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她在门口(1/2)

加入书签

  她的控诉只会换来他的震怒,他只会让她伤心让她痛!

  魔魅低诱的话回许于她的耳底,“疼吗?”

  “你关心吗?”抬头看他,她揶揄的问。百度搜索若看小说,ruokan

  “我的关心,你接受吗?”他沙哑的说,缓缓俯下身,柔软『』~~~~感的唇拂过她抖颤的睫『毛』,他低头注视着她,眼睛里溢满了温柔沁人的光芒,就好像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天使……

  她是吗……

  力度适中的为她『揉』~~捏着被他弄伤的细白手腕,亲昵的表情让她动情,可是,印在那完美侧脸上的鲜红唇印又在警示着她,心里一涩,平静的将手从他掌心抽出。

  “你的好,我慕向惜无福消受。”

  她转身走出去,没有换衣服,他也大度的放了她一马,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不经意的嘱咐了一句,“傍晚跟我一起走。”

  “我有事。”

  “赴李总的约会?”

  “我需要向他赔礼道歉。”

  “下班后,我在停车场等你,迟到一分钟我要你的命!”他的情绪像疾风像恶魔,什么决定都在他一念之间,不给任何人选择的余地。

  她回头看他,明明是如此俊美的脸,明明是含笑的唇,明明是风度翩翩衣冠楚楚的绅士,上一刻是柔情四溢,现在却又如此心狠手辣……

  手机铃声响到第三遍的时候,慕向惜才懒懒的接了起来,“hello?”

  嗓音平静而舒缓,似水的温柔,被淡淡的舒缓柔美的背景轻音乐所缠绕,竟然空灵缥缈宛若遥远的不可碰触的梦境,带着她独特的轻哝软语,语音上挑,一丝戏耍,一丝调弄,一丝顽皮,所有美好的点缀尽在其中,让话筒对面的许南川一愣,久久的沉浸在这样温馨别致的气氛之中,难以自拔……

  她轻轻一笑,“许少?”不知何时,他也喜欢上了这个称呼……只因是从她口中喊出……真是莫名其妙……

  本来是怒极,出口的话却成了幽幽的诉说,“我还在停车场。”

  “嗯。”

  “你让我多等了三十分钟。”

  “嗯。”一分钟就要她的命,让他多等的都是她赚到的。

  她从容淡定不疾不徐的简单回答,是他所不熟悉又痛恨的,他的脸『色』由青转白再至铁青,声音寒凉刺骨,“该死的你在哪儿?”

  “许少不是很厉害的吗?我在哪儿你的黑衣爪牙们找不到吗?”她嘻嘻一笑,丝毫不被他所恐吓,反正都是一死,那么在死之前她也不要他好过!

  许南川话锋一挑,不敢置信的问,“向惜,要玩捉『迷』藏吗,被抓到后你会更惨,你确定自己要玩吗?”

  “许少,不是‘要玩’,是已经开始了。”逃不过,就干脆赌一把!

  “好!很好!我陪你!你最好祈祷自己多活几秒钟!”

  “是不是应该有个期限呢?”玩的时间越久对她越不利。

  “你来定。”他慷慨大度。

  “现在六点钟,十点钟怎么样?”

  “随意。”许南川自信满满,这个世上,还真的没有几件他所达不成的事情呢,今天,总算有了个上门挑战的,还真是新鲜得很,更何况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不乖的小猫眯,他没有理由不全力奉陪到底!

  “四个小时后,如果你捉不到我,那你今晚就得乖乖的听我话。”她大言不惭,好像胜利就在眼前。

  “听你话?”对于他来说,这还真是稀有词汇!

  “怎么,怕了?”慕向惜故意激他。

  他不以为意的嗤笑,“一言为定!”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慕向惜安然无恙,那个男人只怕早已气得跳脚了吧?

  一想到他彩纷呈的俊脸,她的心情就雀跃不已,原来捉弄人竟然这么好玩,怪不得许南川每次都以她为乐,就是这变态的心理作祟啊!

  又半个小时后,她出乎意料的接到了上官勒的电话,“喂,女人,你男人发什么疯?”

  “怎么了?”

  “竟然突然跑来我家,差点一激动把我床上的小妞给揪出去枪毙,听说你们在玩躲猫猫?这个是我最爱,逮到小宠物之后可以尽情捉弄狠狠蹂~~~躏,好不享受啊,哈哈,乖女孩儿,告诉大哥,你在哪儿藏着呢?”

  低醇的嗓音,像陈年的佳酿,让人『迷』醉,他轻声诱哄着,像一只慢慢伺机『逼』近猎物的豹子,昂藏的躯干里面蛰伏着滔天的力量,那绿『色』的眸子里闪动的除了温情,还有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狂猛~兽~~『』……

  慕向惜始终微笑着,如果不是受过许南川这样的调教,她肯定会像一个傻瓜一样被上官勒甜死人的温柔和狡猾给蒙骗,哼,都是不安好心又善于伪装的男人!

  “在床上。”她说的是实话,此刻的她,就趴在床上跷着脚丫子听音乐看报纸,好不惬意!

  电话被人给夺过去,许南川气急败坏的咆哮,“女人,别想骗我,李总那里我翻遍了!”

