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好像吃醋(1/2)

加入书签

  长长的睫『毛』在眼底印下黯淡的影,颤动的瞳孔像是湖水中滚动的夜明珠,美得动人又让人晕眩。!

  他的上半身,几乎与她的完全贴近,她嫣红的唇,触到了他『露』在睡衣外面的~口上,那温~热的感觉让他一滞,犹如一道闪电将彼此击中,天地间骤然静止,他们互相打量着注视着研究着,就像是刚刚认识对方一样。

  他高挺的鼻梁几乎触到她的额头,他的呼吸直直的喷洒在她脸上,那热度似乎要将她融化!

  她的脸,很不争气的红艳无比,就连眼圈,都染上了诱~~~~『惑』的红『色』,发生在她身上的化学反应让他好奇,眼神里面有着火~热的烙印,灼~热热的烫进她的心底,她连他的心跳都没有听见,这个眼神,竟像是永恒。

  她累极,垂下眼睫,他很是自然的低下头,一脸认真又带些『迷』惘的神情捧住她躲闪逃避的脸颊,似乎在寻找着从何处下口……

  ‘砰砰砰’的敲门声让两人一愣,慕向惜赶紧推他,他纹丝不动,看她急得想哭,他却唇角勾起,“进来。”

  进来的人,正是张妈和他们的城城。

  看到床~上亲~热的一幕,张妈自然是退避三舍,而城城却大大方方的走进来,歪头看着他们,笑得贼贼的,“爹地,妈咪,做坏事!”

  城城的眼里划过狡黠!妈咪说,喜欢他活泼开朗的样子,那么他就活泼开朗给妈咪看!妈咪说,要让她和佩佩阿姨搞好关系,那么他就努力的去喜欢佩佩阿姨!

  得知向惜就是自己妈咪的时候,城城也吓了一大跳,有欣喜有难过!可是,他知道,妈咪是有苦衷的!

  “要不要一起来?”许南川邀请自己的儿子。

  小家伙立刻把手举得高高的,“要!”

  大手一捞,城城已经置身在慕向惜另外一边,扑扑腾腾的钻进被窝,枕在她一只胳膊上面,小手推着许南川的口,“爹地,你过去一点嘛,我们平分妈咪。”

  许南川退得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爹地比较大,所以占得应该多点嘛!”

  “不公平不公平!”

  “好吧好吧,爹地退一点,这下行了吧?”

  慕向惜简直要被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给搞疯了,自己的身体就成了他们理所当然的战场,他们玩得不亦乐乎,而她呢?

  宽松的白『色』睡衣早已被扯得『露』出了大片雪白的~部,自己的两只胳膊又被压得牢牢的,她动弹不得又没办法自保,只能无奈的瞪着那作祟的大男人,哀声求饶,“你好重啊!”

  “儿子,她有怨言了耶!”

  “那怎么办呢?”

  “惩罚她?”

  “她是妈咪,不能打屁~股。”城城赶紧保护自己的妈咪,慕向惜感动得稀里哗啦,开始对他展开诱~~~~『惑』。

  “城城,我们来调整一下位置吧?你看爹地好壮啊,压着肯定很舒服,我们压他好不好?”

  “好耶好耶!”振臂高呼。

  儿子的幸灾乐祸让许南川笑得无可奈何,慕向惜向他翘了翘下巴,用眼神示意他赶紧从她身上滚下去,看他有些迟疑,她还在被子下面用脚踢了一下他的腿,却很不幸的被他长臂托住了小腿,他翻身的时候顺带着把她也给拉了过去,紧紧的箍住她,不容许她退却一厘,看她尴尬的进退两难,他大笑着将儿子抱过来,直接放在自己宽厚的身躯上面……

  可是,这样的优渥对待并没有让城城开心,反而是苦涩着一张脸,不情愿的推搡着,许南川拍了一把他柔软的小屁~股,“儿子,怎么了?”

  “爹地硬,妈咪软!”

  “啊?”

  慕向惜笑得花枝『乱』颤。

  许南川大为受挫的按着口,“爹地心碎了,竟然嫌弃爹地,心好痛啊。”

  “妈咪快亲爹地,亲亲就不疼了。”

  “啊?”

  慕向惜笑不出来了。

  许南川却憋笑憋得内伤,却还是一脸痛苦的神情看着自己的儿子。

  在儿子的殷切的撺掇之下,慕向惜倾身过来,在他脸颊上触了一下,温慰的吻,不带,却自有一番甜蜜味道……

  两人久久的看着,有脉脉的不知名的情意在眼神之间流淌,很芬芳很醉人……

  门口一声叱咤,打破了这氤~氲着香味的气氛,“你们再不起床,就别想上班了!”

  罗阿姨的出现,让两人都僵了一下,城城赶紧跳起来,毫不客气的踩在许南川口上,大叫大跳着,“『』『』,城城饿了。”

  “好,乖孙子,我们去吃饭。”

  “有香香的东西吃吗?”

