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暴怒男人(1/2)

加入书签

  “我?”他扬眉,声音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好笑的表情等待她说个所以然,不然,他要她好看!

  “如果我戴了,那等于向大家宣称我就是许家的媳『妇』,而你呢,你还不是照样不敢把我们的婚事昭告天下?”

  薄薄的唇无声的翕合了几下,眼底有着愤怒和不甘,他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拿起座机就拨通了内线,毫无起伏的音调蛮横的命令。若看小说

  “季特助,将慕向惜是我许南川媳『妇』的事实透『露』给各大报纸,上明天头条!”

  “许总,这……不妥吧?”季宁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震天的消息万一公布出去,后果一发不可收拾啊!

  她稍微的犹豫就让许南川怒不可遏。

  “这总裁是你做的吗?”

  “不是。”

  “去办!”

  “是!”反应敏捷快速,回答干脆利落,这惟命是从又乖巧听话的季宁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放下电话,许南川低头,就看到她瞠目结舌的模样,他嗤笑,“满意了?”

  他的态度和语气像是一种施舍,他用他伟大的爱心施舍了她,他满足了她不知餍足的野心,天!

  他睥睨的眼神就好像在说,他所有的决定都是她耍尽手段『逼』迫的,是她提出的过分要求,而他,只是为了应付她,或者仅仅为了满足大男子主意的虚荣感,所以才不顾自己的意愿下了那个命令,他趾高气扬,他颐指气使,他用唇角的残笑告诉她,看吧看吧,看谁才是真正的胆小鬼,是你,是你慕向惜!

  他的手指玩~弄的捏住她的下巴,邪~恶的眼底带着千芒刺,意欲置她于不被赦免的地狱,她一脸惊惧的低喃着。

  “你这个疯子!”

  “你想让我怎样,这还不够吗?嗯?这就是你习惯用的欲拒还迎的伎俩,不是吗?多么美丽动人又无辜的一张脸,多么险恶的蛇蝎心肠,好!慕向惜你成功了,你该仰天长笑了,真是恭喜你!”

  言罢,有力的铁臂紧紧扣住她的腰身,蛮横的牵制让她无法动弹,埋首她脆弱的肩颈,激~~~~情的噬~咬似要把她摁在死地,壮的身形不顾一切的挤~弄她的柔软,惨绝人寰的力道,毫无顾忌的侵压,整个心肺严重变形,她感觉自己要炸开了……

  当那只大手探索到她腹部的时候,她拼尽全力将他挥开,这一个抗拒的动作让他恼了!

  他变得愈加~~~暴和野蛮,牙齿和舌~头并用,在她袒lou的~口留下一串串像是被烫伤的痕迹,然后他还不肯罢休,手指开始在她腿~~间移动,灵活的从她裙摆底下钻入,一层布料之隔,他很快拨开了那层束缚……

  一只手『』~索着进来,血『』在她身体里狂猛的奔涌,她凄惨的大叫,他干燥的手指强行埋入她同样干~涩的地方,撕扯的苦痛让她经受不起……她全身震颤,她的哭泣若有若无……

  “呜……”她绝望的感受到他钢铁般的意志,破碎的哀鸣不可抑制的从唇边溢出,她的承受能力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手不自觉的攥握成拳,青筋微『露』,她用力的挣脱。

  “许南川,不要,我……”

  “为什么你这么痛苦的表情,我对你不够好吗?我可是从来不伺候女人的,我的手指在取~~悦你,感觉到了吗?唔,看来宝贝不喜欢呢,那么,我可以再为你破例,我用这里,好不好?”他的唇轻轻刷过她皱成一团的脸颊。

  她摇头。

  他像是陷入了疯狂的执拗之中,一手挥开桌子上的文件,将她平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大~腿被敞开至极限,裙摆撩开,胡『乱』的堆到她的腰际,幽深的眸底在触到那为他展现的美好花~园时,他简直要shen『吟』出声了。

  天!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甜美得让他控制不住,无意的诱~~~~『惑』是世间最致命的毒『药』,他的身体他的血『』他的骨髓都深受其害,毒汁已经渗透到了肾脏心脾,纵然他再强大,也无力回天了,他势必要为之粉身碎骨!

  她挣扎着起来,他下一瞬就埋头其中,舌尖刚碰触到那最敏~~感的一处,内线在此刻又响了起来,季宁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

  “许总许总,大事不好了,记者已经把门口围堵了,他们要听你亲口告诉媒体。”

  yu火怒火统统涌来,他一捶砸在电话上,“告诉他们,明天早上举行记者招待会,今天谁惹我我让他死!”

  “是!”

  “还有你!再打电话过来是一样的后果!”

  “是!”

  一切都安静了,只有他和她的激~~烈喘息回响在彼此耳畔,她嘤咛哭泣,因为他的制伏她无法起身,只能无力的摆头抗议,小手想要抓住他的衣角,却总是两手空空,她的泪水让他心软了,伸手将她的身体捞起,一滴滴吮去她脸颊上的泪珠,这个时候,门‘咣’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了,怒气冲冲走进来的吴佩佩在看到他们亲密拥抱的一幕时,愤怒的火种在眼睛里打许,声音尖刺又充满了痛苦的指责!

  “为什么要这样,阿川,为什么?你娶她就算了,为什么要让天下皆知?”

  这次,许南川比以往都要淡定从容,深情的眸光看向盛怒的女人,平静的开口,“佩佩,你要婚姻还是要我的爱?”

