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无所不知的临渊(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八章无所不知的临渊

  “是的,行军打战中必备的一种良策,几块石头,几根草木,以特殊的方式摆放,即可让成千上万的敌人困在阵中,渴死饿死,是最省事最高明的战略。”

  之前在书上也有见过,“可是为什么我每天都能过来?”

  “你走的那条小道,我已经撤了阵。”

  “撤了?那要是别的人过来怎么办?”潜意识里,觉得他并不想让不相干的人过来,不然也不必如此。

  “放心吧,”他淡淡道,“这条路只有通往落雨阁后门,别的地方进来,一样被困。”

  他缓缓的说着,我却呆若木鸡:落雨阁,落雨阁?他竟知道落雨阁,那不是也知道我是谁了?

  他看我一眼,“怎么了?”

  我呆呆地看着他,动了动嘴,说不出话来,一直想掩盖的耻辱,原来一开始就被他获悉。

  “知道落雨阁为什么叫落雨吗?”我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因为你在这里被叫做郑雨。”他看着我的眼睛,温柔地道。

  我一颤,他知道,什么都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本想江阔新娶的夫人,又不想被人看到,于是在奉早茶的时候候在假山里想一睹芳容,不想看到江阔和三夫人刁难你那幕……而你竟晕倒了。”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我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废话,可是却只能说出这句来,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天知道我对这个身份多么的厌恶!

  临渊担心地看着我,伸手安慰的覆在我手上,“我知道你不是自愿的。”

  “我恨这个身份。”我看着他的眼睛,生怕从里面找到一点点鄙视。

  “有很多人以这个身份为荣,却求之不得。”

  “可是我恨。”我的身上散出不曾展示过的戾气,声音里带了一丝哽咽,就连临渊也不理解我吗?

  他不再说话,转过小圆桌把我拉起来,心疼地圈入怀里,这样温柔的神,在博文的身上常常出现。

  我把头埋在他怀里,浑身的戾气忽的消了,只剩下忍不住的哽咽和支离破碎的声音,“我恨,我恨……”

  他安慰的拍打着我的背,低低地安慰,“我知道,我知道,因为这样的身份害你失去重要的东西。”

  我抬起头来看他,欣喜的,“你理解?”

  他温柔地点点头,眼睛里有心疼,有痛苦,有安慰,莫名的让人安心。

  我不放心地追问,“你不嫌弃我?”

  他好笑地刮了刮我的鼻子,“我怕你嫌弃我。”

  我嫌弃他?我“噗”地笑了,有谁会嫌弃像神仙一样的临渊?

  “好了,”他放开我,笑,“不要在傻乎乎地以为谁会嫌弃你,有什么心事都要说,不要闷在心里。”

  我眨巴着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

  他一愣,脸一红,不着痕迹地避开我的视线。

  我稍稍一顿,随即反应过来,临渊居然害羞了!这个认知让我迅速地笑起来,临渊也会害羞?太好玩了!

  我正想乘机逗逗他,他快一步跟我拉开了距离,咳咳地咳了两声,恢复了以往的模样,“你想学武功?”

  真是的,翻脸比翻书还快。不过我对他说的话还是比较有兴趣的。所以我很快摆出一副好学的模样,“是。”

  “好,那从今天起每天早上先练一个时辰武然后在练琴,晚上你自己练。”

  我心里充满了欣喜,“你真的会武功?”

  他不看我,抿着嘴轻轻地笑,“不会比江阔差。”

  哇!

  我像个孩子一样拉着他的衣服,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临渊,我感觉自己赚到了,赚到了!怎么办,我要怎么感谢你?”

  他微笑着看我,听到最后一句,微微皱了一下眉,“你想感谢我,就一直陪着我。”

  “好啊好啊。”

  他一笑,微皱的眉头尽数舒展。

  “临渊,我觉得你原来越可爱了耶!”

  “嗯?”他有些不满地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