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逃不过他(1/2)

加入书签

  “你有反应的,不是吗?”他眼底是『裸』的嘲笑。若看小说

  “你滚开。”

  “不想要自己的衣服了吗?”

  她惊恐的睁大眼睛,“你敢!”

  话音刚落,‘嘶’的一声就被他给毁了,慕向惜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真是『色』胆包天!这是客厅,他竟然!

  “没有什么是我不敢的!”这绝对不是恐吓,他就是这样做了!慕向惜恨得咬牙,却不得不提醒他,“这里是客厅,你疯了,你这个混蛋!”

  “只是想给你看一下事实,真的只有痛苦吗?”

  “我……”

  “我讨厌不诚实的女人!”

  他在她耳边低吼,他的肌绷得紧紧的,他的声音带着对她的强烈控诉!

  慕向惜闭了闭眼睛,轻叹一声,看来,她伤害到了他高贵的男『』自尊,好吧,这个危急关头,她不敢与他作对,双臂抱着他的腰,安抚的用指尖抚摩着他宽阔的背脊,放松他的神经。

  “是她打来的电话,她向我说你们之间的亲密,她想看到我嫉妒得发狂的样子,那么她就可以得意忘形的在我面前炫耀了,我应该可怜兮兮的说我喜欢你,你想我哭着求她放开你吗?你告诉我,你想让我怎么说?”

  他的身体僵了一下,她趁机从他腋下钻出,‘砰’的一声,只感觉整个背生疼,剧烈的撞击让她尖叫,他牢牢的压上她,眼神如火,他封住了她的嘴,狂~暴的,似乎在抵抗什么似的,他咬得她生疼,他的气息交缠在她的口中,“我不管!反正你说的话让我很不爽!”

  “你们……没事吧?”不远处飘来一声担忧的问话。

  低咒一声,许南川就要起身,却被慕向惜一把拽住,低声请求他,“别走,我的衣服……”

  紧抓他背部的手被他一点点无情的掰开,他巡视着她,像是在评估一件物品,眸子中含着好笑的神情,最后一手指脱离他,眼看身上的男人就要起身离她而去,慕向惜不顾一切的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脑袋,仰头羞涩的看罗安莲,“阿姨,我们只是……”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越来越红,罗安莲慌忙摆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赶紧来吃饭,罗律师在,阿川你就收敛一点吧!”

  许南川的笑脸非常无辜,“妈,你也看见了,是她抱着我不肯放手呢!”

  “你呀!”罗安莲嗔怪的看他一眼,随即消失在拐弯处。

  人一走,慕向惜赶紧放开了手,男人笑得阿川寒,“你很会演戏嘛!”

  “都是被你『逼』的。”

  “是吗?”冷哼一声,他毫不犹豫的离去。

  留下慕向惜一个人,愣愣的看着他昂藏高大的身影,就这样?他不再追究了?

  刚才还雷霆滚滚的,一下子就熄火了?

  裹紧了衣服,她沉默着上楼,心里竟然有些微微的失落,她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也不知道她想让他用何种态度来对待她,不喜欢他那般暴~怒,却也不喜欢他冷漠的甩袖离去,唉,真是矛盾的内心啊!

  这件事情之后,许南川就跟她开始了冷战,两人独处的时候谁也不理谁,睡觉的时候五五分,只是在客厅面对大家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的上演亲密无间的戏码,深情的对望,甜蜜的接吻,看上去俨然处于蜜月中的新婚夫『妇』。

  对于这些改变,慕向惜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除了心里有时候会纠结一下,生活却还是一如往常的继续,上班下班,照顾城城,有时候偶尔回学校的公寓一趟,看望一下父母,吃一顿晚餐,却从来不会在家过夜。

  金子对她的态度还是那般挑剔,只是锐利程度不比当初了,大概是感觉双方一头热一头凉的没什么继续斗下去的意思,又或者是看她慕向惜很安分很老实,不会涌起什么大波大浪,所以,办公室两人对抗的场面基本上消停了。

  城城也变得越来越活泼!

  秋高气爽的日子,慕向惜却感觉困意绵绵,中饭后本来是准备眯一会儿的,谁知竟然沉沉的睡过去了,身体被人抱起的时候,她也没有一点点的知觉,睡到自然醒,外面天『色』竟然有些昏暗了,环视一下陌生的房间,她模糊的记得是封子勤的办公室内间的休息室,绞尽脑汁的想自己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却发现脑海里浑然空空,没有一点的印象。

  空气凉凉的,她起身抱着胳膊走出来,大概因为睡得太多,有些晕眩,就连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刚推开门,就听到外面的一阵喧闹,像是过节一样的喜气,她还没抬头,就被迎面走过来的胖胖的女人抱了满怀。

  因为用力过猛,金子松开的时候,慕向惜差点不支的倒下,幸亏封子勤在后面抱住了她。

  看着如此虚弱的人儿,欢笑的大家都愣了愣,金子难掩满脸的喜气,抓着她的手叫嚷,“慕向惜,你答应了李总的邀约?”

  “呃?”

  慕向惜不由得想起那次的蟹大餐,李总?金帝酒店?

  这都过去一个多月的事情了,怎么现在又提起了?

  她诧异的回头看封子勤,他微笑着开口,“还以为你早已推辞掉了呢。”

  “人家也算是本市的名人了,谁不想巴结他,大好机会我干嘛要往外推?”说着,慕向惜俏皮的冲他眨眨眼,“那个谁不是想跟他表白吗?我好心的为她创造一次机会。”在金子身上若有若无的瞟了一下。

  此话一出,金子顿时脸红,闹得全场哄堂大笑。

  “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说出来呢?”

  “经理,我说了什么吗?金子你干嘛对号入座?”‘对号入座’四个字加强了语气,这是金子以前污蔑过她的话,现在被揶揄回来,金子有些站不住脚了,狠狠瞪她一眼,“你这人真坏!”

  扭着身体走开了,两三步而已,又返回了,对着封子勤一脸谄媚的笑,“经理,我先提前下班好不好?”

  “呦,今晚你不去了?”

  “谁说我不去,我回家换一身行头。”

  “那这一个小时的工资可就扣掉了?”封子勤相当铁面无私的执法,她这下急了,胖乎乎的手指对着倚靠在他怀里的女人,“什么呀,慕向惜睡了足足两个半小时吧,怎么不听经理扣她钱?”

  “好吧好吧,准了!”封子勤无奈的笑笑,冲她挥挥手,金子差点蹦离地面,喜滋滋的一路小跑着离开,“咱们酒店见!”

  随着金子的消失,大家相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慕向惜『』了『』自己的额头,摇摇头,“我睡了这么久,真是疯了。”

  说着就要走开,扶着她肩膀的手臂却没有松弛,反而握得更紧了,“小惜,你最近与我生分了不少……”

  “有吗?”慕向惜回头咧嘴笑,封子勤重重的点头。

  “有!我这人虽然很大条,但是我知道你肯定在生我的气,是不是?”

  叹一口气,她将藏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生气也犯不上,就是感觉心里有些失落,经理和吴佩佩的交情肯定很深厚吧,夹在我们中间势必很难做,经理原先的打算是想让我高攀李总,是吗?”

  看他脸『色』窘迫,慕向惜继续说了下去,“或者随便找一个男人傍着,把许南川完好无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