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让她下车(1/2)

加入书签

  “不用了。若看小说”他显然被这噬心的瘙痒折腾得够呛,很是烦躁的拒绝了,然后又说,“吃饭!”

  “哦,我去给你拿新的衬衫。”

  “冻一下更舒服。”

  既然如此,她又僵立在那里不动了,他薄唇一凛,“我说……吃饭!”

  “不是在那儿吗?”她无辜的指了指桌子上的饭盒,不解的看着他,他却依然是这样直直的瞪过来,她猛然了然!

  悻悻的走过去,将饭盒端来,一盒盒摊开在他面前,他看也不看一眼,皱眉忍受着背后那似乎非常折磨人的痛苦,见他如此惨兮兮,她便拿出一次『』手套,想要套在他手上。

  他却不配合,故意将手蜷起来或者干脆压在身子底下,如果说他的眼神和话语有二分之一的暗示意味,那么,他此刻别扭的动作就是百分百的在命令和要求她,让她亲手喂给他吃!这个……慕向惜为难万分!

  论两个人的婚姻关系,也并没有什么不合情理的;论两个人的感情现状,确实有些牵强和突兀;论她一贯的行事作风,这样做实在是多此一举;论当前他的身体条件,那是绝对不用如此暧昧的;

  可是,论她心底的真正想法,她甚至是有些莫名期待的;所以,不论这种亲手喂饭的做法是不是尚待斟酌和考虑,她此次前来,是有事相求,讨得他的欢心,那事情应该会好办一些吧!

  既然想通了,慕向惜便感觉心里踏实了许多,动作也不那么生硬了,将食物掰成小块一口一口的送到他嘴边,间或还体贴的送上一勺浓汤或者饮料,看他吃得似乎很香甜,她心里也美滋滋的,“好吃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慕向惜微怔,果然,美食和诱~~~~『惑』也阻挡不了他的毒嘴!

  看他快要吃饱了,她终于思索再三的说起了来这里的目的,“我这次来……”

  “那个!”

  极其尊贵的手指终于动了动,指了指『迷』你香酥球。

  慕向惜立刻照办。

  他拧眉不悦,“我嘴巴很小吗?”

  “……不大不小吧。”打死她也不敢在爱美的男人面前评价他那张保养得宜薄厚适中的嘴唇的型号,犹豫再三,就用了一个模棱两可又不会得罪人的模糊回答。

  他盯着她手里被掰得碎碎的东西看,她顿时明白,他在嫌弃她没有把握好食物的尺寸问题!

  额头顿时冒出一阵冷汗,心里咕哝,伺候他怎么就如此的劳心劳力呢?她以前只给儿子喂过饭,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付诸心血认真的丈量嘴巴和食物之间的协调度这些问题,是他太挑剔了,还是儿子太不挑了?

  看着所剩无几的残羹冷炙,她问,“吃饱了吗?”

  “嗯。”

  懒懒的哼着,还是照吃不误,看她不动了,他又伸出手指瞄准一物,慕向惜白眼一翻,他倒是吃饱了没有啊?

  梆梆梆,敲门声毫无预警的响起,正呈现享受姿态卧倒的许南川闪电般从沙发上疾跳而起,却失态的碰到了茶几,剩下的半杯橘汁一滴不剩的浇在他裤腿上,黄橙橙的一片煞是狼狈。

  萌萌在要跨出第三步时像被人踩了紧急刹车,整个僵呆在原地,手上的食品袋也差点掉落在地,多亏她手忙脚『乱』的抱在怀里,脸上温柔的笑意也在瞬间安全定型,像盯看外星人的飞碟一样傻傻的瞪着狼籍不堪的现场……光着上半身的男人……跪坐在地毯上手里拿着食物送出去的女人……

  一个急于开脱一个僵立当场,这动作……可疑……

  流窜在整个办公室的气氛……朦胧啊情网啊……绝对有好事要发生……

  如果她进来的晚一步,也许,这里正是事故案发进行时……

  此刻,萌萌的脑海里这些念头在疯狂的高速旋转啊,最后成了混沌的浆糊状,丝毫没有要立即闪躲的觉悟!

  当事人却终于耐不住了,一抹懊恼的暗『潮』在俊脸上稍纵即逝,许南川的双眼倏地眯成一线,他冷喝,“出去!”很好,没有用‘滚’

  “您……您的中餐……”留下呢?还是跟她一起出去?

  眼看许南川就要恼羞成怒了,终于反应过来的慕向惜嗔了萌萌一眼,这女人平时那么机灵,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卡壳了?

  以前总是她慕向惜有被她们拿来训话的份儿,想不到今日终于见到她出丑了,得报此仇,真是痛快啊痛快!笑意在喉咙里被按压得叫嚣着要冲出来,她赶忙垂下头,却再怎么咬唇也强抑不住要笑。

  接收到她的眼神警告,萌萌这才惊醒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您继续……”连声的道歉,惶恐万状地后退,慌失之下撞到了半开的门沿,她一脸手足无措的表情,门完全掩上之前,她还不忘向慕向惜频频眨眼,加油啊,小惜,姐姐我一直看好你的!

  慕向惜笑趴在盘着的腿上……下一刻,被人毫无礼貌地扛上了肩头……

  他长腿一跨大步迈进休息室,凌空把她扔往床上,“不许笑!”

  慕向惜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在床上打滚,笑到几乎要岔气,英明尽毁是他始料未及的吧?

