞。

  他怎么会喜欢她呢?从他第一次见到她开始,到现在,仅仅两月不足,会喜欢吗?这样的喜欢,即使真的是,没有经历过时间的磨砺,也不过是喜新厌旧,过眼云烟,说出来未免太不负责任。况且他比她大六岁,在商场叱咤风云,什么样的女子没有,家有妻妾,怎么可能喜欢一个小小的她呢?

  她们都被他的表面功夫给骗了呀,如果月儿知道自己与江阔之间的过节,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傻乎乎的说话。

  可惜自己并没有背后道人长短的爱好,不如就由她猜去吧。

  月儿紧张地看着眼前的人,她仍旧淡淡的笑着,似乎不只是个十二岁的女孩。她静静地喝着茶,不说信也不说不信,略一思索,干脆而决绝地答道,“我不会去。”

  月儿呆了一会儿,“为何不去?”语气有些生硬。

  寒玉没想到她会这么问,理所当然地答道,“我去了只是给他添堵。”

  “为何?”

  “你不是知道我昨天晚上一不小心惹他不开心了?”寒玉有些不耐烦了。

  可月儿仍继续,“你该去试一试。”

  寒玉眼睛一眯,看了看月儿,“月儿,是你说不再是姐姐的。”

  月儿一顿,她生气了。

  抬起头来,刚刚坐在桌边的人还是坐在那里,只是周身散的气息变得凛冽而淡泊。

  月儿一凛,知道自己话说过了,只是跪在原地,还是不肯起来。

  “吃过早饭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