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接我电话(1/2)

加入书签

  知道他们现在已经睡觉了,所以她不好打扰,就给许南川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有事吗?我回来就睡下了。”

  几乎是刚发过去,他就拨了过来,她躲在被窝里接听,“喂?”

  等了很久,久到她不停的看通话是否已经被终止了,可是,那清浅的呼吸是真实存在的,他终于说了一句话,“今天我的话,说得太过分了。”

  “……”慕向惜‘嗯’了一下,大概是喉咙哑了,没出声。

  “每个晚上最好跟城城打一个电话,今天他闹了。”

  “……”一想到儿子,心里更是揪心的痛,终于问了一句话,“他睡下了吗?”

  “睡了……你身体没事吧?”

  “没事,不就一巴掌吗?”声音很轻却带着讽刺的笑,虽然是自嘲的成分居多,但是听在许南川耳中却是另一番意味,他深呼吸了几口,“封子勤肯定也跟你说了一些什么,所以,以后那些伤她心的话就不要『乱』说。”

  “伤她的心?那我呢?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那是我的孩子,不管你和她在计谋着什么,我都不可能放弃这个孩子的,你也休想剥夺我做妈咪的权利,所以,你的如意算盘在我这里,是行不通的!”

  “我有说过这些吗?”隔着磁场传来的声音冷酷生硬。

  她一愣,“她说了。”

  “是啊,你也知道得很清楚,那是她说的,不是我说的!她当时在气愤中,她知道怎么说你会生气,所以才那样刺激你,过程中你看到我点头应和了吗?”

  慕向惜被他问得有些心虚了,他的话确实很对,难道吴佩佩是真的在激怒她?

  对于他的一面之词,她依然不愿意听信,她试探的问了一句,“你敢发誓那些话你没说过吗?”

  “慕向惜,我许南川从来不跟人解释什么,今天,也只是在你面前低声下次这么一次,你爱信不信!我告诉你,以后休想让我再多说什么!”

  他怒不可遏,她也没了好心情,“我没让你说,你爱说不说!”

  ‘砰’的挂了电话,她从被褥里探出头,大口的呼吸着,隔壁的声音已经没了,她的门不一会儿就被敲响,是爸爸的声音,“小惜,要出来吃点东西吗?想吃什么,我给你去做。”

  “不了,爸,你赶紧睡吧!”

  “好。”

  看到手机又亮了几次,她拒绝接听,心里竟然有些许快意和报复的感觉,反正这里又不是他家,她想怎样他也管不着了,所以,她为自己终于搬出来而感到庆幸,终于可以不用再受他的威胁了!

  闭上的眼睛复又睁开,她烦躁的翻来翻去,一张床吱扭吱扭的跟着『乱』响,怕打扰了他们休息,她『逼』迫着自己不要动,伸手拿了手机,上面有他的一条消息,“你再挂我一次电话我现在就过去!”

  她一惊,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她急了,唯恐他会说到做到,赶紧发了一条过去,“我爸妈都在,如果你想做个彻彻底底的混蛋,你就过来吧,然后在下面吼我的名字,把邻居都给惊扰了,让我爸妈从此抬不起头来做人,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你就随意吧!”

  他回复,“我才没那么没素质!接我电话!”

  “我说话爸妈都听得见,不接!”

  “明天一早,我过来接你。”

  “随便吧!”

  结果,他不再发了,她等啊等啊,手机都捂热了,还是没有接到他的短信,她想,明天接她的事情,估计是没指望了吧!那正好,她也不希望跟他在这个时候当面相对,他不爽,她更不爽!

  慕向惜失眠了,睁大眼睛瞪着外面,窗帘因为太薄,所以外面那个路灯把她的房间照得通明,窗户虽然是关着的,夜已经深了,可是外面的路上还是偶尔传来刺耳的喇叭声,寻常的时候,这些在她眼里本算不上什么的,而今天,却让她感觉难以接受,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吗?她不知道……

  两点了,她还是没有睡着,手指一遍遍的按着手机,看着那为数不多的人名,在她眼前浮现最多的就是上官擎,大脑毫无意识的指挥着她的指尖,就这样拨了出去,几乎是刚按下去她就后悔了,想要挂掉的时候却听到了对方急忙接起的声音,“姐,姐,姐,是你吗?”

