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假秀恩爱(1/2)

加入书签

  闷热的气流在两人之间『荡』漾着回许着,四目温温的凝视着彼此,却不带一丝杂念,只是那样看着,还是他最先打破沉默,“听说你们……分了?”

  “嗯。若看小说”慕向惜一脸溃败的点头。

  “离婚证书拿到了吗?”

  “没有。”

  “要不要我明天催催他?”

  “你!”

  他不急不躁的平缓又理所当然的语气把她惹急了,她的心思他又不是不懂,还敢说这种话?

  她索『』翘着嘴巴不理人了,他闷闷的笑,一记爆栗子砸到了她脑门上,她痛得大呼小叫,不依的握住他的手去打回来,他也不反抗,任她又抓又掐了一会儿,看她解气了,这才长吁一口气,“总算有点神了!”

  她心里一动。

  原来,他在逗她开心!

  “阿擎……”她感动得想抱住他啃一口,可是,在没有付诸行动之前她又忽然感觉到很不对劲,自己怎么突然之间成了一个不懂事的小妹妹,她明明比他大嘛!

  唉,难道是因为他这段日子不再叫她姐姐的原因吗?

  他展开胳膊,让她躺上来,随手抓了抓她的头发,“放心吧,既然你想要他,我不会阻止你的!适当的时候,我会帮你。”

  “我是不是很没用?”以前明明说不让他『』手的,但是她却搞成了这样的僵局。

  “不是你没用,是他太狡猾!”上官擎高深莫测的摇头,冷笑了一下。

  慕向惜愕然,是的,他算是说对了,她自从知道这场订婚的前因后果之后,心头总是蔓延着这种不吉利的感觉。

  他们两个人之间,似乎什么事情都是许南川说开始就开始,说停就停,她从来没有表达过自己的立场和观点,从相识之初到现在,向来就是这样一边倒的倾斜状况,看来,是该改改了!

  但是,现在这个敏感时刻,她还是要谨慎行事,所以,看他笑得一脸算计的模样,她赶紧出言警告,“阿擎,你千万别去找他。”

  “我干嘛要去找他?这次,要他来主动找你,好不好?”

  “他不会的!”

  “有我在,你怕什么,笨丫头!”

  眼看脑门又要受创,慕向惜这次机灵的躲过,她恨恨的拍他,“你们太过分了!一个是这样,两个是这样,三个还是这样,我……我跟你拼了!”

  “什么?”他哈哈大笑,躲过她迎面而来的屈膝致命招数,随手一按,她的腿便被他一手掌握了,她气极的嚷嚷,“都说我笨,连城城都叫我笨妈咪,我真的很受打击!”

  “好了好了,乖了,小笨笨……”

  “你!”

  第二天,各大报刊再次爆料出一则惊人消息。

  谁是上官擎的现任女友?

  到底花落谁家?

  哪家女儿得此金子?

  一张照片为大家作答!

  那是一片桃园盛景!

  碧蓝的海水,橘『色』的夕阳,浑然天成的颜『色』搭配,竟是说不出的巧妙,金『色』的沙滩上,男人和女人穿着亮眼的情侣短装,女人坐在男人怀里,男人的手臂横在女人-前,修长的手指放在她『裸』-『露』的胳膊上,男人侧过脸不知道在跟她说什么,她笑着用手挡着夕阳的余晖,抓拍的角度非常的好,人美景美意蕴也美!

  慕向惜到了公司,屁~~~~股还没触到椅子,就被涌过来的小姐妹给包围了!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说着今年最刺-激最为震撼的事情,躲在小小报社平凡无奇的她,竟然是鼎鼎有名的上官擎的女朋友!

  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她们的脸上,除了已经泛滥成灾的羡慕,奢望,言语中还带着些许对她瞒着掖着的表示不满。

  人走了,慕向惜就呆在了那里良久,瞪着那照片出神,这是她和上官擎没错,是什么时候拍的呢?她怎么不知道?

  那海边,就离他们住的地方不远,是她和齐绝每天放学的必经之地,阿擎空闲的时候经常在那里等着,一起游玩一起回家,呵呵,那段日子,想一想还真是挺好的!一晃眼,就感觉是很古远的事情。

  毫无质疑,是上官擎提供的照片!

  而且,她所在的报社,就是首发!

  主编乐呵呵的走过来,用手指了指她,“你呀,我果然没看过,深藏不『露』啊!”

  那语气那神情,就好像这是一个卧虎藏龙的神圣之地,而她,就是他用慧眼发掘出来的一个可塑之才!

  慕向惜大为受挫,昨晚那家伙竟然不告诉她?!这个消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果有人刻意要追究,估计要扯出很多的东西,如果有人想要掩盖,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让她跌破眼镜的是,许南川那边竟然没有什么动静,他没有刻意的压下他和她之间的报导。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娱记就从这一个照片引出的新闻再次将她和许南川的旧情给挖了出来,一时之间,三角恋情风靡一时!

  其中一则消息让慕向惜攥了一把汗,说什么两个人中之龙同时喜欢上慕向惜,但是,金融巨子许南川到最后还是略微逊『色』,输给了年轻的后起之秀上官擎,红『色』的醒目的年龄差距让慕向惜看了心惊跳,那男人,最是痛恨人家说他老,这次……

  他会不会气得发飙?

