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衬衫唇印(2/2)

加入书签

多!

  但是,她又怕把如许多的要求喊出来的下一刻就被他无情的判定为逾矩,所以,她死死的咬着唇,控制着那一份呼之欲出的情感,在她挣扎在苦海之际,他声嘶力竭的声音响彻在她脑海里,“向惜,我决定了的事情,就此不会改变,你以后是生是死,都别想逃过,我不会再软弱,不会再为你落泪而放手不做,你要想好了,人生没有回头路可走,你我都不能再退缩,向惜,听到了吗?记住了吗?”

  那一瞬间,她仿佛已经看到幸福就在眼前,触手可及,只要一伸手,就可把它揽入怀里。

  所以,她响应心中的向往,紧紧的用手抱住了他被汗水浸湿的背部,双腿环住了他的腰杆,邀请的动作,把自己完全的毫不保留的献给了他。

  那晚,他们两个都很疯狂,床板被震得哗哗作响,古老的墙壁也因为撞击有些斑驳陆离,有一片片白『色』的灰落下,被他捧上云端之后再落下,她已经力不从心了,“阿川,够了……”

  她沙哑的声音向他求饶,心里似乎有千万条被人控制的蛊虫噬~咬着她,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停止狂野如山倒的进攻,却仍然还不肯退居二线,“向惜,这段日子,你不要奢望我的回应与你一样多,原因你我心中都非常明了,所以,如果你想要我,那么你所要做的只有更多更好一点,如果你迈出十步,我只能踏出一步,而你也不能去抱怨,你要继续走下去,直到我和你的步伐一致……可以做到吗?”

  “可以!”

  “会感觉不公平吗?”

  “不会!”

  她的回答很坚定,他点点头,“然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他深情的声音随同他的身体,温柔的贯~~~~穿她,一下又一下召示着他的存在,剩下的他们都不愿意去想了,只当今天他们都醉得很彻底吧。

  慕向惜醉得很厉害,因为他的话因为他们的未来,她知道他的心结犹在,虽然他们谁也不愿意再提起,但是她知道现在还不是相忘于江湖的时候,这份如莲一样干净纯洁的感情,她现在还无法安放,等到那么一天,他们终于可以笑谈过往的时候,他们会寻到一处世外桃源,滚滚红尘中可以隐退的地方,那是一方净土,一方可以安放他们这感情这灵魂的地方,明净的天空下,那里,可以躲避这俗世的悲哀,可以让他们找到心心相印的感觉,会让他们相守一生直到永远!

  第二天,二人与团队分别,回到了宣城。

  接下来的每一天,他们相处得很融洽,她晚上都做好饭菜等他回来,而他,除非身处外地,只要在本城之内,无论多远都会来到这里与她共度一晚,甚至有几次风尘仆仆的独自开车回来时已经是凌晨了,敏~~~~感的她总会在他进门的那一刻醒来,为他热饭为他放洗澡水,他喜欢偏凉的水温,而且毫无悬念的是每次洗她都会被他弄湿,然后和他一起洗,有一次甚至恰好赶上流感因此病了很久,于是,他以后就叮嘱她将水温调高一些。

  这样的日子,给人的都是家一般的温暖情境,晚上有他在身边,她睡得很踏实,早上,她一般会赖床到很晚,早餐她拜托安安来为他准备。

  一次相约去逛商场,不经意间提起这事情,萌萌很不客气的说她这个老婆做得真不合格,真该被休了,于是慕向惜在第二天就设了闹钟醒来,被惊醒的许南川很诧异的看她『揉』着惺忪的睡眼困难的爬起来,一边往睡衣外面穿外套,一边歪歪扭扭的走着曲线,方向却不是洗手间,就折起身体问,“干嘛去?”

  “给你做早餐。”

  “过来。”

  慕向惜此时犹然处于半睡半醒的边缘,他一个命令,她就『迷』『迷』糊糊的拐弯过来了,身体被他轻轻一拉她轻而易举的跌到了床上,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他压在了身下,“既然醒来了,那正好。”

  “你se狼!”昨晚鬼~~混到那么晚,一醒来他就没好事!

  她尖叫着推他,却还是被他狠狠的捉住吃了个够,于是,早餐计划就这样胎死腹中,自此以后,她再次也不要傻傻的起来给他做吃的了。

  有时候他会把公事带到家里来忙,而书房就是他的办公地点,这个时候,他是需要安静的,于是她总会不声不响的回到卧室,或者听音乐或者看书,看时间差不多到了就出来准备饭菜。

  餐桌上两个人一般是不说话的,偶尔他会问一下她做了什么,她的回答通常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

  报社本来是没有什么奇特的事情,而她对于那些八卦又没有什么好奇心,所以,这样的对话总是寥寥几句就结束了,她刷碗他坐在客厅看新闻,他心情好的时候会过去帮她擦好碗放进柜子里,偶尔为她将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偶尔会在身后抱住她tian~吻她因低头而『露』出的雪白脖颈,这样做的结果,很多时候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她中途停止手下的事情,他在厨房或者客厅直接要了她。

  最让慕向惜脸红的一次就是她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厨房的水龙头还在哗哗作响,昨天刷到一半的碗还搁置在台面上,虽然没有酿成大错,但是那些无端浪费的水让她心疼了好长时间,中午跟他打电话的时候说到这事,他却无所谓的笑,她气了,“你以后再这样我就……”

  他冷哼,“什么?”

  嘟囔了半天,她才说,“我就……我就睡沙发……”

  刚说完,对面就一阵哄堂大笑,然后是封子勤和慧姐嘲笑的声音,“小惜,你太没出息了!”

  “啊!”慕向惜大叫一声挂了电话,天啊,这下丢人丢到外面去了,他们怎么会在一起?该死的男人竟然把手机给人家听?

  于是,一整天,慕向惜上班都没有上踏实,那夜,他很晚才回来,呼吸之间还带着淡淡的红酒味道。

  而且,最怵目惊心的是白『色』衬衫上衣领上那保存完好的红『色』唇印,很『』~~~~感很妖冶,慕向惜看到的霎那就惊呆了,心里一个毫无预兆的惊痛,随后很快便反应过来,为他拿来阳台上晾晒的拖鞋,为他将外套悬挂起来,回转身体的时候不期然落进了他的怀抱,钻进她鼻翼间的除了他熟悉的气息,还有女人的香水味道,于是,她躲开了他的索吻,将他推开了,“我去给你热饭。”

  “吃过了。”他往卧室走,脚步有些踉跄。

  “哦。”慕向惜随了几步,“现在要洗澡吗?”

  “嗯。”

  于是,慕向惜进去为他放水,出来的时候他正在脱衣服,似乎有些急躁,扣子没有解开就在开拽了。

  她轻摇头,过来帮他,抬头之际他浓~浊的呼吸喷过来,“有心事?”

章节目录