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暴风雨(小**)(1/2)

加入书签

  这时一个稍显为难的声音插进来,“夫人,少爷两天没吃饭了,还请夫人快些。”

  我一顿,抬头看到江叔带着一些小丫鬟跟在后面,想必她们等着我一做好就马不停蹄地端过去,我刚刚只顾着难过竟没觉察有人。

  第六十三章暴风雨11小

  我缓缓地扫了一遍后面的人,笑,“以后,不要叫我夫人,叫我……姑娘即可。”

  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恨极了这个称谓,甚至恨极了这个用来掩人耳目的名字。

  因为它们都是他赋予我的。它们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我,我与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江管家抬眼看我,眼里似有犹豫,动了动嘴唇,欲又止。

  我云淡风轻地一笑。大步向前走去。

  说什么。还有什么意义。

  一切都已经如此明了。我不过是一个被用来哗众取的小丑。

  厨房。

  扫了一圈食材,开始动手。

  “夫人,我们帮你。”两个小丫头理所当然地上来帮忙。

  “少爷吩咐不可以别人帮忙。”江管家阻止道。

  “可是……”两个小丫头不满地要争辩,被我制止了。

  他明明有心为难于我,又岂是别人帮得了的?

  两个丫头不再多嘴,只是咬着嘴唇站在一旁,眼里的眼泪成串的掉下来。

  我安慰的冲她们一笑。

  于是在江岩轩诺大的厨房内诡异的一幕开始了:数十个衣着一致的下人悠悠闲闲的站在一旁,一个夫人模样的白衣女子在中间忙来忙去。

  江管家上来道,“少爷说要吃的丰富些,少说也要十来个菜。”生怕我再让他的少爷喝白粥。

  我轻轻的笑了一下,“好。”

  要吃得丰富些对么?好。不就是十来个菜嘛。有什么大不了。

  我还有父母在他手上呢,他想怎么吃,我就怎么做。

  我还会告诉他他饿了两天,吃得太丰富对身体不好么?

  不会了。

  江阔,或许有一天你会明白,对于我来说,粥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甜美的东西。

  因为那是我喝了十多年的东西,承载的满满的都是温馨的回忆。

  而你,却不会再有机会再喝到我煮的粥了。

  因为,你不配。

  我迅速地挥着积攒了六年的经验,忙碌于众多灶台之间。

  我好像又回到了在老家的时候。

  那时候,每逢过节,爹爹都会攒出一些小钱多买些小菜,于是我便像现在这样在厨房里忙碌。

  只是那时候心里满满的都是快乐。

  旁边常常会有个人。他常常从家里带些珍贵的食材过来,开心的看着我做饭,偶尔打个下手。

  他总是算准了时间,仿佛我一抬头他就站在厨房门边看着我笑。

  过节时他们家的家宴总是很丰盛,也总是要晚些。

  所以他总是喜滋滋地偷跑出来在我们家先吃了饭再回去赴宴。

  他总是带一些东西过来,美名其曰过节来给老师慰问。

  他来得很勤,有时候去了就又来了。

  爹娘心知肚明,也不戳穿他。

  吃完饭他总会跟我一并到厨房。

  记忆力他总是用那种温柔而溺的眼光看我。记忆里他总是带着微笑。

  “玉儿,你做的饭真好吃,我真想天天吃。”

  我瘪瘪嘴,笑而不语。

  于是他就朝我抱怨吃得太多了,待会回去会被撑到。

  那时候的博文一点作哥哥的样子也没有,像个孩子。

  脸上浮起温柔的笑容。

  余光瞥到白嫩而细腻的手指,毫不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