  会不会一怒之下冲过来把她脖子给拧断?

  可是,她是无辜的。

  而且,她不明白,为什么他有那个本领去阻止这些边边角角的新闻,而他反而没有什么行动呢?是不在乎了吗?已经决定放弃了。

  所以不再理会这些本无法触碰他柔软内心的琐事了吗?她想了很久,最后感觉应该是这样没错!

  上官擎在每一处受约采访,都没有否认她是他女朋友的说法,那态度可以称得上自豪二字,很给慕向惜长面子!当然了,如果她是他真正女朋友的话,她肯定要手舞足蹈才算是正常表现!

  许南川这边则是忙于在国内国外到处跑,有钱有势而且富有到他这种倾国倾城的程度,捞金已经不是他人生最主要的目标了,面向全球的市场开发和调研是他现在最感兴趣的,本没有时间来接受采访,也最不屑于成为大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有时候,慕向惜甚至怀疑,他那个大忙人是不是本都没有关注过这些蜚短流长?毕竟,他跟上官擎一样,是最不在乎别人眼光的人了!

  活过将近二十五年了,她最大的感悟就是做人不能执着。

  一执着,人生就没了乐趣。

  绝大部分的人,主观意识上都是:我,我怎样,我想怎样,我要怎样,我就是怎样……

  不管什么时候面对什么人,第一个念头出发点首当其冲永远是率先表达、肯定和坚持自我,一有人逆我意或我的想法不得而行,马上万千委屈浮上心头,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哪一年,她看破了这点。

  所以,自我安慰一番,慕向惜便决定等闲视之了。

  上官擎说她的『』格应该更圆融软柔一些,世间之事原本百分之九十都不需放在上心,不要那么较真那么严谨。

  有时候,虚虚假假她没有必要非要辩个明白,有些事情该放下的就暂时放下,对于许南川来说,对他紧追不行,就用缓兵之计!

  作为他的女朋友,他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一点,在做他女朋友期间,不要接受其余任何男人的邀请、示好和约会,包括许南川。

  这个,慕向惜听到之后当场笑了,许南川怎么可能主动邀请她呢?但是看阿擎一脸认真的样子,她也就非常严肃的点头。

  作为她的男朋友,她对他的要求就相对简单多了,甚至是无所谓的。

  因为两个人都很清楚这只是一场掩人耳目的游戏而已,她随他喜欢怎样就怎样,随他爱在她身边做什么就是什么,她一点儿也不介意,风流倜傥的上官擎,偶尔会传出和某某女星的绯闻。

  但是这些,终究都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在媒体那里,他和她就是注定在一起的那一对!一张张亲密偎依的照片可以证明一切!

  私人会所里,上官擎把碟中的牛扒切成小块给她,“他昨天从迪拜回来了,身边似乎又多了一个红颜。”

  “是吗?”慕向惜味同嚼蜡的咽下口中的食物,正要伸手去拿果汁喝的时候,手却被他重重的一拍,她痛呼一声,缩回来,怯怯的盯着他,弱弱的问,“我……说错什么了?”

  “跟你说的都忘了吗?”他瞪人的凶狠样,跟许南川有得一拼,慕向惜惯『』的恐惧了,“什么?”

  “听到他的消息就如同耳边风,面不改『色』心不跳!”他第一千一百次的教训她!

  “我……”她『』了『』自己的脸,又『』了『』自己的口,“我脸红心跳了吗?”

  她可爱的模样让正在气头上的上官擎忍不住吃吃的笑,俊眼内闪烁着笑意,“脸倒是粉粉的好看极了,可这落寞的神情却成了一个怨『妇』!”

  “呃……”慕向惜低头。

  她怎么会不怨?

  她在这里痴痴的等他回头,而他对她不理不睬,过去的事情,谁爱谁深一些,谁对待谁更无情一些,谁欠谁多一些,谁恨谁更入骨一些?

  谁是谁心头无法言语的伤痛,谁是谁那理不清头绪的想念,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有太多,已经说不清了道不明了,哪一方都有爱的冲动,哪一方都有恨的理由,现在的他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看她又在神思恍惚之中,上官擎无限同情的看着她,“好了好了,可怜的小向惜,别再想那些有的没的,过去就是用来遗忘的,现实是你必须要认清的,将来对你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她抓耳挠腮,非常的苦恼和为难,“你的那些什么爱情攻略我实施起来很有难度。”

  上官擎抓住她的手,捧在掌心,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为了得到自己爱的人,做一些牺牲和努力你不愿意?”

  “愿意倒是愿意,可是你不给我支一些如何追求如何马到成功的招数,反而让我背道而驰,让我疏离漠视他,让我故意惹他生气,让我做一些会让他发飙的事情,你知道他那种大家阔少跟你一样,从小都是在众人呵护和喝彩应和声中长大的,对别人不理不睬是常事,反过来就不好说了,就拿你说呗,如果我让你滚,你会怎样?”

  “我会掐死你!”

  “就是说嘛!”这明明就是让她送死!

  上官擎一拍桌子,“所以,如果他想来掐死你,必须先主动来找你是不是?那我们的目的不就达成了?”

  “说不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