  吴佩佩不甘的低下头,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嗜血的视线盯住慕向惜光洁的后背,她的眼神能够穿透她的肌肤和骨骼,能够让她自惭形秽,她声嘶力竭的诅咒。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要魂不散的纠缠我们,为什么?”

  “佩佩,出去!”

  男人不带感情的声调让吴佩佩一颤,生生的后退一步,不敢置信的指着他。

  “阿川你……你竟然让我出去?你竟然在她面前这样命令我?我再也不要理你了!你要是喜欢她,就跟她去过吧,反正婚也结了,孩子也有了,多么幸福美满的家庭啊!我注定是一无所有的,我注定要孤独一生的!我认了我认了还不行!”

  “佩佩,你听我说……”

  “我不要我再也不要!”哭得肝肠寸断的人儿踉跄着跑开,门被大力甩上……

  愣愣的看着她离去的方向,许南川并没有追出去,怀里的她已经停止了哭泣,大大的水灵的眼睛圆睁着,一眨也不敢眨,润泽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眼底有些毫不掩饰的胆怯,这样浑然一个洋娃娃一般可爱的神态莫名其妙的安抚了他的心情,唇线一勾,语气略带讥讽。

  “怎么,怕我打你?”

  她重重的点头。

  他呆愣了几秒,然后,像是有人给他颁发了一项年度最纯洁男人奖状,这天大的笑话,让他爆发出发自内心的大笑,腔像是教堂的风琴,中气十足又浑厚得惊人,她的耳朵饱受荼毒,却又不敢放肆的阻止他。

  她现在的确在害怕,因为,他竟然冒天下之大不韪首次在她面前骂了吴佩佩,他竟然真的骂了!

  天啊!她到现在依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怀疑自己的耳朵聋了,但是这次留在他身边的确实是她,不是吴佩佩!

  也许她真的是自私自利的小人没错,她心里的喜悦是那么明显,不管他是不是为了她才这样做,但是毫无疑问的是,这是第一次他在吴佩佩面前袒护了她,给了她尊严,因为她刚才最尴尬的就是,如果她被许南川驱逐,那么她该怎么走出每一步,她的脚上没有鞋,她的内裤被他撕开了,她的裙摆被他缠得高高的,她的衣服少了几颗纽扣,这样落魄的她站在外面,只会让季宁她们笑死,她以后也休想在这里混下去了!

  幸好,幸好他让她留下了!

  他救了她!

  吴佩佩的离开还是让他愤怒了,她又害怕他会把这怒意转嫁到她的身上,所以,她害怕他打她惩罚她,可是,现在他笑了,他的笑容大大的,就连眸底都感染了情意,散发着阵阵温暖的柔光,她知道自己的危机解除了,拉过他的衣袖擦干了睫上的泪水,双手笨拙的固住他的脑袋,在他光滑的额头上印上一个吻,他摇头,眼神紧紧的盯视着她,“不够!”

  嗔怪的瞪他一眼,往半启的门口看了几眼,开始跟他商量正事,“许南川,特助的事情你去跟阿姨商量一下吧……”

  “我干嘛要听你的?既然那么能讨好我妈妈,想必这工作也难不倒你吧?”

  陷身在旋转沙发上,他的视线恰好落在面前她的腿~间,看她用裙子遮掩,他蛮横无理的将她的手拿开,她窘迫又难堪,伸出一只脚踢他口。

  “只要你不故意找我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还真的被你说对了,我就是好这口。”他就是要故意气她。

  慕向惜无可奈何的撇嘴,“反正我已经被你周边这些拥护者磨炼成了铜墙铁壁,如果你想在工作的时候没事找事的到处『乱』找茬,那好,我奉陪!”

  “期待合作愉快!”他刁钻的一笑,伸出手,主动与她一握。

  慕向惜轻哼一声,对上他『色』『迷』『迷』的眼神,在桌子上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tun部,“你到底放不放我走?”

  “已经下班了,一会儿我们一起走。”

  “真的?”慕向惜开心啊,可以不加班了耶!那么今晚也不用『露』宿在此了,太好了!

  看在许南川眼中,她这雀跃的模样很值得怀疑,斜睨着她,私自做了评估,“这么兴奋?是不是想现在就让我来了?”

  她握住他『乱』抓『乱』『』的手,“可以让季宁晚些去美国吗?”

  “你喜欢她?”

  他的戏弄让她张口结舌,不过很快就自动屏蔽掉,“她说只有两天时间,我怕来不及交接工作,而且,我身体不舒服,不想晚上加班。”

  “你需要多久?”漫不经心的问起,反握住她的手指,顺势放在齿间轻咬,她因为爱极所以也恨极了他这种表现亲密的小动作,让她总误以为他是爱着她的,想要收回来,却不小心挂到了他牙尖上,她尖叫,他低沉的笑。

  “我又没做过,哪知道具体要多久,起码要两周吧!”她伸出两手指晃了晃他的眼睛,他想了想,“一周吧!”

  “两周吧!”她讨价还价。

  “一周!”唇线僵硬的绷起。

  她小声的嘀咕,“那我万一工作做不好,你别骂我!”

  “我当然要骂了!”他煞有介事,表情认真又大公无私,她气结,“那我不做了。”

  “你跟我妈说去。”

  “你这个无赖!”

  桌子上的手机铃声打扰了两个人短暂的浓情蜜意,许南川拿起来看了看,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上一刻还处于放松和慵懒的身形一下子站了起来,调笑的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酷鸷,“你先回家,我有事。”

  拿过外套和抽屉里的钥匙,他边走边拨了谁的号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