  一声声深情的呼唤,让慕向惜慌了心神,他的声音那么无助那么虚弱,让她心里一痛,好不容易才叫出他的名字,“阿擎……你这是……怎么了?”

  “你终于想起我了!”重重的一叹,他把自己摔倒了床上,像是急需空气的鱼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慕向惜不知道他怎么了,很担心很担心,“还没睡?”

  “我在等你电话。”

  “你!”

  她惊愕不已,他在等她电话?而她,如果不是睡不着,是本不会打给他的,他这是何苦呢?

  “姐,我生病了。”

  “怎么了?”

  “杀人后遗症。”

  “傻小子……又在耍我是不是?”她噗嗤一笑,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伪装的,故意让她笑的吗?

  上官擎没有像往日一样爆发得逞的笑意,语气低哑又颓废,“你知道吗?大哥说我有朝一日会做个合格的上官家的继承人,说我会超越他,因为我够狠够毒辣够残暴,今天那个无辜的人,我一只手就拧断了他的脖子,手指透过皮和骨头嵌进他温~热的体~内,新鲜的血『』奔涌着生命的活力,滚烫滚烫的,我的心燃烧了起来,我兴奋我发狂,我差点失控伤了大哥,你相信我是这样的人吗?你的阿擎好丑陋好肮脏……”

  他呜咽着,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慕向惜已经彻底僵硬了!这人……在说梦话吗?

  对方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大笑,笑得几乎岔气,“哈哈,我在跟你说游戏呢,姐,你以为是什么?”

  “臭小子,你吓死我了!”抚着怦怦『乱』跳的口,她笑骂他。

  一颗心还没有完全放下,就被他接下来的话再次悬得高高的,“可是我陷得太深了,我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我现在好想吐,我今天吐了一整天了,我一遍遍的洗澡,还是不能够把那血~腥浓~稠的『』体从我身上清洗干净,它已经渗透到了我的血『』里面,侵蚀着我的理智,让我成为一个冷血的杀人机器。”

  “阿擎,你等我,我过去,你别这样,你吓坏我了!”竟然病到这种程度,都说胡话了!该死的上官勒在哪儿?

  “我过去,你别坐出租车,不安全,我担心。”

  “别!你派个人过来接我吧,你这样子,我更不放心!”

  “好。”

  挂了电话,慕向惜就悄悄的穿上了衣服,贴了一个纸条在门上,告诉他们她以后的几个月都要住在这里养胎,简单的写了一下自己的去向,她就来到楼下等待了,昏暗的灯光下,只有她一个孤寂的身影,上官擎的话一直在她脑海里盘旋,她不知道他说的是实话还是逗她乐,但是她非常确定一点,那就是他非常不舒服,他很不开心,他似乎被什么事情缠身不能解脱了,他需要她的帮助,就像以往很多个日子,他帮助她一样,她也要去救赎他!

  不到二十分钟,一辆黑『色』的轿车就稳稳的停在了她面前,司机仅仅打了一下车前灯,就算是打过招呼了,她走过去,坐在后座,已经习惯了上官家仆人的不善言辞,所以,她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打听。

  回去的时候,花了三十分钟,依然是昨天晚上栖息的那个别墅,不用仆人领路,她就跑了上去,楼梯转弯口,她被人拧住了腰肢,她尖叫,然后才看清面前这个高大威武的男人,心里的畏惧立即浮上心头,上官勒也在?!

  上官勒se~『迷』『迷』的盯着她的腹部,一只手还不老实的『』了过去,“小孕『妇』,这么个跑法也不怕孩子没了?”

  “乌鸦嘴!”重重拍掉他的手。

  他也不气,单手将她搂到怀里,在她脸上逡巡着,一只手指好奇的按了按她受伤的脸颊,她痛呼,他啧啧着嘴巴,“还以为抹了胭脂呢,看来是被人虐~待了哈?你这张尖牙利嘴又招惹谁了,嗯?”

