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我要搬家(1/2)

加入书签

  一阵低沉『』~~~~感的笑声,带着他独有的狂野气息,他半趴在她头顶,盯着她转到一边的睡颜,好心情的诱~哄着。若看小说

  “粉嘟嘟的小懒猪,起来吃早餐了,专门给你做了孕『妇』早餐哦!”

  “你做的?”推开他在她脸上逡巡探索的唇,这家伙总是喜欢跟她超近距离接触,真拿他没办法!

  “嘿嘿,不是。”

  “那我不吃了,好困。”

  “你不是说我做的东西不能吃吗?”

  “不能吃也喜欢吃。”

  沉默,沉默,沉默……

  不正常的沉寂让慕向惜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刚侧过头,一个湿乎乎『毛』茸茸的大脑袋就迎面扑了过来,在她颈窝里又钻又ken,哑着声音咕哝着,“姐,我好感动好感动啊,怎么办,我现在就去给你做好不好?”

  “别!”慕向惜敬谢不敏,脑袋也终于清醒了片刻,嫌恶的吐掉塞了她满嘴的黄『毛』头发,味蕾深受其害,又咸又涩,她受不了的拍他拽他,啊啊啊啊的大叫着,“你这小子一大早去哪儿风流了,搞得满身的臭汗,天啊,难闻死了,赶紧滚开滚开!”

  撒娇的大犬终于被她制服了,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床边,慕向惜用眼神警告他站离一尺之外,这才开始打量他,下身是湿漉漉的黑『色』运动裤,上身仅有的一件白『色』背心也被他给豪爽的搭在了肩头,明晃晃的汗水纵横他满身满脸满胳膊,他全身像是煮沸的一锅热水,热气腾腾得让她羡慕啊,这家伙就是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热源,冬天抱着肯定很温暖吧!

  惊叹的眼神,落在他结实强壮的周身骨骼上面,形状完美堪称模型的六头肌让她很想去触『』一下,想不到衣冠楚楚的表皮下,竟掩藏了这样一具饱含力量和运动美的暗藏躯体,虽然有遗产因素在里面,但是后天的锻炼最是重要,可是,平时在学校也不见他怎么去打篮球踢足球啊?

  他不经意的侧身,背后那红『色』的蔷薇正是绚烂盛开的时候,她愣愣的看着这神秘的纹身,不自觉的抚了上去,温热的手指让他身形一颤,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姐,『』我纹身的女人只有两个下场……”

  “什么?”她近距离的观察着,这是什么材料刻上去的呢?好奇怪!

  “一个下场是做我上官擎的女人,另一个下场就是……死。”

  “哦……”她毫无意识的应着,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后腰处原本隐没在裤腰上的一道伤疤,那是……刀伤?好深好长……横跨了半个后腰,新长出的嫩有些狰狞有些吓人,当时肯定很痛吧?

  她的不语让他『迷』『惑』,“姐?”

  “你跟人打架了?”她心疼的问他。

  他表情不自然的回头看了一下,“哦……训练的时候不小心留下的。”

  训练?什么训练?

  他不愿意多说,她也不好问,静默了一会儿,看他要离开,她这才开口,“孩子降生之前的这几个月,我准备住在家里,你……”

  没等她说完,他就一脸惊喜的跑回来,握住她的手求证,“真的吗?”

  “嗯。”

  “那我晚上可以经常过去蹭饭吗?”他小心翼翼的问,她点头,“只要你愿意!”

  “好!”抱着她的脸重重的在额头上亲了一口,没等她伸手过来打他,便敏捷迅速的溜到了门口,走了几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姐,我上午有课,下午要排练,你起床后记得吃饭,司机随便你调遣,我有空的时候就去看你们。”

  “好,再见。”

  她微笑着挥手,直到那明媚青春的笑脸消失在门缝里,这才重新躺了回去,秋天温暖的阳光洒进来,热热暖暖的恰好落在她腿上,『露』在外面的脚趾调皮的翘了翘,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虽然已经不困了,却还是不愿意起床,这样懒懒的赖着真好真舒服……

  有人敲门,她赶紧规规矩矩的躺好,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走进来,平举的手心里摊着一套鹅黄『色』的衣服,目不斜视的走到沙发前面,把东西放下就低头恭谨的退出,整个过程很机械很僵硬,连眼珠和睫『毛』都没动那么一下,像极了一具人形木偶……诡异得很!

  这样想着,脑海里猛然窜进来日~本那些变~态的电影中那些被人控制魂魄的女佣娃娃,没了意志没了心神,只是懵懂的遵照主人的命令,让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绝对的服从和听话,啧啧,她怕怕的缩了缩脑袋,又失笑的摇摇头,看来怀孕的女人果然容易胡思『乱』想……

  熟悉的铃声蓦然响起,她生生的吓出了一身冷汗,惊魂甫定的接听,声音还带着颤抖的尾音,“许南川?”

  “做了什么亏心事?”

  “没!”

  “那为什么这么喘?”

  “我刚才在想恐怖片中的情节,正好想到惊悚处。”

  他失笑,“幼稚!”

  “那是,我还嫩着呢!”她顶嘴,这次学乖了,没有说他老,要不然许南川肯定又要发飙。

  他对她是相当的无语,用鼻音冷哼了一声……

  在她以后通话要结束的时候,他突然烦躁的骂道,“上官家的仆人果然不同凡响,我算是佩服至极……”

  “怎么了?”

  “我在门口,他们死也不让我进去,防我像是防贼一样,你给我出来!”

  “啊?你来了?”

  “不是要去医院吗?”

  “现在还早,我跟大夫约好十点钟过去的。”

  他不说话了,她从床上跳下来,来到正对门口的那扇窗户前,愣愣的看着不远处那幕场景,一人在门外,一人在门内,标枪一样站着对峙着,面对她的许南川已经是一脸的铁青,慕向惜探头出去,“那个那个……师傅!”

  使出浑身力气叫了一声,许南川倒是抬头看了过来,而那个看大门的大叔依然笔直的竖着,酷酷的头也不回一下,慕向惜诧异,没听见?

  好吧,她轻咳了一声,扯着喉咙又喊了一句,“师傅,师傅,他是大名鼎鼎有名有望的风流才子许南川,经常上报纸头条的,不信你,绝对不是坏人也绝对不是贼。”

  许南川抚着额头,这女人!

  慕向惜伸着脖子等了一会儿,怎么,那人还是不为所动?

  最后,实在没有了办法,她试探的弱弱说了一声,“师傅,他是我老公……”

  木偶终于行动了,拇指一按,门开了……

  许南川长长的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