  “你很开心?”耳边是他的低语逡巡,她想也不想的点头,“嗯,好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那么,我是不是功不可没?”声线柔和得让她一颤。

  猛然间,慕向惜意识到了与刚才的气场完全不同的情境,他将她圈抱在怀里,轻缓的抚摩着她的后背,静默良久,她感觉自己在发抖,半响,温-热的唇瓣微蹭在她耳际,含着她粉『色』渐回的细致耳垂,她挣开,“你……别这样……我今天来……”

  “一会儿再说这些。”

  “你不去和那个客户见面,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封子勤不是说很重要吗?”

  轻轻一晒,他扳过她的脸,眼睛盯着她,“不想我回来,那你刚才在我进去电梯的时候干嘛用那种眼神望着我?”

  “什么眼神?”慕向惜愕然。

  “你的眼神跟我说……”许南川慢条斯理的说,“我被抛弃了,快来救救我!”

  “你看错了吧?”她的眼神向来都是大而空洞又无内涵的!

  可是,身旁的男人却是一脸的肯定,慕向惜也开始怀疑了,自己刚刚是不是真的发错了信号……

  虽然她心里确实没想得这么直接,可是也许眼睛就那么不由自主的说出来了,不是有句歌词叫‘俺的眼睛背叛了俺滴心’吗?不过,话说回来,许南川对眼神的破解能力也真是太强大了!

  “吻我!”

  他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她哑口无语。

  他的眼神传达着实实在在的毫不掩饰的。

  这,在吃饱喝足之后,多了一丝类似于亵-玩的散漫。

  这个已经将近三十三岁的男人身上并没有留下多少时间的痕迹,只有更成熟更稳重的气息沉淀了下来。

  他的面容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太大的不同,而轮廓由于岁月的流失而变得更为深刻,充满了成熟男人的魅力,就是这样的魅力,让她神魂颠倒,让她痛苦绝望,又让她生死难忘!

  她的手指,抚-『』着来到了他的下巴,他饱-满的唇,这上面,还残留着刚才留下没有来得及擦拭的食物碎屑,她伸出舌尖,轻轻的『舔』去,正要扭开脸,却被对方反应极快的抓住头发硬压回去!接着便是唇舌深-入,凶狠强势的吻……

  现在他的吻,完全符合胜利者的地位,剥去适才温文儒雅的绅士外壳,极尽的霸道强硬!不容许一点反抗,不留一点余地!撑开身-下人抗拒的口腔,扫『荡』过每一个角落,无视她难过挣扎的呜咽,勾住对方躲闪的舌头拉到自己的嘴里细细品尝……

  慕向惜觉得被侵入得厉害,却毫无还手之力,身体在男人的掌握下动弹不得,溢出的口水控制不住,甚至连呼吸也只能在对方允许的间隙里断断续续着……无法保全自己的恐慌畏惧油然而生……这个人的吻,控制欲还是这么强!

  深度的连绵不断的吻截住了两个人的声音,房间中除了接吻的濡-湿声音之外静寂无比。

  捉住他放在她-前的炙烫大掌,“不要,好不好?”

  毫无反驳意味的话然他轻轻一笑,似乎这就是一道邀请,让他再也把持不住,不由的揽紧了她的脖子用力将她掀到床的内侧去,自然兴奋的标志紧贴着她的大腿内-侧,她一动也不敢动,双手紧抓着床单,在上面捏出了一道道皱痕。

  他的舌更加深-入的时候,她只有微弱的回应,但她咬牙的表情仿佛在极力的忍受着什么。

  在她这样既不迎合却也不拒绝的默许下,他一手慢慢地从下面潜入,解开她扣得严实的外套扣子,再到她的羊『毛』衫,最后,到了那件套头的保暖内-衣上,他失去耐心的低咒,“还是穿得这么厚……”

  她趁机抬头,“不要,好不好?”

  他摇头,手指轻轻抚过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动作都拿捏得非常好,没有留下任何伤痕却也又让她忽略不掉这份力道,她轻呼之余,又执意的看他,眸子里有隐隐的担忧和内疚,似语还休,“不要,好不好?”

  他依然故我……

  她依然是那句话,相当的不屈不挠……

  下一刻,放在她腿-间的手指触『』到了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再一『』,不是卫生巾又是何物?

  在欲海里隐忍徜徉的男人不敢置信的从她身上抬头,瞪着在他身下呈现一幅死鱼状态的女人,他头痛的『』着额头,微闭的眼底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在焚烧自己的时候也想顺便把她也给灭了,“你!”

  “昨晚不巧的来了。”她无辜的摊手。

  他真想咬她几口解恨!

  “你耍我?”

  “我都问你无数遍了。”

  那句‘不要,好不好’她说了起码十几次吧,他就是不听啊不听!还错以为是她的欲拒还迎,yin笑着非要把她的衣服剥光来验证,这不是自找苦吃是什么?

  平时让他莞尔的软慵嘟囔今日让他歇斯底里,“你不会直说吗?”

  “这不是怕扫你兴吗?”

  “扫我兴?”他冷嗤,“你觉得是在开始的时候扫我『』好呢,还是在最后关头让我直接内伤好呢?

  “很痛苦吗?”她颤巍巍的看着他满头水光淋漓的样子。

  “你……算了……”他挥挥手,起身走到衣柜旁,背对她的光『裸』背后也是一片亮晶晶的,都是汗水啊!

  不过,好在,危机解除了!

  ‘砰’的一声,门关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