  “不关你事!”她侧过头去,躲过他捧在她脸上的呼吸,拼命的用手去推拒他的膛,这臭男人,干嘛没事靠这么近!

  “这么担心我家阿擎吗?”他嘲讽傲慢的说,慕向惜郑重的点头,“他很重要。”

  上官勒鼓掌,然后又问,“比你老公还要重要吗?”

  这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她一噎,又不甘心被他戏耍,不怕死的仰着下巴,“……是又怎样,你管得着吗?”

  他的眼睛像冰一样的闪着莫名其妙的亮光。

  不知何时站在卧室门口的上官擎轻咳了一声,黑『色』的眸底是她无法抵挡的火苗,她的脸轰的火~热,面红耳赤,天,他听到了?!

  “姐,过来我这里。”温润诱~~~~『惑』的嗓音,带着他自身的无边『』~~~~感和魅力。

  慕向惜久久的踟蹰着,身边的男人把她从怀里放开默默的消失,她也没有多少知觉,心里在进行着激烈的抗争,要不要跟阿擎解释一些,她所说的‘他很重要’真的只是姐弟之情而已,她真的把这份亲情看得比爱情还要重要!

  她犹豫的当口,他只是耐心的站在那里,没有言语没有催促,似乎这样看着她就已经很满足了,她终于鼓足勇气抬头了,他的眉眼展开一挑,星灿如花,这世间估计没有女人可以抵御这样的上官擎,当风情融入温煦,此种威力不亚于核导弹,他朝她伸出手,那只手很大很宽厚,绝对可以给她温暖和庇护。

  她缓缓的走了过去,将自己的手交给了他,果然,热~流如丝,穿透她温凉的身体,很舒服和享受很让她依恋……可是,他的脸,近看之下,竟然如此的苍白,已经习惯了他的强势和健朗,一发现细微的变化,心头盈满了掩不去的疼痛,“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就是要害我内疚和担心,是吗?”

  “想看一下自己在姐姐这里占了多大分量,也期待自己能够被姐姐主动记起一次,这样软弱的我,不能给你倚靠,怕你厌烦呢!”他的目光如最深沉的夜空,看不透雨晴,语气谦卑落寞,在空气中激开水波似的涟漪,一圈圈漾在她敏~感的神经上,声音哽咽着靠在他身上,“阿擎……你个傻瓜!”

  “以后我不会再这样了。”

  “还有以后?再让我发现一次知情不报,我一定跟你没完!”

  “姐,扶我进去吧!”

  两个人相偎相依的走进卧室,让他半靠在枕垫上,在她离开之前,他揽住了她的纤腰,头靠在她肩头,呢喃着,“姐,不要走。”

  “我不走,我就坐在床边看你睡觉。”

  “不,你和我一起睡,好不好?我睡不安稳。”

  “呃……嗯。”将外套脱掉,慕向惜掀开他另一边的被褥,钻了进去,还没躺好,外面的门就被敲响了,走进来的男人在看到床~上的两人时愣了一下,然后恢复了以往的痞笑,“小心行事,三个月的宝宝可是很脆弱的。”

  “哥……”

  “好好好,我错了,我不开玩笑了。”动作优雅的走到慕向惜这边,两手指捏住她不停躲避的下巴,不顾她的反对就在她脸上的伤处抹了什么『药』膏之类的东西,很清凉还泛着淡淡的幽香,她不再『乱』动,好奇的伸手去『』,却被上官擎按住了,温和的笑看她,“别碰,明天就不会痛了。”

  “哦,谢谢!”回头冲上官勒点点头,用脚踢了踢他半跪在床~上的劲腿,嘟囔了一句,“你还不走?”被两人夹在中间的姿势,真是让她感觉尴尬极了。

  “玩3~p,我可是很在行的,绝对温柔得让你yu仙欲死,怎么,有没有……”说着,他的手就不规矩的伸到了被褥里,慕向惜吓得赶紧越过上官擎躺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