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共同工作(1/2)

加入书签

  当她恍然的时候,那无波的眼眸从她脸上撤开,他眼底并没有什么情绪的波动,慕向惜的心翻绞起来,苦涩从心底涌起,几乎要冒出喉咙,她知道,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了她必输的局面……

  想不到三年来时常出现她梦境中的人物就这样突如其来的站在她前方,往事又再次一一重现我的脑海里,那种感受就像一道结了痂伤痕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揭开,不是太痛,闷闷的痛埋在心底,很难受!

  门已打开,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在她犹豫不决之时,他转身过去,放下了杯子,她礼貌的问了一声,“现在有时间吗?”

  “进来吧。百度搜索若看小说,ruokan”他一派绰绰有余的有教养的世家子弟风范,声音浑厚有力却不带一丝属于人类的感情。

  他深陷在那豪华舒适的沙发里,慕向惜走过来,每一步她都能听到自己毫无规律的心跳,终于走近了,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将那两份合同推到他面前,用平静的语气跟他协商,“我可以支付违约金,请签字。”

  他连眼睛也没抬一下,手指在超薄白金电脑上击键如飞……

  他把她当作了空气……

  等了五分钟,慕向惜无法忍受下去了,她开口,“你……”

  刚说了一个字,桌子上他的手机就响了,他用的是蓝牙接听,慕向惜无奈,不能甩袖离去,又不能干巴巴的在这里等待,他热线不断,她只好移步到一旁专供会客休憩的沙发上,耳听着他冷静自若地处理公务,他依然是那种很强势很果断的男人,听大家的意见,做自己的决定,很难有人能够左右到他,什么问题到了他这里都是迎刃而解,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是能够难道他的。

  一丝说不出的情绪展『露』在她的眉间,现在的许南川于她来说,就好似一个难解的命题,用他的方式一次次地冲击她,打『乱』她的思路,改变她的步伐,她以前懵懂,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现在,她也渐渐明白了,只要是他想要的,他从来没有失手过,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他非要玩-弄一番才肯罢手,而她……得罪过他,他又要用什么手段施加在她身上呢?像刚才一样不理不睬,视而不见的冷落,呵,恐怕不仅仅是这样简单吧……

  桌子上的报纸,是对kingloy和许氏的专题报导,一整张页面有一半都是介绍许南川本人,还有他的照片展示,十大钻石级商业排行榜的俊男中排名第一的他,现年三十二,连福布斯都已不知许南川坐拥的身家达到多少,在最近两年间,许氏更是向美国卫星公司购买且成功往太空发『』了两颗商业卫星,异禀天赋的商业才华使他有钱到这份上本来已经有点难,偏偏他除了钱之外还很有外貌,一米八六的修身比例完美得恰到好处,窄腰长腿『』~~~~感无比,配上如古代画工一笔一笔心勾画的五官,尤其俊容上永恒一抹不沾人间烟火的淡冷,使他整个人透出似远还近让人无法抗拒的谜魅。

  他就是当今女『』向往的目标,有多少未婚女『』想要见他一面跟他共度一晚,有多少已婚女『』明明知道永不可能,只能暗自仰慕着他。

  唉,这男人,还是千年不老的妖孽!

  “慕向惜,如果你来这里就是对着我的照片扮花痴流口水,那么,这里有真人版供你欣赏。”

  “啊!”

  在这个太美则妖,过极则孽的妖孽面前,慕向惜的脸红得要滴血,她无法否认她是花痴的一员,她也不想承认她对他痴心不改,为难之际,她勉强抬头,迎上了他的视线,那黝暗的眸子,是沉甸甸的墨黑,戏谑的光芒泛滥,却没有一丝丝的笑意,冷冷的疏远的,他扬着眉头,那种独特的高傲半点不减,她的脸灼-热,血『』滚烫,又莫名的一阵阵冰凉,反复的温度令她强烈的不适。

  他还是吝于给她一个笑容!

  即使心里软弱如棉,也要扯起虎皮站直身子,唯有如此才是生机!

  即使骨子里在渗血,即使身上已是伤痕累累,然,在人前依旧要硬撑着若无其事,谈笑风生,不能失礼于人!

  这是她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虽然在他这里很难做到十全十美,但是她还是微笑着起身了,“许少难得如此大方,我感激不尽,只是,想要靠近你欣赏你的女人在这个世上何其的多,我慕向惜有自知之明,不敢奢望!”他这个真人版,她已经没有眼福去消受了!因为,看一眼,足以让她满心凄凉。

  ‘许少’这个称呼,让他有那么一刻的怔愣,很快被冷酷所取代,“好个自知之明!”

  抽出那张被他的文件压在下面的合同,摊开在他眼皮底下,“这里,需要你签字!”

  依然是看也不看一眼,他不耐烦的说,“明天来上班!”

  一个惊雷在头顶炸开,慕向惜惊得魂魄移位,“阿川,你……”

  “跟他们一样,叫我许总!”好听的声音狠厉的语气,如细碎的冰凌在流水中相互碰撞,他的眼眸收-缩成两个锐利而寒冷的光点,一缕嘲讽在他眉间散开,冷硬的唇角划出一道冰冷傲慢的弧度,看她一脸震惊的难以置信的表情,他冷冷的嗤笑,“还是说,经历了这三年的时间,你仍然对我心存希冀?”

  似真似假的『逼』问,慕向惜面红耳赤,无法反驳又无力应对,她赌气的转身欲逃,“我走了!这合同,你愿意留着就留着吧,想告我想整垮我想让我走投无路,都随你大少爷开心,我不在乎了!”

  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嚣,远离他,远离这里,她没有资本也没有心神耗费在和他的厮杀里,多呆一秒,她就会原形毕『露』,说不定会抛去仅剩的那点自尊求他高抬贵手,求他包容她求他收容她,不,她不能!

  “身为kingloy的在职员工,没有我的允许,你本领耗尽,也休想找到一份工作,唔,我差点忘记了,你还有一条路,那就是像以前一样做个可怜兮兮的软弱小女生,依靠你强大的小男友生存……这是你最擅长也最经常做的事情,不是吗?”

  身后近乎挖苦的嘲讽让慕向惜止住了脚步!

  小男友?

  她猛然回想起之前阿擎说起她这次归来的身份,她是他的临时女朋友,这个消息只有两个人晓得,阿擎还没有回来,许南川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可是,知道就知道呗,他自己不是也有女朋友吗?而且是要订婚的,所以,她凭什么就不能有?而且,这些她都可以不计较,那最刺耳的五个字‘软弱小女生’,是真的刺激到了她!

  她承认以前是太依赖阿擎了,可是,那都是有原因的!

  他不可以如此武断又残忍的将她定在那有违真实的十字架上!

  她也可以做一个坚强的人!她也可以独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