  “当然了,都是香香的,而且都是城城喜欢吃的。”

  小家伙突然神秘兮兮的叫一声,“『』『』。”

  “嗯?”罗阿姨止住了脚步。

  城城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人,好奇的问道,“爹地嘴巴里有妈咪身上的『』味,为什么呢?”乌黑黑的眼睛里闪着浓浓的笑意。

  话一出口,几人面面相觑,慕向惜和罗阿姨都脸红了

  还是许南川比较皮厚,从容的低头趴到慕向惜~口嗅了嗅,一本正经的调笑自己的儿子,“我吃了一点就被你闻出来了,儿子好厉害,是不是你也偷吃了,我明明闻到你身上也有。”

  “哪有啊,城城早就不吃妈咪『』了。”叽叽喳喳的反驳,小脸绷得紧紧的,就好像吃『』是很丢人的事情一样。

  小家伙被自己的爸爸打败了,跟着自己『』『』走了……

  门一关,许南川瞬间收敛了刚才的不羁,脸『色』板得硬邦邦的,低头将自己的衣服闻了一遍,“我有『』味吗?”

  “怎么可能?”慕向惜瞥他一眼。

  他指控她,“你有!”

  “怎么可能?”慕向惜差点跳起来。

  “我看到你喝『』了!”还想抵赖?

  “喝了就有『』味吗?”她不服。

  “以后别喝!”他自作主张的命令她。

  “一天一斤『』,强壮中国人!”她这小身板,不喝怎么能受得了他的需索无度?

  “……”

  来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习惯『』的被金子挑剔,翻了翻眼皮看了看慕向惜身上的长袖长裤,她笑得酸酸的,“大热天的包得这么严实,还真是少见。”

  “今天你荣幸的见识了一次。”慕向惜不冷不热的从她身边走过。

  脸上划过一丝狰狞之『色』,她继续恶毒的奚落,“感情是昨晚被人给……”颇有深意的笑了笑,把后面的话给隐去了。

  慕向惜睁大眼睛赞叹,“看来你经验很是丰富嘛,连这都猜到了。”确实没错,被上官勒和许南川搞得伤痕累累,身上基本上没一处好地方。

  金子终于被她的不以为然给惹急了,走过去用力拍了她的桌子,指着她的鼻子骂,“你说谁呢?我告诉你,慕向惜,不要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离不开男人。”

  “金子啊,你可不可以消停消停,每天都要目睹这样的你,俨然一个嘴毒心毒的巫婆,我这眼睛啊实在是感觉难受。”从办公室走出来的封子勤捏着突突直跳的太阳『』,一幅头疼得要死的痛苦表情。

  “经理,你看她,就好像被人施暴了一样,穿这么厚的衣服,这不是欲盖弥彰是什么?”

  “人家穿什么你都要管?”这人管得也太多了吧?

  “看着碍眼嘛!”厚厚的唇嘟着,只差胖胖的身体再扭一扭了,黏上去的假睫『毛』故作『』感的眨了眨,没抛出一个媚到极致的电眼,却也让封子勤浑身一个激灵,被她忸怩的样子给『逼』得退回一步,“以后千万别做这种高危险的动作。”

  “高危险?”金子不解。

  “幸亏我眼睛不是太好,万一被你的惨不忍睹吓到,我这小心肝啊,承受能力也不够强……”封子勤做虚弱倒地状。

  “经理……”金子嗔怪的瞪他。

  “你啊。”封子勤对她实在是无语了,走过来趴在慕向惜桌边的扶手上,打趣她,“小惜,门口放的那些花你就这样扔掉了?”

  “哦?没扔啊,桌子上没地方,就暂时放在了那里而已。”慕向惜俏皮的吐吐舌头。

  封子勤笑得了然,凑近一点问,“怎么,都送到这份儿上了,你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人家李总怎么说都是名人一枚呢。”

  “你知道是他?”

  他嘿嘿一笑,“我签收的我能不知道吗?唉,这签名都签得手软了。”

  “那你说,我该怎么回应?”这个,实在是难倒了慕向惜,生平最不会的就是拒绝别人,就是害怕万一伤害到人家,罪恶啊!

  “前天,我接到了他的电话,真是稀奇啊,那么一个大忙人竟然约我们秘书部去金帝酒店吃饭……”

  “真的?”蓦然『』到两人中间一张圆圆的脸,兴奋的睁大了眼睛,里面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封子勤按住了自己砰然『乱』跳的心脏,怒斥她,“你这家伙,想吓死我吗?”

  “他真的约我们整个秘书部吗?什么时候?”拽住他拼命摇晃,金子真想一步飞过去,封子勤从她有力的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轻咳一声,“注意注意,暗恋人家也不能这样外『露』吧,你还没嫁人呢,要矜持要矜持,知不知道?”

  慕向惜被他的话给吸引了去,金子暗恋李总?!

  看她有些跑神,封子勤把她拉回来,“我还没说完呢,那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