  “我说在他床上了吗?”她咯咯的笑。

  ‘砰’的一声,耳边炸响,捂着被噪音糟蹋的耳朵,慕向惜正欲挂掉,又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手机从哪个角落里被捡起来了,上官勒咒骂了一句什么,试探的‘喂’了一声,然后故作可怜,“女人,你男人刚才拿着枪威胁我……”

  “区区一把枪,你会放在眼里?”慕向惜明显不信。

  上官勒干笑一声,招供,“嘿嘿嘿,当然了,还给了我一个相当诱人的条件,你我他3p啊,我抗拒不了,所以就勉为其难的骗了你,我就知道你聪明得很,不会说出来的,哈哈,我们是不是很有默契?”

  “狼狈为『奸』!”竟然联合起来骗她!

  “喂,女人,言归正传了,明晚是阿擎的演唱会,要不要去?”

  “可以去吗?”

  “不可以!”

  “……”慕向惜心头刚刚窜出的火苗一秒钟之后又被浇熄,这男人真是欠扁!

  “如果你求我,我答应悄悄带你去,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安全得很!”

  “怎么求?”警铃大作,此男非善类!

  果然,一开口就可恶至极,“你那里进去过多少人,还够紧吗?”

  “fuch。you!”

  他一怔,继而哈哈大笑,“我等着你来fuch,我甘愿被你骑,来吧,小dang『妇』!”

  如果可以,慕向惜真想用手机砸烂他的脸,不管他是美是丑,在她心目中,他就是一只狗!没听过一句话么,狗嘴吐不出象牙!

  “我原谅你不谙英文的髓,让我翻译给你听!那两个词的意思是,快滚你的蛋!”

  她真诚的祈祷,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十点差十分钟……

  他的电话如期而至,声音平静幽然,在她耳边萦绕、许转,“向惜,在哪儿?”像是认命,像是恐惧,像是担忧……

  “在公司。”

  “连洗手间我也没放过。”

  “在酒吧。”

  “绿红酒吧被我翻了底朝天。”

  “在我家。”

  “我进去拜访了,你干爸在看报纸你干妈已经睡了。”

  心里‘咯噔’一下,她紧张的问,“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我说我路过,顺便进来看看他们干女儿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我去了你的卧室,看了你从小到大的照片,还有光屁股的,小腿儿肥嘟嘟的,跟城城有得一拼……”

  他的口气极尽宠溺,她的口被石头重压,再也说不出话来,在二人之间飘『荡』的,除了他们浅浅的呼吸,似乎再也没有别的……

  “我几乎找遍了全世界,还是没有找到你,每去一个地方我都在问自己,我这样傻傻的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要找你,为什么我的心里想的念的就是你?你知道吗?我发现,这个游戏玩过头了。”

  他的声音象融化了的巧克力一层层的浸染进人的心底,它势必要将人的灵魂,和心志紧紧裹住,让她无法呼吸……让她想要落泪……因为感动?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她不得知,她也不愿意深究……

  “你害怕了吗?”

  “是,我的心在远离原来的轨迹……”越走越远,越陷越深,他无法把握了!

  “那就不要继续找了……你听……”她将音乐开大了一个音阶,long笛与黑管的管乐重梦幻组合,交叠在轻柔的钢琴上,顺记忆穿针引线,副歌中穿『』一段凝人和声,刚巧呼应着全程串场风铃声,『迷』雾般的帷幕,带人回溯到孩提时代那段年幼无助但却也无忧无虑的时刻,落花无声、流水淙淙、雀鸟啾啾,从大自然而来的气息沁人心脾,镇静人的情绪,松弛人的身心……

  “是我平时最喜欢听的,这么说,你在我们的卧室。”他苦笑一声。

  “一直都在。”只是他刚才太生气了,竟然把这熟悉的音乐都给忘记了,如此冷静异常的男人,在她面前总是这样冲动这样难以自抑,是好事?是坏事?

  良久,他幽幽长叹,“那么……这场游戏,我主动叫停了。”叫停的是游戏?还是他对她萌生的那么一点点暧昧?那么一点点情愫?那么一点点爱意?

  不管是什么,都不重要了!

  他不允许在感情上背叛吴佩佩,他也不允许自己设定好的人生出现无法估量的意外,他不允许被未知因素『』纵他的理智,他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为生活为工作为家人,她慕向惜只是一个过客,短暂停靠之后,她终究是要离开的!

  “好。”慕向惜欣慰的点头,一瞬间,痛得难以自持,心裂欲死!

  酸楚汹涌如『潮』淹没双眼,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洁白的被褥上,一滴,一滴,一滴,如断了线的『露』珠……

  不自觉用手一抹,原来……泪已渗满脸颊。

  睡觉之前,他没有回来。

  她听了一晚上的班得瑞轻音乐,是他喜欢听的,也是她极为需要听的,她需要安抚自己聒噪的灵魂和内心,她不能让自己再失去什么了,她已经够可怜了,青春没了,孩子没了,这仅剩的自尊再也不能被人随意践踏了,他不能,别人也不能!

  她在曙光里醒来,窗下有汽车喇叭一直在响,她折起身体,来到未关的窗前,她看见了那个黑衣廖阔的身影,他倚在车旁,长臂伸进去一下一下的按着喇叭,眼睛却看向虚空之处,似在沉思,似在等待!

  他的姿态像是受到某种困扰,脸上带着清清冷冷的酷冷,淡淡定定如明月般可望不可及。即使这样,她还是看到了他青青的眼底那掩饰不去的倦意,她注视着他,研究着他……

  他似有所感的抬头,他咄咄『逼』人的冷硬面目,如碳火般的记忆席卷而来,昨晚那一袭切断感情的话语之后,她以为他不会再理她,她以为从此大家成为路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