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揭开谜底(1/2)

加入书签

  你以为他为什么对你好,为什么突然对你说那些话,为什么毫无理由的吃醋?

  那些都只是因为你跟那个他爱而不得的初恋人长了同一张脸啊。

  我无比嘲讽地摸了摸自己已经泪湿的的脸颊,光滑,年轻,富有弹性,可惜这一切都为与另一个人相似而存在。

  九十四章揭开谜底

  即使如此,那人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却终究是无可替代的吧?

  你终究替代不了她,不然他又怎会规规矩矩地不动你,不然怎么在别院里同床共枕了一宿他也没对你怎么样呢?只是因为她的不可替代吧。

  呵,连做个替身也不够格呢。

  忽然想起采桑子里面的一句话来,“夫嗟女兮,不可士耽,士之耽兮,尤可脱也,女之耽兮,不可脱也。”

  女人啊,不要随便爱上什么男子,男子爱上一个人尚可脱身,女子沉迷于爱,可就无力自拔了呀!

  寒玉呀,寒玉,读了那么多书又有什么用呢?

  前人的忠告尚在耳旁,你却一次次地沉迷于爱,每一次都把自己伤得面目全非,难道没有爱我就活不了了么?

  我长久的仰坐于浴池边上,一会儿可怜自己,一会儿又暗自鄙视自己。一会儿冷笑,一会儿摇头。

  眼泪毫无知觉的流了一脸,可笑,我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天。那个自诩潇洒坚强的郑寒玉,也会有自厌的时候。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别人的一个想法……

  直到池子里的水冷透了才回过神来。

  我没有伸手去放热水,就着冷水,自罚似的在冻得紫的皮肤上一次次地浇灌冷水,咬着牙一遍遍地揉搓,好像要擦掉些什么痕迹。

  那些被他吻过的,碰过的痕迹,都可以洗去,可是心里的呢?

  郑寒玉,你自作自受。

  等到全身上下都掉了一层皮似的隐隐痛,我终于满意了。

  起身来穿衣服,一个念头在我脑海里成型了:我要去找三夫人,把一切问清楚。

  作为江阔从京城带来的,又是最宠爱的女人,她似乎真的知道些什么。

  “夫人,”候在门外的小丫头敲了敲门,“你还好吗?三夫人来看你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我迅速穿好衣服,擦干头,来到正屋门口的时候,三夫人已经坐在那里了。

  小秋正在给她倒茶,她挑剔的看着,四处打量陈设极为简单的房间,眼睛里流露出鄙视来。

  “哼,茶都不能倒满吗,你的主子可真能省,给客人喝茶都舍不得让你倒满。”

  “这是夫人说的,倒茶七分满才能显示对客人的尊敬和……”小秋委屈地小声嘟囔。

  “啪”一声,三夫人一把将茶扫倒,怒到,“你还敢顶嘴,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几天前那个在江阔和几个夫人面前娇嫩柔弱,惹人怜爱,又似乎善良懂礼的三夫人,和此刻这般大小姐脾气的模样判若两人。

  狗急果然是会跳墙的,只看我被她心心念念的夫君带出去玩了两天,她先是跑到这里来嘲笑我,现在我前脚才进门,她就迫不及待地来了。

  我举步走进屋去,脸上若有若无的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